父亲节里的父亲

  • 时间:
  • 浏览:5


父亲节里的父亲

父亲节是个洋节日,今年的父亲节是6月16日,且已经过去了好多天。



父亲节那天的晚上,参加了一个亲戚家的宴会。亲戚的孩子,正为他出生的儿子庆生。在本地一家有名的酒店里,奢华场面超级震撼,宽大的宴会厅,盛装的筵席,音乐与屏幕,还有主人热情洋溢的讲话……



酒阑席散,搭乘另一亲戚的小车回家,在路上,说起父亲节,亲戚问我,洋洋祝贺你节日快乐了吗?我说他工作太忙,今天都没法参加宴会,618是年中销售的节点,所有阿里系都全力以赴,明天他还去上海出差,平时上班都是传说中的996,说来叫人心疼,所以我不会计较孩子太多。我问正开车的侄儿,今天有祝贺父亲节日快乐吗?



“我们整天在一起的,就不用客套了吧。”就象多年前的我一样,侄儿也是个老实孩子。不过这回我对他说:“不管相距远近,有爱就要大声说出来。”



是啊,人都是父母所生,人心都是肉长的,谁没有父母!我也有父母,正是因为父母对我无私的爱,所以我也深爱着我的父母。只是因为我的父母都已不在人世了,我的这句“节日快乐”的祝贺语,也就只能连同永不磨灭的美好记忆一起,深埋在了心底,无人知晓罢了。



说起父亲对我的好,可以列举出一大堆的理由,然而我记忆最深的竟是一本与父亲有关的书。那是一本中学课外语文读物,淡绿色的封面,上书《中学语文阅读文选》,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肖时俊选编。







我在东莱中学读初、高中的时候,我的父亲是学校里的语文老师,每当上午的最后一课下课时,同学们蜂拥到食堂挑自己的饭盒,还要排队买菜,我却只要前往父亲的宿舍就是,父亲已经买好了饭菜,正等着我开饭呢。



有一天,在父亲的宿舍里吃中饭的时候,父亲给了我一本新买的书,就是这本《中学语文阅读文选》。当时的我,对文学方面有着浓厚的兴趣,时常剪贴中国青年报上的文学作品,也收藏一些诸如南京的《青春》,上海的《萌芽》之类文学刊物。那时镇上有个供销社商场,其中一角还有出售书籍的柜台,父亲逛书柜,发现了这本书,帮我买下了这本书。



“北京的冬季,地上还有积雪,灰黑色的秃树枝丫叉于晴朗的天空中”,那是鲁迅先生的散文《风筝》。



“银杏,我思念你,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又叫公孙树。但一般人叫你是白果,那是容易了解的”,那是郭添若先生的名篇《银杏》。



如荒漠甘泉般,我深爱上这本书,小小一本书,集名家之大成,也体现了父亲希望我学习进步的一片苦心。那时的父子之间,知子莫属父,知父莫若子,我们的心是相通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有感应,因为感佩父亲在我求学时的诸多照顾,所以在我工作成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父亲再不必去找饭盒去排队买菜,我邀父亲每天来我的住宿之处一起吃中饭。



然而父亲却听信毒妇谗言,说是不好意思上儿子家吃饭了,又回归到独自上食堂找饭盒的过去。我的一片苦心,父亲不领受,知道那时我有多失望!然更严重的事情,比我的失望还要严重一百倍,一千倍!



自从我的母亲过世之后,父亲就开始变了,变得让我看不懂究竟是怎么回事。在毒妇进门之后,父子之间的感应消失了,从此父不知子,子不知父。



据说,这样的改变全是因为我的不是,在他最痛苦的时候,我不会去安慰他,在他烦燥的时候,我沉醉于歌手张行《迟到》的旋律中。因为某个下雨天没有给他送雨伞,所以他铁了心和我分道扬镖,和我们曾经共同拥有的家庭彻底决裂。



我怀念我的父亲,我痛恨自己没能照顾好我的父亲,无意间把自己的嫡亲父亲弄丢了。我不知道上哪里能找回那个每天准备好了饭菜,正等着我一起吃午饭时的我的父亲。我一直记得有次用餐时,父亲给我一本刚买的散发着墨香的书——《中学语文阅读文选》,淡绿色的封面,里边每篇都是名家作品。



父亲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尽管我付出很大努力想把他拉回,但他义无反顾绝然而去。他的身体得了癌症,他的思想更早时也得了癌症,不可救药。他除了留给我爱与恨之外,没有留下任何一件实物,哪怕一分钱,一张照片都没有。唯有一本淡绿色封面的《中学生阅读文选》,让我想起许多的往事。







因为经常阅读,这本课外读物的内页边角有些卷起,放在老家的柜子里天长日久,不知是否受了潮,封面似要脱落。我记得,自己小心翼翼地用透明胶带粘上了。每次想起往事,我都会找出这本书籍看上几眼。



然而有一天,我却再也找不到这本书了,翻箱倒柜也找不到,我想起一起失踪的还有许多书籍,象我儿子的大学课本之类,对于这些想要保存的东西我特地打了包,不知是否在出售废品时拿错了,被当作垃圾给卖了。后悔药可没处买,从此,这本淡绿色封面的至宝也只能留在记忆里了么?



一次,我在淘宝上看到了这本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旧书,这是学校图书馆里流出的二手书。我迅速买下了这本书,怕晚了失之交臂。其实,对于一本旧书有这样情愫的,在整个地球上恐怕也只有我一人而已。淡绿的封面,名家的作品又回到了我的眼前,这是一本寄托着复杂感情的书,有了它,纵然在绵绵不绝的恨的世界里,也有一份暖暖的深深的爱意。



父亲节后的第二天早上,我看到手机微信上有儿子发来的一条未读消息:差点忘了,父亲节快乐!我看发出时间是23点3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