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岸.芳』雪中,等候人生的历程(散文诗)

  • 时间:
  • 浏览:3

■初雪最白

  

  等雪,如在等一种寂静,在等时光的笃定。

  初雪最白,恍如前世相约,在草木寂寥之后准时遵循节气,飘然而至,给世界晶莹和惊喜。缝补时令缝隙,铺陈岁月更迭。是永不更改的守候和等待——寒冷的时候她会来,在寒冷的时候我依然在等她来。

  每一场初雪都信守诺言和约定,穿透厚厚时间,在千呼万唤中无声无息而来。

  也许就在清晨,抬眼一片银装素裹,在心里是久别重逢般的喜悦。雪用白连接天地,用宽容包容人间,山空地阔,宁静致远,在每个人内心填满真诚和慈悲。情不自禁地走进雪,折一枝雪,拼命地把自己放进雪里,清洗疲惫烦忧,身心清爽而轻盈,真想让时光静止在雪里,让一切回去原来的样子,干净的样子。

  雪轻如烟,却能压住所有的颜色和声音,尘世忽然寂静下来,人心安静下来,停下手里的事,只去看雪;在雪里也会长出一幅水墨画,孵出一个纯洁的梦,做自己喜欢的事;也会忘情地把雪搬到纸上,把白留住白里;雪也让一个历经沧桑的人,面对茫茫白色闭关修炼,修复疮痍,等待全新的开始。

  雪会剔除些许的黑,擦去角落尘垢,洗涤卑微内心,让人在光中一点一点站起来。雪掩盖旧迹与缺痕,覆盖过去种种,又递出一页白纸,我以心为墨,以脚为笔,书写深浅的诗行,破译岁月密码。

  稚嫩柔顺的雪,飘飘洒洒落于心头,初见雪的欣喜如同一场初恋,无法白头却停靠心灵一隅,无可替代,无法消融。

  

  ■大雪最美

  

  等雪,等冬天绽放的花朵,点燃寒风中的温暖。

  大雪最美,如蝴蝶如羽毛,旋转生动。我觉更像花朵,不同于桃花,菊花……雪花只是冬天的花朵,为严寒而开放,为坚强而绽放。雪花独有的清新会打开你的嗅觉,对芬芳有新的辨识,对温暖倍感珍惜和深刻领悟。人们因雪花而爱着这个冬天,守候在这种极致之境,不惧寒冷和寂寞。

  在冬天,我像雪花一样爱着世间万物,爱每一个擦肩而过的人,感受彼此爱的气息,在碳火一样的热情里常常眼含泪花。看着漫天飞雪,心中就会有一万朵蝴蝶飞来故园,漫天都是孩童天真的笑声和斑斓的花朵。

  雪,一朵挨着一朵迎风而开的花,在凛冽中翩翩起舞,赋予岁月情义,为人间铺出耀眼光芒,让寒冷中的人回忆幸福,感恩亲情。

  我总会在大雪里看见出门买菜的母亲,看见在学校门口给我送棉袄的父亲……父母各自在雪地里给我打开一扇门,故乡现身,山路崎岖,老屋一缕炊烟……所有温暖的事物都在大雪上呈现。童年也被雪花这把钥匙开锁,我和哥哥坐着冰车划出好远,一道光芒照耀好远……很多时候,我不敢去踩雪,怕踩到父母的眼睛,怕疼了他们的心。

  一夜积雪要比石头坚硬,承载起尘世的车轮,喧嚣和远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是遥远亲人的叮咛,脚下积蓄着力量。如果雪花是花,应该是莲花,托着尘世托着爱,无声的雪声是悟不透的禅音佛语。

  

  ■春雪最润人心

  

  等雪,如等一匹白色快马,驼来美丽的春天。

  春雪最润人心。第一场春雨前后,春雪总会飘飘洒洒地逶迤而来,大地打开所有的心扉,腾出所有的空地接纳春雪。草木瞬间浮动绿意,迎春花吐出鹅黄,每个人播下希望的种子……春雪如一盏清茶擦拭黎明雾霾,给人间铺满春花。

  春雪有灵性,会积在瓦檐,灯笼,窗台,枝丫间……依附有光有生命的地方,风吹不落;春雪非常粘人,贴在头发围巾抖不下,沾到鞋底跺不掉,一定要贴着你融入你,直到羽化成水,眼巴巴泪潸潸,湿了你的心润了你的魂……她也只是想告诉人们,这是春天的雪,这是完成使命的雪,只是为了润泽生命。雪的一生如落叶飞花般短暂,绽放便是凋零,最后归于尘土,但“只要来过就是永恒”。

  春雪消融如此之快,让我更敬畏飞逝的时光。雪是为人间铺出一条通往春天的圣路,雪是为人间焐暖冬天。“白色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这就是诗吟春雪的舍己奉献和无惧无畏。结合当下,联想到抗击疫情,坚守一线,甘愿付出一切的白衣天使,不就是降落在春天的一场祥瑞之雪……春雪赋予我们春天的气息和生命的力量。

  寒冷消融殆尽,每个人听到春天的脚步声。人间空明朗润,有人烹茶煮雨,有人踏春寻英,有人追赶春风,有人捧着雪的眼泪……

  

  ■等雪,等人生的历程

  

  一朵一朵飘摇的雪,点亮久违的光,一遍一遍地洗刷马路上的车鸣和失眠。

  雪中的有多少青春的章节,清脆的鸟鸣,延绵的乡愁,生活的足迹和生命的感叹……足够我种下一生的母语和思念。

  每一朵雪都有一滴水的原乡,一条奔涌的江河,一湾清澈的溪流或一滴思念的乡愁……每一个等雪的人都不怕冷,一直等到两鬓都长出雪花,头上大雪覆盖。

  雪为夜作背景,为冬天吐露芬芳,把日月抗在肩头,把人间抱在怀里。

  我无法拆开远方,无法把真正的雪留下来,也许只有指尖静水深流,但我也宁愿涉水而去,也不违背雪的初心,守着心中的白,留住精神的这座圣洁高地。

  等雪,也许就是守候人生的历程,我总在这种等待中对白情有独钟,对春天心生欢喜,在时光轮回中静候远方,一定有人寄来一场一场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