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千古一商_第十二章

朱红嵌金的门轩,灰白的砖墙,一对一米见高的石狮子,矗立两旁,一雌一雄,威风凛然。举头眺望,青瓦挑檐下,醒目悬挂着一块黑底金漆的大匾:吕氏珠宝铺。一辆奢华车辇穿行过熙熙攘攘大街,

05-04

难忘的记忆_第一章:6、7、

6、从重庆到北京那是1955年的11月,父亲就要调动工作了,我们家就要离开生活了几年的重庆,离开南方,到很远的北方去,我很舍不得离开重庆,舍不得和我在一起玩耍的小朋友们,他们曾

05-04

『宁静·正』父亲的一根红绳(诗歌)

那年那天,风斜雨大;我和父亲在地里收庄稼。笨重的打谷机飞转着齿轮,瓢泼的豆雨滴戏谑着斗笠。一步一坑,我细小的双腿陷入了深深的污泥。那年那天,风斜雨大;我和父亲在地里收庄稼。颀长

05-04

花前月下已无言_0002、邺城南郊的静云寺

秦江月将买来的药直接送到膳房让厨子即刻煎药,之后他兴冲冲地回到西厢房。望到斛律婉蓉熠熠闪光的大眼他咧着嘴开心地笑了,但他的笑容没坚持多久便凝固了:斛律婉蓉见到他时像见到一个毫不

05-01

花前月下已无言_0031、在逃犯家属搞串联

一路狂奔的他们,不但要掩饰自己的身份,说话还要处处留心。眼见徐洪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他咳嗽不断,有血丝吐出,喘气都很费劲了。吕进一个人背着他这个大胖子也是上气不接下气。正在他们一

05-01

星满天月满楼_第十六章那年冬天

秋日骄阳似火,峰耀父亲和哥哥在矿场往车上装石头,汗衫浑身上下湿透。“大,我去歇会儿,太热了!”光耀用手使劲扇,却也挡不住豆大的汗滴一个劲儿地从晒得黝黑的脸上,滚落下来。峰耀父亲

05-01

星满天月满楼_第十七章 起新房

“粒淑儿,听说你家要起新房了”峰耀逮着个机会,问粒淑。“嗯,过两天就开始盖了!”这么多天来,峰耀的悲观,自责,使粒淑很难再听到他峰耀哥亲切的呼唤,这个名字,只有峰耀哥才这么叫。

05-01

星满天月满楼_第十八章 搬家

新房盖好以后,粒淑母亲几乎天天都要去跑一趟。粒淑父亲上班走时,留下一些钱,让粒淑母亲找木匠把窗户门扣都装好。大门正上方上有一个亮堂堂的天窗,两边厢房都留着大窗户,将来要装上玻璃

05-01

父亲的战争岁月_第二十章 悼别罗炳辉副军长

罗炳辉副军长是父亲他们部队到达山东后,在新四军与山东军区合并后就任新四军第二副军长兼山东军区第二副司令员的。罗副军长上任时,当时正值新四军的首长在位的较少,饶漱石政委和陈士渠参

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