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存在(诗歌)

  • 时间:
  • 浏览:2
摘要:怀疑你是否已经衰老,造血功能骤然干枯……

  让我们赞美一个东西,无论它在哪里

  远处的,近处的,还是过去的,抑或在将来

  苏格拉底使我们对它的向往,纵然成为可能

  巴门尼德的残篇带着飞舞的心灵,奏响绝妙的乐章

  柏拉图传述它的历史,亚里士多德寻觅它的力量

  

  单调孤独的灵魂,在罗马时代悲惨结束

  耶稣头戴荆棘冠冕,预言上帝即将开启存在之门

  灵魂从此再度获得生命,在每一个角落咆哮

  如果思维是神奇的,笛卡尔之我就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虚无是有意义,海德格尔就会抱着克尔凯郭尔的瘦弱身躯痛哭

  德国古典努力说明了存在的关系

  尼采却发现这种关系的纽带已经无情断裂

  萨特的勇敢是何等地伟大,对本质的空隙进行了修补

  

  历史在新的阶段上重返,如同重拾童年记忆

  忽然一切都模糊起来,所有界面混乱交错,毫无头绪

  如果这是存在本性,人性就会被自然隶属

  如果这不是存在本性,何以面对破碎的现实

  如果这是存在本性,存在的意义何在?

  如果这不是存在本性,为什么自己也卷入这个是非

  存在在一切存在之中,也在一切存在之外

  

  神秘中保留清晰的自我,混沌中潜藏暗藏的秩序

  一切都只能在时间的推移中获得最终证实

  却从此转化为一个个细小得不能再细小的元素

  那么请问存在,这是在建立存在的大楼还是大楼崩塌

  甚至怀疑你是否已经衰老,造血功能骤然干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