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烈史_第7章 神农制药

  • 时间:
  • 浏览:4
映果回到家里,她的母亲露娥看见了,啧啧称羡。露娥对坐在旁边的丈夫相柳父说:“相柳父,你明天出去打猎也给我弄一条兽皮裙来!”相柳父打量着映果身上的虎皮裙,应了一声:“喏”,然后问映果:“谁送给你的?莫非又是那个叫神农的小子?!”未等映果回答,露娥就抢过话头:“你傻帽呀!还有谁,肯定就是他咯!”相柳父陡然严肃起来,一本正经地提醒说:“映果,他们外族人过了这个祭月大仪后,就要离开咱们部落了,你以后别同他们打得火热。”听相柳父这么一说,映果和露娥都低头不语,只管吃着肉汤。

  来日,部落里的女人看见山鬼妹和映果穿的虎皮围裙,都觉得很标致,就纷纷跑来找神农,干猿和离。神农告诉她们,以后凡是捕猎的动物,皮毛把它割下,晾晒起来。原来野人部落捕获的动物都是整只烤火的,烤熟了就是连着皮都吃掉。自此之后,部落里凡是捕猎到狐狸等动物,就把皮割下来。后来全部落的人都穿上皮毛围裙。这种情况也就是神农三人来这里采用新的捕猎方法等,增加了部落里的食物,在保障大家肚子都能吃饱的基础上,使食物也有所过剩才能慢慢想出的办法。试想,如果肚子都吃不饱,那就不可能会允许使用皮毛围裙。

  神农,干猿和离龙正在默默地改变着野人部落社会,也正试图能够达成互相融合和理解的共同点。他们是否会成功呢?

  目睹着野人部落里的生活一些改变,天熊巫头越来越不满起来。但囿于神师头人偏袒外族人,也不敢多言。然而他始终认为这是外族人的邪灵邪气在侵扰着野人部落,深深感到部落祖灵的地位即将摇摇欲坠。祖灵的地位一旦丧失,月亮之神的信仰也就难以保证,让族人难以接受巫头和神师头人的言语威权。神师头人已经年纪老迈,迟早都将安置在村落后面的真葆洞中。据天熊巫头在野人部落里的威望,神师头人如果去世,替代者非天熊巫头莫属。因此,天熊巫头就准备去找地龙巫头商议并倾诉自己的想法。

  天熊巫头就往地龙村落走去,在村口正碰见地龙巫头焦急地出来,天熊巫头拦住地龙巫头,问:“地龙,你往哪里去?”

  “找神师头人去!我的儿子被老虎咬了,生病了,痛苦万分!得想想办法,叫神师头人去真葆洞祈求我们的祖灵,让他快快恢复身体!”地龙巫头说。

  天熊巫头就转身跟地龙巫头一起过去,天熊巫头一边走一边说:“外族的那几个小子,我看不是好东西,自从咱们部落搭救他们之后,在这里也生活了好多天了,我们部落里就一直风不平,浪不静。你看呀!山坡塌方,压埋了我们几个人,老虎突然来了,吃了我们的孩子和壮丁,又弄些什么雉翎帽呀!兽皮裙呀!我们以前都没有的,也习惯了,他们一来,就搅得部落里人心惶惶,这不,你的儿子也出事了!”

  地龙巫头对此倒是漫不经心地说:“不管什么事,我们都得找神师头人说说。”

  二人很快到了神师头人的房子,见神师头人正端坐着闭目养神。映果上前推了推神师头人,“爷爷,天熊巫头和地龙巫头来了!”神师头人睁开眼睛,似乎精神有点萎靡,沉重地抬起手,向天熊巫头和地龙巫头挥挥手,示意不要打扰他,叫他们出去。映果对天熊巫头和地龙巫头说:“爷爷这几顿饭都没吃,吃不下去,他说要调息一阵子。”二人听了,就离开了。天熊巫头就跟着地龙巫头往地龙村去。

  被老虎咬伤的地龙村落青年人是地龙村的唯一最勇敢,本领最好的勇士,名字叫地龙子。村落里没有了狩猎能人的勇士,大家的收成也减少了。因此地龙巫头也焦急万分。本来地龙巫头找神师头人想想办法,能够尽快使地龙子的伤势好转。既然神师头人不便走动,那就请天熊巫头祝祷一下。天熊巫头二人来到地龙的房子,靠近地龙子,看了一下他大腿上的伤口,见地龙子痛苦地呻吟着,伤口已经腐烂,很多蛆虫都已经生长出来,不断地发出一阵阵恶臭。

  天熊巫头说:“这些虫子就是邪恶野兽的邪灵,虽然野兽被杀死,但是邪灵邪气已经入侵年轻人的身体,于是邪灵的子子孙孙就化成虫子吃食年轻人的血肉。”于是天熊叫地龙子的母亲端了一陶盆水过来,把伤口清洗了一下。然后为地龙子施行月神巫法,大喊大叫了一阵子后,天熊巫头用他的手杖在地龙子的大腿上使劲敲打,一边诅咒:

  “邪恶的毒灵,神灵不会让你滋生

  清洁的水液把你的肮脏驱除

  神奇的杖棍击打你的毒根

  你的邪恶力量从此干枯!”

  地龙子只觉得一阵撕心裂肺地疼痛,嗷嗷喊叫,嘴唇干裂,脸色苍白,额头汗液冒出滴落了一地,整个人都在抽搐着。折腾了一会儿后,地龙子昏厥过去,房内逐渐安静下来。天熊巫头看看地龙子已经没有作声,举起棍杖,仰头说了一声,“邪灵暂时被我赶走!”说完就走了。

  神农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便吩咐干猿和离龙帮助地龙村落的年轻人一起打猎,自己则去采药了。

  下午回来的时候,南夏村落里的几个年轻人正抬着三个被老虎咬死的野人尸体回来。其中一具尸体只剩一架不完整的骷髅架子,其他二具尸体也都不全,而且已经开始发出腐烂恶臭的气味。神龙也不顾这些,手里拿着一些草药往往地龙村落的地龙子房子里奔。

  地龙巫头坐在地龙子身边照顾着,地龙子的妻子则忙着烤肉和整理一些果子给地龙子吃。神农过来要看看地龙子的伤口,地龙巫头拦住了神农,说:“上午天熊巫师祈求过神灵,恶灵已经被驱赶!”神农一看见地龙子的伤口,竟然还有很多蛆虫在蠕动,便指着地龙子的大腿说:“伤口已经腐烂了,虫子都长出了。”地龙一看,果真蛆虫又复生了。于是一脸茫然。

  神农对地龙子说:“你忍着些,你这大腿边上的肉已经没用了,要烫掉。我采了一些药,然后敷上去,很快就会好的。”

  地龙子看着神农,点了点头。神农先取了一些伤口上的蛆虫,放在一个有草药汁液的陶盆中。这些草药汁液香气四溢,神农观察蛆虫的蠕动情况,果然一下子就死了,于是认为这些草药是能够抵制邪灵的。

  接着先清洗了蛆虫,然后用绳子把大腿的伤口两端捆扎起来。神农从地龙子的妻子烤肉架下面取出一根烧得通红的柴棒,来到地龙子的身边,揪了一把茅草拧成一团往地龙子的嘴里塞,说,“忍着点!”

  吱!吱!就像烤肉一样。地龙子疼晕了过去。一会儿,神农用一把磨制的小竹刀和竹夹子把伤口的肮脏东西取出来。然后松开地龙子伤口两端的绳子。神农把采来的草药用短石棒槌捣成泥,敷在伤口上。用树叶子盖住绑上绳子。地龙子只觉得一阵清香和阴凉的感觉,醒了过来。

  神农又把一些多余的草药捣成泥,做成葯丸子,给地龙子服下。

  地龙子顿时心神爽朗,问神农说:“这是什么东西?吃下去太舒服了!”

  神农说:“这是贯灵蛊。能够活血和驱除你体内的邪灵之气。”

  次日,地龙子就下地出房子走动了。这事让地龙巫头对神农敬佩万分,但尽管如此,地龙巫头还是把地龙子的病情恢复归功于天熊巫头来自神灵的力量对邪恶野兽的诅咒。然而地龙子并不这样看,在部落里到处宣扬神农的本事。于是很多因狩猎受伤的年轻人就常来找神农。神农便给他们一粒贯灵蛊丸。

  大概吃过中午,神农便准备出去采药。谁知此时映果神色慌张地跑来告诉神农,说神师头人和巫头们在后面的山洞里早上进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相柳父和村里的几个年轻人守在洞口,又不敢进入。原来映果见父亲长时间没回来吃午餐,便跑过去了解情况。听相柳父一说详情,映果便不管传统规矩,往山洞里小心翼翼地探着过去,向里面张望。没走几步,里面便传来声音,原来是天熊巫头口吐着白沫,在地上爬出来。映果吓得跑了出来,便把看见的情况告诉相柳父。相柳父一时没了注意,便催促映果说去找神农!”之后,映果跑来找神农了。

  相柳父和几个野人年轻人也不管什么传统规矩了,跑进去把天熊巫头搀扶了出来。接着到里面一瞧,几个巫头和神师头人都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嘴角挂着白沫,眼睛翻白。相柳父和野人们把神师头人和巫头们一个个抬出来放在洞口。刚刚抬完,映果领着神农来了。神农一看,对映果说:“他们都中毒了,肯定吃了什么肮脏的东西。”吩咐野人们先把神师头人和巫头抬回。野人们把他们抬到村落的中央空地上。全村的野人们男女老少也都脸色惊慌,纷纷围了过来,跪在地上,举起双手,然后仰起头,把双手交叉放回胸前,祷念神灵,祈求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