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沁香落寒窗_第三十四章:救下白老师

  • 时间:
  • 浏览:4
林夏的长跑结果还是不错的,得了个第八,不过才十位选手参加。

  孙老师和同学们则都很高兴林夏的成绩,谷玉继续领着林夏跑一会儿。谷玉笑着:“不错不错,不是倒数第一就行了。你说你本来可以靠成绩吃饭,你非得要靠体力,多少得给其他同学一点活路吧。”

  林夏仍然有点上气不接下气:“行了吧你,你别说我,下午你扔铅球能得个第八就算你厉害。”

  本来林夏是没打算参加的,因为他并没有擅长的,害怕丢人。其实并不是为了得到孙老师一个笔记本的奖励,而是因为老师说的那句话:重在参与。

  两人停下歇息了一会儿之后,班长跟谷玉说道:“这边没矿泉水了,你跟林夏再去办公室搬一提吧,在三楼的物资处。”

  谷玉极不情愿地答应了,路上谷玉抱怨道:“我还没喝上水呢,搬水的时候倒想起我来了。”

  林夏拍拍他:“谁让我们是运动会的志愿者呢。”

  上了三楼之后,谷玉两人走向长廊尽头,突然听到有人在吵架,谷玉小声说道:“竟然是白灵老师,我们先听听他们说什么。”

  里面白灵老师说道:“我就是来领我们班运动会小红旗的,拿给我我就走,不用说那么多没用的。”

  里面一个男子说道:“你爸妈可是都很同意我们在一起的,你为什么非得喜欢上这个外来的孙武穆。他有什么,要钱没钱、要房没房,我现在比他小一岁,可我都已经是主任了。你跟他得熬到什么时候?”

  白灵老师有点生气地说道:“我乐意,熬到什么时候不需要你管,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就是喜欢他怎么了,没房怎么了,没房就不能在一起啦?他已经向学校里申请了教职工公寓,也许明年就能批下来了。”

  男子说道:“教职工公寓?给我住,我都不会住。你不嫌丢人,你爸妈不嫌丢人吗?”

  林夏拽着谷玉的胳膊,小声说道:“我们快进去搬水吧,你想干什么呀?”

  谷玉从兜里掏出手机,对林夏指了指,轻声说道:“敢贬我们孙老师,我要把他们的对话录下来。”说罢谷玉真录了起来。

  谷玉从门缝里看到,男子向前走了几步,猝不及防地抓住白灵的手说道:“白灵难道我对你的心你不知道吗?从小我就是喜欢你的,是我还不够优秀?”

  白灵挣脱男子的手:“你干什么,放开我。吴桐,你再动手动脚我就向学校里举报啦。”

  叫吴桐的主任不屑地笑道:“你举报什么,举报我摸你的手?谁看见啦?何况你忘了副校长是谁啦?”说着吴桐又向前走了一步,白灵在向后退着。

  门外的谷玉还在录,林夏摇摇谷玉的手臂:“快,我们得救白老师。”

  说罢谷玉就要往里冲,林夏拉住谷玉,往后退了好几步,突然大声地说道:“谷玉,物资处在哪个办公室啊,白灵老师不是先来领东西了嘛,我们赶紧去吧。”

  说罢之后,两人就推开了门,里面叫吴桐的男子正在找东西,白灵老师也在桌子上数着什么。看到两人进来,白老师回过头说道:“你们俩怎么来了,领什么东西呀?”

  林夏挠挠头说道:“没来过,找了好几个办公室才找到的,我们是过来搬水的。刚才楼下其他同学说白老师你也上来领物资了,我们就过来找你了。”

  看到整个物资处就一个人,林夏转身对正在找东西的男子说道:“老师,我们是运动会志愿者,过来搬水的。”

  那个叫吴桐的什么主任,镇定自若地给林夏他们拿水。最后谷玉两人搬着水与白灵老师一起下楼了。

  到一楼时,林夏笑着跟白老师说道:“白老师,我们先去送水了。”白灵点点头。

  搬着水往前走,谷玉愤怒地说道:“刚才你为什么拦着我,不让我冲进去?”

  林夏深沉地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冲进去啊,我竟然还叫了他一声老师,真他妈恶心,就他也配。背地里非礼别人的女朋友,算什么男人,还主任嘞,狗屁主任,就是败类,真给学校和老师丢脸。”

  谷玉拿着手机说道:“我录下来他非礼的过程了,我们去学校里举报,开除他。”

  林夏叹息一口气:“知道我为什么拉着你往后推了几步,并且大声地喊了几句话嘛。在那一瞬间,我突然想到了夏云婷,她不就是因为名誉与谣言才想不开的嘛。固然抓这个败类要紧,但白老师的名誉更加重要啊!要是这事被学校通报批评了,白老师还怎么面对所有的学生和老师?那时其他人又会传什么谣言,谁会知道呀!况且,如果这事抖搂出去了,我们孙老师是不是就成了间接的受害者了,他该怎么面对这件事情?”

  谷玉惊讶地听着林夏说了这么多:“孙老师应该不会因为这个,和白老师分开的吧?”

  林夏不动声色地说:“或许孙老师不会在意。但白老师万一觉得愧疚对不起孙老师,自己选择退出该怎么办?而且就算我们去学校里举报了,估计也不会对那个叫什么,叫吴桐的败类有所影响的。你忘了他说过什么副校长的嘛,估计跟他有关系。”

  谷玉正视着林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你什么时候心思变得这么细腻了?我都没想到这些。奥,我知道了,看来是跟女生们接触的多了……”

  还没等谷玉说完,林夏就踢了他一脚:“滚你的吧,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啊!不过你这个录音得好好留着,我们以后再多收集一些他的其他罪证,给白老师报仇。”

  谷玉点点头:“好,我会好好留着,像他这样的坏蛋,早晚会有警察抓他的。”

  林夏欲言又止地说道:“而且,就在刚才你录音的那一刻,我突然间脑海里就有了一幕,感觉夏云婷的那些照片也是我们学校里的同学拍的。”

  谷玉也有点儿伤感,不过还是安慰着林夏:“你想的也太多了吧,不可能吧。警察叔叔会破案的。”

  林夏摇摇头,起身:“走吧,我们快点儿把水搬过去,一会儿班长又该说我们偷懒了。”

  下午的比赛依旧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林夏在旁边给谷玉加油。谷玉垂头丧气地说道:“哼,真不公平。上午你跑步的时候,有那么多女生在加油;怎么到我比赛了,就你一个人来加油。为什么,为什么?”

  林夏不怕打击谷玉,笑着说:“这不很正常嘛,你比如长跑、跳高、跳远这些项目女生们喜欢看呀。你说你扔这么个大铁球,有什么好看的。”

  谷玉气的手直抖:“气死我了,再说一遍,我扔的是铅球,不是铁球。”

  林夏捂着嘴,笑的更狠了:“行行行,铅球,铅球行了吧。就算是铅球又怎么样,女生们还是不喜欢。除非你扔的是金球,或许会有许多女生来加油。你忘了上午那个扔标枪的啦,差点把裁判给干趴下。你这大铁蛋子扔起来又不长眼,谁不害怕呀!”

  谷玉黑着脸,仍旧在抖着手:“什么大铁蛋子,是大铅蛋子,不,是铅球!铅球!”

  损友果然就是形容林夏这样的,这时还不忘调戏谷玉:“哎,哎,谷玉你怎么了,手怎么还抖起来啦。你这可不行啊,你扔这个大铁,不,扔这个铅球,可是需要靠手部力量的,这个时候你可不能再手抖啦!”

  谷玉被气的,就差拿铅球扔林夏了:“我滴个神啊,你是猴子派来的救兵嘛?孙老师让你来,是给我加油的嘛,不是,不是!我要是得了倒数第一,一定跟孙老师告状说都是你影响的。”

  林夏摆摆手:“没事,没事,孙老师说了,说你的成绩即使是倒数第一也无妨,只要,只要别砸到裁判就行,哈哈哈哈。”

  谷玉假装拿铅球扔林夏:“滚,快滚……“林夏大笑着跑远了。

  运动会一部分的项目第一天都只是初赛,第二天才是重头戏。而这次的运动会,林夏班里女生项目成绩似乎比男生好了不少。英子、苏言、韩沉与辛子琪参加的女子4*100米接力赛得到了第一名的好成绩。

  星期五的下午,林夏与谷玉还在操场上维持秩序。姜庭宇气喘呼呼地跑了过来:“找到了,那个发帖的人找到了,是我们学校九<9>班的一个学生。”

  听到姜庭宇说的话,林夏与谷玉跟负责志愿服务的老师说有事,三人就跑出去了。

  谷玉惊讶地问道:“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昨天林夏还猜测会不会是我们学生拍的照呢。”

  姜庭宇与林夏两人对视了一眼,林夏也问道:“是咱们先找到的,还是警察先找到的?在哪找到的?”

  姜庭宇一边走一边说:“说起来还是贴吧里其他网友帮的忙。这个上传者因为回复其他人的帖子,被我朋友锁定了,竟然在旭日网吧下一条街的另一个网吧里。也是通过排查好一会儿,才找到他的。虽然他还不承认,不过当我朋友在他电脑上找到网页历史记录时,就由不得他了。”

  谷玉问道:“那他现在在哪?在警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