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_第三章 螳螂捕蝉

  • 时间:
  • 浏览:279
热粥难喝,人心难摸。

  ——壮族谚语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如果把宋朝比作是一只可怜的秋蝉、辽国是一只捕蝉的螳螂的话,那么女真人在东北亚建立的金国就是那只躲在后面的黄雀了。

  女真人是居住在中国东北地区的一个古老民族。商周的时期称作肃慎,西汉的时候称作挹娄,南北朝的时候称作勿吉,隋唐的时候称作靺鞨。

  靺鞨是本民族的第一个自称,意思是林中之人,分为北方的黑水靺鞨和南方的粟末靺鞨两部。

  辽国灭掉粟末靺鞨建立的渤海国以后,改称靺鞨人为女真。

  1112年,辽国皇帝在春州(今内蒙古自治区突泉县宝石镇境内)召集臣服的女真人酋长来朝。他在宴席中多喝了几碗酒,便有了几分醉态,借着酒劲把为客人表演的舞女赶了出去,无礼地要求女真酋长们为他表演舞蹈。

  酋长们慑于他的威严和残暴,只好无奈地依次走到中间为他跳舞。

  只有一个叫完颜阿骨打的女真酋长觉得这是对堂堂女真人的羞辱,坚决不肯起来跳舞。从此,完颜阿骨打与辽国皇帝在心中结下了仇恨。

  1115年1月28日,完颜阿骨打在会宁府(今黑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建都立国,国号大金,与辽国、西夏、宋朝形成了四国鼎立。

  金国历经10帝、120年,鼎盛时期统治的疆域包括今天的东北地区、淮河与秦岭北部大部分地区和俄罗斯联邦的远东地区,疆域辽阔,土地富饶。

  金国统治集团吸收了辽国与宋朝的政治制度,改革了游牧民族的议事制度,逐渐由二元政治走向单一的汉法制度,使金国的政治机制精简高效而且力量强大

  金国在军事方面采行军民合一的猛安谋克制度,铁骑兵与火器相当精锐,势不可挡。

  经济方面大多继承宋朝的遗产,陶瓷业与炼铁业兴盛,对外贸易的互市市场掌控西夏的经济命脉。

  金国建立以后,完颜阿骨打想要打击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当年欺压女真、羞辱自己的辽国。他为了避免四面树敌,首先与宋朝缔结了海上之盟,暂时稳住宋朝,随后立即挥师向辽国占据的中原进发。

  辽国的后期,皇帝骄奢淫逸,朝政废弛。官僚贵族横征暴敛,互相拼杀。国境中的各个民族纷纷起来反抗。

  一开始,辽国皇帝根本没有把小小的完颜阿骨打当成对自己的威胁,但是,派去镇压的军队却全部战败。辽国皇帝的心中这才紧张起来。为了解决北方女真人的威胁,他亲自挂帅出征,还是被金国打败了。

  1116年春天,金军乘胜前进,一举攻占了辽国的东京(今辽宁省辽阳)。

  金军占领东京之后迅速西进。1120年春天,金军攻破辽国的首都上京临潢府。

  辽国皇帝如丧家之犬般仓皇地逃往西京(今山西省大同)避难。

  1122年正月,面对气势汹汹的金军,驻守中京大定府(今内蒙古自治区宁城县西北)的辽军不战自溃。中京继东京和上京之后也沦陷了。

  春暖花开的季节本是皇家赏心悦目的时间,辽国皇帝却高兴不起来,眼见大势所趋,心灰意冷,又逃入了更偏僻的夹山(今内蒙古土默特左旗西北)躲藏。

  辽国统治下的山西诸城纷纷向金军投降。

  第二年的年初,金军分两路攻克了南京(今北京),将辽国的土地全部收进金国的囊中。

  1125年春天,金军在应州(今山西省应县)境内俘获辽国皇帝。

  曾经横行一时的辽国终于灭亡了。

  中国北方出现了金国、西夏和宋朝新的三国鼎立。

  应该说契丹人是一个有血性的民族。他们随后分别在东亚和中亚建立了辽国、东辽、后辽、西辽,虽然先后被金国和蒙古消灭了,但是,至少不像有的民族一次被击倒,就永远爬不起来了。

  特别要点赞的是西辽。

  1130年,由于受到金兵的压迫,皇族耶律大石只好放弃蒙古高原率领残部西征。1132年,耶律大石在叶迷立(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额敏)建立辽国称帝,史称西辽,首都虎思斡鲁朵。

  西辽一度扩张到整个新疆和中亚大部分地区,成为中亚的一大强国。1218年,西辽被成吉思汗的蒙古军队灭亡,立国87年。

  1222年,西辽的贵族不甘心失败,又跑到今天的伊朗建立了小政权后西辽,后来也没有能够逃出蒙古大军的手掌。

  女真人原来是依附辽国的小民族,接受它的统治并且承担纳贡的义务。但是,女真人也是一个有血性的民族,在反对辽国的斗争中逐步走向强大,直至摆脱辽国的统治。建立自己的国家以后,金国在战争中连战皆胜,直到灭亡了仇敌辽国。

  相反,辽国在面对日益兴盛的金国的时候屡战屡败,连连败逃,直至被金国消灭。

  在这种强弱转化之势中,辽国由强变弱直至被自己统治的女真政权消灭,根本的原因就在于辽国的朝政日益腐败,不修武备,府库空虚,军队毫无斗志,无战斗力,在金军的猛烈进攻下不战自溃。

  金国却逐渐形成了强大统一的军事联盟,在对辽国作战中建立起一套具有女真人特色的国家制度,军队也组织严密,战斗力强,特别是反对辽国的统治符合了当时女真社会发展的要求,因而在两国的战争中逐步由弱变强,从受到辽国统治到灭亡辽国,并将辽国的全部领土纳入了金国的版图。

  女真首领完颜阿骨打充分发挥骑兵快速机动的优势,主动出击,出奇制胜。在攻克宁江州、大战出河店、攻占黄龙府、攻占东京、上京、中京和南京的战争中,金军都是主动出击,掌握战争的主动权,多次打败辽军的主力。

  在辽军每战败逃的情况下,金军乘势主动追击,形成咄咄逼人之势,致使辽军不战自溃,连连逃退。在辽军屡屡败北、金军连战皆胜的形势下,金军始终能抓住战机,乘势攻辽,步步紧逼,逐一夺取辽国重镇,终于攻灭辽国。

  在长达11年经过上百次战斗的金辽战争中,完颜阿骨打审时度势,以武力进攻与分化瓦解相结合的方略,纵横征战数千里,出奇制胜,多次击败辽军主力,确立了金国在中国北部的统治。

  金国消灭辽国以后并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它统治天下的欲望开始膨胀,有意南下消灭自己的盟友宋朝。

  前面在与宋朝联合消灭辽国的过程中,金国已经敏锐地感觉到宋朝的政治腐败,军队的战斗力低下,于是趁着消灭辽国的冲劲,集结了10余万兵力分两路南下攻打宋朝,发动了消灭宋朝的战争。

  在金军如狼似虎的强大攻势下,宋朝皇帝担心金国如饿虎下山饥不择食,伤害到宋朝的千秋大业,便派遣使者前去乞求讲和,最后同意割让太原、中山(今河北省定州)、河间(今属河北省)三镇交给金国,换得了宋朝暂时的苟延残喘。

  太原自古控带山河,踞天下之肩背,襟四塞之要冲,控五原之都邑,又是很多朝代的龙兴之地,特别是大唐帝国的皇帝李氏家族发迹于此,自然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从夏、商、周直到宋朝,先后有群狄、诸戎、匈奴、鲜卑、羯、氐、羌、突厥、回纥、女真、契丹等民族在这里与汉人进行交流交往和交融,也进行过激烈的冲突和斗争。在这样的历史环境下,或者是缘于仿效外族,或者缘于抵御外敌,保家卫国,太原一带的习俗与中原汉人的有些差异,倒是更接近胡人的风俗,形成了尚武,强悍、侠义的民风。

  太原还是名扬天下的晋商的中心。民间经商蔚然成风,商业经济十分发达,传统文化的气氛浓厚,各种汉人与胡人的面食、肉食小吃丰富多彩,大朵快颐。

  太原府的王臣家族传至这一代的族长是王致和。

  王致和一向推崇和气生财的思想,虽然家境要比一般人家富裕很多,但是,他从来做事都是小心谨慎,为人低调。如今祖先的家园被皇上无情地送给了异族的金国,王致和的心中悲伤不已:我们的家族虽然也有异族的血统,但是,几百年来都是以汉人自居,现在却要变成女真人金国的臣民了,将来到九泉之下如何面对列祖列宗呢?

  王致和秉持商人花钱消灾、万事银子顶大梁的理念,心有不甘却也不敢得罪金军,主动给上门巡查的金军送上一些银子,换得到了金军的好感。

  从此,金军不再上门找茬惹事了。

  不久,王致和的一个儿子被金军抓去当兵,仓促一别,再无消息,生死不明。

  王致和与妻子宇文氏害怕金军的魔爪再伸向其他几个儿女,便将他们白天藏在存放金银的地窖里,晚上锁闭大门以后才让他们上来睡个好觉。

  金军以征服者的傲慢姿态在大街上横冲直撞,遇到看不顺眼的汉人便故意当作辽国的人欺负,轻者拳打脚踢,重者拉去当差,受尽了折磨。

  太原府的各族人民在战乱摧残和异族的压榨下度日如年,当了80多年的金国二等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