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蓝』帮刘溜致青春(诗歌)

  • 时间:
  • 浏览:1

  帮刘溜致青春

  

  前两三年好一阵阵,

  大家都在致青春。

  可我的青春在哪?

  只记得掩藏在那个下放的山村。

  大伯公社党委书记

  二伯伯也是村主任。

  那会儿一不讲情面,

  二开不了后门。

  讲原则一视同仁,

  毛主席思想深入人心。

  于是我只好战天斗地,

  一身汗水洗灵魂。

  后来好了大环境,

  一九七一选拔我进城。

  反修商场当营业员,

  再不是当知青。

  工作了,我人身与心好轻松,

  于是我想要爱情。

  有人说我爱上了一个小刑警,

  可他只会破点案又好出差,

  没有花言巧语讨我欢心。

  爱他?我不承认。

  可那会儿追我的人好多好多,

  其中一个冶钢的,那个坏良心。

  他花言巧语哄我开心,

  叫我认为他好有水平。

  于是我嫁给他。

  ……

  后来后来离婚了,

  就因他别恋移情。

  当了店长的我又怎么样?

  刘经理的我后悔一生。

  日子生活总得过下去,

  投靠儿子我来深圳。

  一晃十六年我老了,

  仅剩一点青春系在心。

  如今老了不奢望什么,

  只记住有些什么。

  虽然退休金不多,

  可以平凡地过。

  保持一颗年轻的心,

  积极参加微信群,

  活跃一下自已后面的人生。

  

  

  为村一生日聚会写

  

  来时坐在公交车上,

  想到我有一个节目,

  心里一阵紧张。

  讲话人家听不懂,

  唱歌朝霞映在阳澄湖上。

  好在想到孢子粉晋合孢子油,

  它让我们欢集一堂。

  吃吃吃,几万下去了,

  年老体弱变健康。

  你看对面老俞老江顶多五十岁,

  还满面红光。

  再看李老弟,

  就像一个少年郎。

  希望每月至少一次欢集,

  高高兴兴欢度我们的夕阳。

  2019-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