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人生_电脑知识

  • 时间:
  • 浏览:17
“好,现在注册已经成功了,电脑已经进入了你的文库,你可以在里面搜索你想要的东西,为什么要注册文库呢,因为有的文章你不注册下载不了,只有在文库里才能下载,文库内有的文章也不能下载,有的是需要财富值兑换下载券,有的是需要花钱,通过支付宝或银行卡支付。”

  田川一边操作一边说。

  “好了,我懂了,不懂的东西以后再请教。”

  章楚涵弱声说。

  “那坐这呆一会吧。”

  田川起身,叫章楚涵坐在沙发上,他真不好意思叫章楚涵站在他的身边,像一个侍女似的。

  “其实现在很多做领导的都不会电脑,有的只会简单浏览网页,有的会斗地主,打扑克,有的单位领导的电脑是最好的,但领导根本就不会用,就是从那里是一个摆设,而员工呢,有的需要电脑却没有,按理说宣传部的人都应该会电脑,但李部长姚部长也都不会,我看他们经常偷摸斗地主,有了问题还得请教你,我也不怎么会,像百度文库我就没有,也不会用,我想做领导的应该会操作员工的每一项技能,像银行,行长必须从基层干过,要干过出纳,会计,信贷,要不然不能提拔,因为提拔你了,你有些基本工作不会,你就没法监督检查下面的工作,更不用说你亲自完成基层工作,这几天我看周恩来传,知道周恩来会拍电报,他可以亲自用电台给毛主席发报,并且他知道对方的电报是谁发来的,因为他知道那个电报员的手法,我太受启发了,其实做领导的就应该熟悉基层的业务,甚至是每一项具体活,自己都能干,这才是合格的领导,所谓领导官好人就行了,这是一个吹牛的说法,谁证明你的人就管好了,只不过你有权利在手,没人轻易顶撞你罢了,而不是人人都服你,像报社的工作,李总编就不会写稿也不会编版,只能管人,所以报纸才办成这个样,如果是你做报社的总编,你既会写稿,又会编版,报纸怎么会办不好呢,所以我也想多学一点东西,但有些东西不是想学就学的,因为有些东西你用不到,所以就想不起来学,而当你真正用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可能还不知道有这门学问,所以就只能干不好工作了。”

  章楚涵坐在沙发上,感慨地说。

  “是,有很多东西不是刻意学的,而是在实践中逐步发现,逐步学的,我的电脑知识不是从一本书开始学的,而是经常鼓捣电脑,遇到什么学什么,一点一点地就会了很多东西,我是属于好较真的那种,不懂的东西一定要学会,电脑打字我一开始是使用w软件,后来w软件不好用了,我在网上一搜,搜出一个wps来,我就用了这个软件,我发现wps有一个功能特别好,就是它可以直接上传到云文档,这样自己写的东西就直接存在网络里了,就不会丢,也可以从别的电脑打开,还有一个功能就是你关闭软件以后,下一次打开它会提示你上一次编辑或离开的地方,如果是短文档就无所谓了,如果是长文档,几万字的文档,几十万字的文档,那就显得特别方便,但后来我发现这个功能没有了,我就琢磨,这个功能为什么没有了呢?后来我找到了答案,如果你写的文档放在桌面上,就有这个功能,如果你不放在桌面上就没这个功能,那几天我是怕电脑慢,所以就把桌面上的很多东西删了,结果这个功能就没了,后来我又发现是本地文档有这个功能而云文档没有这个功能,要经常修改文章要使用本地文档而不应该使用云文档,所以玩电脑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不仅给你写作查资料提供了方便,而且电脑本身也有很多学问,研究起来也非常有意思,所以有的时候我一玩电脑就玩半天。你王姐上电脑的时候碰到了问题就找我,我给她解决了她也就完事了,从来没有问过是怎么回事,也从来没想学过那些知识,这也是人的性格差别。”

  田川说。

  “我王姐是有依靠,所以她不学,如果你永远不离开我我也可以不学,但怎么会呢,你总有一天会走的,所以我得跟你学点东西留着以后自己用。”

  章楚涵颓然说。

  “如果你需要,我就留在你身边,但你也不可能老在宣传部做部长。”

  田川也有点哀伤。

  章楚涵没有吱声,她是想说,我把你调到宣传部来,但她没敢说,因为这也不是容易的事,况且她在宣传部能呆几年确实也说不好,他来了,她又走了,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去,她总不能老带着他吧,尽管她不愿意离开他。

  “走一步看一步吧。”

  她说。

  “不要想得太远,我的主要任务是把眼前的事情办好。”

  他淡笑着说。

  “好。我不影响你了。”

  她说着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章楚涵走后,田川就想把姚部长的事办了,因为已经答应明天了,还不如趁现在网页开着,看看能不能下载,如果不能,采取什么措施。

  他在文库里搜了一下,居然也有乡镇卫生院岗位责任制和工作制度,并且是不需要下载券的,刚才姚百清的那个文库是需要下载券的,看来多建立一个文库还是有好处的,这就像在市场上买菜,可以货比三家,为什么一定要在一个文库里下载呢?

  田川把文档下载以后就直接传到了姚百清的邮箱,这样今天或者明天告诉他一声就行了,一开始他觉得对姚百清有点冷淡,他觉得姚百清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他从心里有点瞧不起他,但和章楚涵谈完话以后他觉得,像这样的人也应该对他好一点,他和章楚涵的接触太多,尽管都是工作上的,但也不能不说夹杂一点私情,如果像姚百清这样的人要说他点闲话,是非常有传播力的,和姚百清交一个人情,可以抑制他说他和章楚涵的闲话,这样对他和章楚涵都好,男女接触太多了必然产生感情,何况他和章楚涵早就有感情,为什么电视剧里的假扮夫妻最后都成夫妻了,就是因为日久生情,不仅是电视剧,现实生活也是如此,江姐和彭咏梧,李白和裘慧英都是假扮夫妻到真夫妻,章楚涵这样和他整天耳鬓厮磨的,能没有人说闲话吗?而最有可能的就是李部长和姚部长,所以这两个人他都不能惹,都得处好。

  他来到姚百清的办公室,说:“我把你的文章下载了,我是用百度文库下的,百度文库并不要下载券,我把它传到你的邮箱里了,你打开看一看。”

  “好,我看看。”

  姚百清痛快地说。

  他打开邮箱,看到了里面的文章,觉得挺好,基本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太好了,谢谢你呀。”

  姚百清感激地说。

  “这点小事不用谢。”

  田川说。

  “在你来说是小事,在我来说是大事啊,如果你不帮我,恐怕我三天也整不出来,你真是电脑高手。”

  姚百清举着大拇指说。

  “谈不上,没事我回去了。”

  田川淡笑着说。

  “好。谢谢。”

  姚百清不住地点头。

  章楚涵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有一句话她反复琢磨,田川说“几万字或几十万字的文档这个功能就显得非常重要了。”看来,他的办公软件里是有几十万字的文档,那么这个文档写的是什么呢?

  尽管她把田川当亲人,但她当时也没好意思问,亲人也是有隐私的,也不是什么都可以问的,但既然他的软件里有几十万自己写的文档,那就证明田川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他一定是干着什么,也许田川在没来宣传部之前也并没有闲着,他说他在当官这个问题上不想进步了,这也可能是他的真心话,但在思想上他还是想进步的,他还是想做点什么。

  他还说什么本地文档和云文档,和什么提示功能,把她说的有点迷糊,她不懂他说的这些东西,但她也没好意思问,她不想做一个肤浅的女人,遇到什么不明白的事就马上发问,她想把这件事放到心里,她想一点一点地解决这些问题。

  一个星期以后,姚部长又来找田川,说他给卫生院的材料都整完了,叫田川给看一看。

  “你整的材料还用我看吗?”

  田川笑着说。

  “你必须看,你不看我心没底。”

  姚部长拳拳的样子。

  田川从姚部长手中接过材料,一共是四份,一份叫《胜利乡卫生院各类人员岗位责任制》,一份叫《胜利乡卫生院管理制度》,一份叫《胜利乡卫生院百分绩效考核细则》,一份叫《胜利乡卫生院岗位职责》。

  也就两三分钟的时间,田川把材料看完了,他抬头看着姚部长,像有话要说。

  “怎么样?”

  姚部长问道。

  “百分制考核有点问题。”

  田川慢慢地说道。

  “什么问题?”

  “你这一百分是怎么来的?”

  田川问。

  “是各项小分加起来的,加错了吗?”

  “你那意思是每一项考核都有一个小分,小分之和是总分。”

  “对。”

  “你一共是十九项考核,第一项说迟到一次扣二分,第二项说旷工一天扣五分,就是这个分累计相加得一百吗?”

  “是啊。”

  “你那意思是医院的职工一定是每一个错误犯一遍,然后一百分扣没,一分十元一百分一千元。”

  田川笑着说。

  “那也不一定,犯多少扣多少呗。”

  “那这一百分与各项小分有什么关系啊?”

  “是院长叫写百分考核啊,那不这么写怎么写啊?”

  “那比如我是医院的职工,我一百分都不要了,一共一千块钱,然后我就不上班了,可以照领工资吗?”

  “那肯定是不行。”

  “但制度就是这么规定的,就是一百分啊?”

  “那不这么写怎么写呀?”

  “你这一百分的一千块钱是从哪来的呀,是扣职工的工资吗?”

  “那不扣工资扣啥呀?”

  “如果是扣工资我就这么办,给医院一千块钱,然后就不上班了,工资照领。”

  “那怎么写呀?”

  “另外这也不是绩效啊,迟到早退这是纪律,不是绩效,怎么能叫绩效考核呢?”

  “那叫什么啊?”

  田川觉得有点问多了,姚部长明显是招架不住了,他不想再问了,毕竟人家是副部长,是领导,怎么能这样问呢,基本是一问三不知,这怎么能下来台呢?

  “首先要明确这不是绩效考核,而是纪律考核,所以文件的标题要改,第二要弄明白这钱是什么钱,是扣职工的工资还是扣职工的奖金,我理解应该是扣职工的奖金,比如这些指标都达标了,可以得一千元的奖金,不达标,逐项扣除,扣没拉到,与工资没有关系,第三,这个一百分不是现在的每项小分的总和,而是把每项制度划分,总共划出一百分或一千分,比如你现在一共十九项,你可以把它分解成二十项,然后每项五分,一共一百分,比如出勤奖一共就五分,然后没犯一次扣一分,可以扣五次,超过五次,这五分就没了,但与别的奖项没关系,像你现在写的这样,第一项犯一次扣三分,那他可能犯十次二十次,那一百分可能就这一个错误就扣没了,下边那十八项就都没用了。如果是扣奖金这是一个奖励制度,会受到职工的欢迎,如果要扣工资这是一个惩罚制度,不会受到职工的欢迎,所以这个问题要向老板问明白。”

  田川慢慢地说。

  “老板也没说是奖金还是工资啊。”

  姚部长有点委屈地说。

  “得问明白才能写,不问明白不是白写吗?”

  “那我回去问问。”

  姚部长悻悻地走出了办公室。

  快下班了,章楚涵来到了田川的办公室,这是她的习惯,如果不是有什么事,她都是在快下班的时候来到田川的办公室,然后她俩一起下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