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流芳刺杀王_第三十五章 傅特使再回楼兰(4)

  • 时间:
  • 浏览:4
使节团在白堆被劫杀的消息传来,朝廷上下一片哗然。震惊之余,众官员的内心深处都免不了徒增一丝悲愤。泱泱大国,人口众多,兵强马壮,声名远播海外。两百多人的使节团兵器齐全,士气高昂,肩负着朝廷重任远赴西域,去拓展海外阵地,与匈奴争夺战场。谁能想到居然被一群无名劫匪给斩杀得片甲不留,真乃笑柄。

  十八岁的昭帝身为皇帝却手无实权,自八岁登基以来被三位大臣辅政,以至十八岁还是傀儡一个。他渴望能早一天摆脱这种被“管制”没有话语权的局面,能独立担当一国帝王。怎奈大司马霍光权倾朝野,始终不肯还朝政与他,昭帝整日郁郁寡欢沉溺于宫闱之中。

  一位宫女双手托着金光灿烂的托盘来到椒房殿门口,“皇帝、皇后,奴婢给您二位刚熬制的梅子汤酸甜可口,消暑止渴。您二位不妨起来尝尝,看看梅子是否说了谎?”

  昭帝一骨碌从龙榻上坐起,他醒了醒神儿,“这梅子越来越胆大包天了,她竟敢用这种方式叫朕起来上朝!”

  上官皇后缓缓坐起,一边帮昭帝整理内袍一边慢声细语道,“皇上不要生气,这本是本宫应该做的事,现在由侍女来代劳,本宫应该感谢她才对。”

  昭帝怒气未消,“大司马的手居然都伸进朕的被窝里了,朕还要听之任之吗?”

  上官皇后温柔道,“皇上息怒,大司马没有恶意,他是为我们大汉帝国的文汇而劳心劳力。”

  “朕没说他有恶意。他为朕的文汇繁荣昌盛所做出的贡献朕都记在心中,不然怎么会让他们霍家一门掌管朕的半壁文汇?朕只是觉得他不应该过多参与朕的床榻之事,还派一个眼线随时掌握朕的吃喝拉撒。这个梅子……朕早晚会把她给煮了……”

  上官皇后一惊,“皇上……您嫌弃本宫了吗?”

  昭帝上下打量了一下年方十二的上官皇后,看着她扁平的身子、惊慌的眼神道,“想哪去了?朕都多久没去看周阳氏了,专宠你一人还不够吗?”

  “谢皇上垂爱。皇上,您现在身体孱弱,大司马担心您的身体……”

  昭帝闭了一下眼睛,心想若不是霍光大权独揽,把持朝政,朕岂能被他要挟独宠他的外孙女上官氏。“好了,你不要替他辩解,他的所作所为你以为朕不清楚?他让人给朕的后宫女人都穿上穷绔,唯独皇后你一人穿上裙子是什么意思?他以为凭你一己之力就能为大汉帝国繁衍无穷无尽的子嗣吗?哼,他是想让先帝打下的文汇永远在姓霍的眼皮子底下求生存,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上官皇后立刻跪在床榻上,“皇上息怒,大司马他没这个意思。”

  “那他有什么意思啊?外面那个梅子无时无刻不在盯着朕你不清楚吗?就差听墙根儿了!”

  “皇上……”

  “别说了,朕是个明君,无论大司马怎样对朕,朕都不会因此而耽误朝政。来人,快给朕穿衣,朕今日有大事要议。”

  在去宣室殿的龙辇上,昭帝脑海中闪现出三年前自己的过失行为。为了诛杀桑弘羊和上官桀的谋反,专任大将军霍光。他太容易就亲信一个人,他丝毫没有保留地相信了霍光,给与霍光无上的权利,使得霍光彻底掌握了政权。从而导致了昭帝身边所有可以制衡霍光的人,全部被诛杀。这么一来昭帝就算再聪明,也逃不过成为傀儡的可能。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兄长刘旦、姐姐鄂邑盖长公主都被霍光给逼死。睡在身边的皇后和整日里侍奉在左右的婢女也都是霍光的眼线。自己现在真的是孤家寡人了……想到此,昭帝心里一阵悲凉,一口气没喘匀,咳嗽不止……

  宣室殿内满朝文武官员情绪低沉,嗡嗡声一片。昭帝坐上龙椅,下面的官员似乎没有发现皇帝的到来,还是一片纷乱。昭帝挑了一下眉,身旁的大太监高喊一声,“皇帝驾到!”声音过后,嗡嗡声嘎然而止。

  昭帝正襟危坐道,“众爱卿,今日我们君臣万众一心,把我们使节团被劫杀一事议个明白,到底怎么做才不至于把我大汉王朝的脸丢到西域去。”

  有人道,“皇上,一帮穷凶极恶的劫匪不要被他们吓倒,随便派出一队人马解决这些人还不容易吗?”

  又有人道,“照你这么说,这肯定是一群乌合之众了?”

  “不然哪?”

  “我朝两百多人的队伍,不敢说个个精兵强将,那也是训练有素的一支军队,就凭那些劫道的毛贼就全军覆灭了?”

  “看来你对那些人的身份有所怀疑。劫匪!杀人越货是他们的本性,我使节团携带众多物资和财宝,难免引起劫匪们的关注。加上白龙堆地势、天气的凶险,再训练有素的队伍也是孤掌难鸣,这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的道理。”

  “我不同意你的分析。这些年来,我大汉使节团和众多商队屡次被劫,财物、人命双损,难道都是一些毛贼劫匪所为吗?”

  “那你说是些什么人所为?”

  昭帝紧锁双眉,低头不语。听着两位大臣的争辩,他向大司马霍光看去。别看昭帝对霍光干预他的后宫生活意见颇多,但在政务上,在众多臣子面前,他还是要给霍光面子,还是要依靠他的。昭帝明白无论自己多聪明,多有智慧,现在的自己羽翼还未丰满,大汉朝的大权还掌握在霍光手里,自己还要忍下去。

  霍光不愧是多年的辅政大臣,他对昭帝的每一个眼神都能精准理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生活让霍光更加不愿放手,呼风唤雨已经让他养成习惯。

  他站在昭帝下方,面对众臣,一眼望到了傅介子,他一下子来了精神。“平乐监,你刚从西域出使归来,你对这次使节团被劫杀持什么看法?”

  傅介子冷静道,“大司马,这次使节团被劫杀,绝不是普通劫匪所为。”

  霍光目不转睛盯着傅介子,“哦?说说看。”

  “就像刚刚那位同僚说的一样,普通劫匪不会有那么强大的组织力和号召力。就算他们勇猛善战,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也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把我们队伍杀得片甲不留!”

  “那你觉得是些什么人所为?”

  “大司马、皇上,臣判断这是楼兰王安归的正牌儿军所为!”

  霍光道,“你是如何判断的?”

  “臣上朝前见过回来的士兵,据他们的描述,臣敢断定这是一支匈奴和楼兰的联军。臣回朝前已经将隐藏的匈奴军队赶出了楼兰,没想到臣的队伍一离开,楼兰王又把匈军召了回去。楼兰王他为了一点财宝,就不惜一切地几次血染我大汉同胞,阻断我朝多年来打通的这条中西贸易与文化交流之路,是可忍,熟不可忍。”

  “是啊,皇上。这次朝廷若不发兵讨伐,那安归必定把我大汉当成病猫,日后他会更加猖狂地残杀我大汉子民和我朝廷命官。”

  大臣们你一言我一语在下面议论起来……

  昭帝无不感慨道,“当年先帝派出贰车将军李广利西征大宛,威震西域,西域三十六国全部臣服。我大汉帝国同西方的贸易与文化交流之路从此打通,从而成全了处于交通要道的楼兰,楼兰至此繁华了起来。”

  傅介子接着道,“皇上说得对,这全部是事实,臣小的时候祖父就对臣说起过多次。说楼兰王不知感恩,反而伙同匈奴对抗我大汉,此人不配做楼兰大王。”

  昭帝心事重重道,“爱卿,你说怎么办?”

  傅介子一脸凝重,“皇上,这次若还是忍气吞声,不但安归会变本加厉,西域各国都会逐渐亲匈远汉,那以后我们在西域的地位会越来越被匈奴甩在后面。这样一来,我们同西方的贸易与文化交流完全会被阻断,我大汉多年的努力瞬间付之东流。”

  傅介子的话一出口,马上引来满朝文武百官的共鸣声。

  “皇上,这一仗避免不了了。”

  “皇上,出兵吧。”

  “皇上,臣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窝囊地躲在后方。”

  “皇上……”

  昭帝半晌轻语道,“多年前,因对外战争、封禅等造成国力严重损耗。这几年由于延续先帝与民休息的政策,休养生息使得国内经济情况有所好转。发兵楼兰必会耗费大量物资……”昭帝又将目光投向霍光,“大司马,你觉得这场仗……”

  霍光马上领悟了昭帝用意,他感悟道,“皇上,您提醒的对。做臣子的只想着一举歼灭敌人为国争光,却忽略了这场战争的残酷性。各位同僚,我朝刚刚从风雨飘摇中站稳脚跟,黎民百姓还没过上几天安生日子,休养生息尤为重要。如果再次发兵,唯恐我大汉帝国再次陷入危机之中。可楼兰王杀我子民,残害我军队,断我大汉同西方国家的文化交流和经济往来,这口气不能不出,你们谁有更好的法子来解决这个问题都说出来吧!”

  大殿中一个个面面相觑,鸦雀无声。

  昭帝低下头去,陷入沉思。

  霍光紧蹙眉头,他也想着能有个两全其美的好法子,让昭帝死心塌地的信任和依赖他,使得他已有的权利更加稳固。左思右想,绞尽脑汁也不得其法。

  这时,一个洪亮沉稳的声音震醒了大殿中的君臣们。“大司马,我有一计。思前想后,我觉得定能扭转乾坤!”

  霍光惊诧地抬头望去,正对上目光炯炯,信心百倍的傅介子双目。“平乐监,你有什么好办法来收拾这个不知感恩的东西。”

  傅介子道,“不动用军队,不耗费巨大物资,只需二三十人便装随行,便能扭转西域乾坤。”

  霍光张大嘴巴,似乎不太敢相信傅介子的话,半天他才出声,“平乐监,你想怎么做?”

  傅介子斩钉截铁道,“近身执行,刺杀楼兰王!”

  随着傅介子的声音回荡在大殿之中时,殿中嘶嘶声不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

  昭帝慢慢从龙椅上起身,“傅爱卿,自古近身刺杀行动,无一全身而退之人。”

  霍光道,“平乐监,你是傅家独子……”

  傅介子坦然抱拳道,“忠孝不能两全,直斩楼兰报国恩。”

  霍光两手一拍,伸出大拇指,“平乐监,我来安排你的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