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安母亲_序言

  • 时间:
  • 浏览:14
万安山下的美好灵魂

  

  段新强

  

  (一)

  在人心浮躁、人情淡漠、讲求功利的现代社会,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中那些美好的事物显得越来越弥足珍贵。譬如淳朴善良的品格,忠贞不渝的爱情,扶贫救弱的义举,勇负重责的担当,临危不惧的气节等等。而这些美好品德大则构成了一个民族、国家的精神风貌,小则影响着一个家族的门风。而作为社会和国家细胞的每一个家族来说,则包含着一个民族和国家的兴衰。一个人也只有拥有爱和责任,才能经营好一个家,进而才能服务社会,回报国家。

  因此这些美德都是通过一代又一代的自我践行和言传身教中,以家风的形式代代相传、延续至今,并在社会中形成价值共识。所以从真实的人物身上挖掘和再现这些美好的精神气节,从现实的家庭生活中汲取和提炼那些良好的家风,在新的市场经济条件下赋予其新的时代精神,化为先进文化建设的重要内容都显得越来越有必要,关乎着民族精神的传承发扬和“以德治国”战略的实施。

  因此,《万安母亲》的创作出版是具有重要意义的,这绝非是此书的策划和出资人陈遂亮先生一个人的事情。它不是单纯的一种对逝去亲人的缅怀和纪念,更不是对个体生命价值的刻意标榜,而是对具有全民族生存发展普遍意义上的精神之光的护佑和照亮。

  我们应该感谢陈遂亮先生做这样一件非常有益的事情。虽然这只是区区十余万字的一本书藉,但它却是修筑中华伟大精神长城的一块砖石。它再现了上世纪中国社会翻天覆地的变革中底层人民的真实生活情境,所涉及的人物事件几乎涵盖和展示了中国所有的人情世故和道德伦理的范畴;它所挖掘和歌颂的生命之美、人性之美和劳动之美是形成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元素。我们也应该感谢作家赵福海先生,是他挺着病躯,坚持在短时间内倾尽心血完成了这部著作,不但重新摇动了那个斑驳岁月的船桨,找回了渐行渐远的人间良知和美好人性,也为我们回答了文学何为的问题,树立起了纪实文学创作的一种标杆。

  

  (二)

  

  生命的构成是复杂多样的,尤其是我们人类的生命,除了有形的物质性的“血肉之驱”外,还有无形的精神性的“灵魂之体”。一个生命的诞生来源于不同血脉的并流延续和整个社会精神意识的传承融合。一个人在现实社会生活中的立足发展,也并非是简单的,需要自身身体与灵魂的高度协作来完成整个生命的历程。而一个人的身体力行只能在有限的空间内完成,当这个人的物质生命终结以后,就只有精神性的东西可以长久留存。那么,后代人对其精神光芒的仰望姿势,将反映出这个曾经存在的生命价值几何。

  本书中的主人公周老夫人的精神光芒是值得所有人仰望的。时光流逝,虽然她物质性的生命已经驾鹤西去,但她精神性的生命还在延续。

  周老夫人八十七年短暂的一生卑微、普通却并不庸碌、平凡。她在公婆早逝,祖母身弱,叔姑年幼的情况下,用羸弱而坚韧的肩膀撑起陈氏家族的4口之家,孝敬祖母,护爱叔姑,亲爱丈夫,疼爱儿女子孙,为陈氏家庭生养四男三女7个孩子,并将其抚养长大,成家立业,发展成如今的儿女四代36口之家;她还接生数百名婴儿,向数十个贫困家庭施以援手,她重品德,讲仁爱,知大义,向和谐,帮邻里,助路人,做善事,赢得了四邻八舍和众亲戚朋友的尊敬和爱戴……

  她身上体现出来的美德不但决定了自己的人生和家族的命运,而且深深影响着她周围的乡邻,激励着她的子女,也感动了采访她的作家以及阅读本书的读者,而且还将感召更多的人们。正如她一生的居住地“万安山”那样,在大地人间营造出了一片宝贵的安详。

  

  (三)

  

  赵福海是一位优秀的纪实文学作家,曾创作出版过众多纪实文学作品,也获得过奖项。从他对主人公周老夫人采访到最后创作结束的全过程情况,我是基本了解的,为了此书的成功完成,赵福海付出了很大的心血。按照合约,这本书他原计划撰写8万字左右的篇幅,结果最后以11万余字收尾,多写了3万余字。他原计划是10个月完成,结果提前25天杀青。并且在创作期间,他因为患胆源性胰腺炎及胆囊结石病四次住院治疗耽误了两个月的时间,否则,这本书还会更早一些完成。

  那么,为什么会由原计划的8万字增加到11万字?作者又为什么能够在患病住院手术期间仍然牵肠挂肚,抱病坚持创作,提前完成?作者赵福海曾经对我说,创作此书,一不是为了稿费报酬,更不是为了博取虚名。他要把此书当成一部具有重要意义的文学作品来完成,否则对不起自己那颗文学家的良心。因此,自己不能受制于委托方的报酬限制,而要根据周老夫人的真实事迹来认真创作;即使委托方不支付多出来的文字的稿费,他也一样要写,不会敷衍了事、草草收稿。

  第二,赵福海在周老夫人身上看到了人生最宝贵的东西,出于一个作家的责任担当,他必须把这些东西全面、细致的展示出来,传于后世,继续发扬光大。关于这一点,在本书的“尾声”中,赵福海有这样地记述:“周老夫人,一个农村妇女,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却以小见大,能够真真正正地折射出中国老百姓——那种淳朴善良,那种勤劳节俭,那种仁义慈爱,那种顽强勇敢,那种尊老爱幼,那种友善和谐……都在她的身上闪闪发光。而这些熠熠生辉的东西,正都是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中源远流长、亘古不变的优秀品质,美好品德。”

  第三,也正像赵福海在“尾声”中所写那样:“发生在周老夫人身上的故事,就像发生在我的母亲身上的故事一样,写着她的故事,母亲的形象总是在我脑海里闪现。我是那么的不安,我是那么的激动,我是那么的想感恩这两位平凡朴实而又伟大的母亲!故事搅得我吃饭不香,故事搅得我难以安眠,就是在生病治疗期间,我也是那么地骚动不安。因此,像一双无形的手在抓着我,在推着我,在催促着我,只要能抽出时间,只要身体允许,我就会从凌晨三点多钟的时钟里走出来,从恬静舒服的像港湾一样的被窝里爬起来,走进书房,打开电脑,敲击起音乐般悦耳动听的键盘。”

  可以说,正是周老夫人身上无数可歌可泣的美好故事和一份作家沉甸甸的责任担当让这本《万安母亲》得以完美呈现。

  

  (四)

  

  作为一部优秀的纪实文学作品,《万安母亲》一书具有显著的文学艺术魅力。

  在《万安母亲》的创作中,作者完全遵循了纪实文学的“非虚构性”原则,高度忠实于人物的真实人生经历和相对应的时代生活原貌,没有为了颂扬人物和博取读者眼球而进行曲意的杜撰。但同时,作为一部文学作品,作者又较好的做到了真实性和文学性的有机统一。作者在把握真实性的基础上,结合时代和人物特征,根据纪实文学创作的规律对采访素材进行了合理的艺术加工,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生活场景更加丰富,时代氛围更加浓厚,带给读者的思考更加深刻,整部作品拥有了更加广阔、坚实的社会时代背景,也具有了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的文学真实性。

  更重要的是,作者没有拘泥于一般的人物传记式写作,他把此书当作一部家庭的发展史来写,和《闯关东》《温州一家人》等优秀文学作品一样;书中围绕周老夫人这一主要人物的人生轨迹,牵扯出众多历史事件,塑造出一大批鲜活的人物形象。以小见大,折射出了整个中国民众尤其是女性的群体命运和特殊年代的社会变迁,刻画出了细微的社会生活纹理,也对人类生命生存情境发出了深刻探询。

  作品所全面、详实记述展示出来的豫西地区的民俗文化也是极其宝贵的,这些资料的获取得力于作者对周老夫人生活情况细致入微的采访了解,更来源于作者自身深厚的生命体验和生活积累。并且,大量平实、活泛、贴近生活的方言俚语经过作者的提炼后,成为了独具特色的乡土文学语言,加深了作品描述内容的真实性,具有了强烈的生活在场感,所以也更打动人心。

  不需要华丽的语言和精彩的修辞,不需要高深的描写和复杂的刻画,万安山下的岁月就在那里静静流淌,美好的事物自会发出耀眼的光芒。我相信,每个打开《万安母亲》的读者,都会像本书的作者赵福海那样,“因周老夫人的故事而骄傲!因周老夫人的精神而幸福”。

  并且,我们已经在陈遂亮先生的身上,看到周老夫人美好家风的良好传承……

  

  (作者系中国国土资源作协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国土文学创作班学员。出版诗集《某处》《活在青山绿水间》。曾获第三届中华宝石文学奖新人奖,2016年度文苑春秋文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