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公筷公勺和分餐制应被推广起来(随笔)

  • 时间:
  • 浏览:4
摘要:从人民卫生健康这个角度讲,传统的桌食、堂食弊端很明显。根据世卫组织统计,食源性疾患的发病率居各类疾病总发病率前列,而在疾病的各类传播途径中,唾液是主要途径之一。专家也指出,传统的合餐制为健康埋下隐患,可使多种病毒、细菌在就餐者之间传播,比如幽门螺杆菌、感冒病毒等都可能在相互夹菜时不经意间传染给他人。可见,其已成一种不太符合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值得被改进,需要被移风易俗了。于是,极富针对性的公筷公勺、分餐制便应运而生了。毫无疑问,这是文明的一次进步,是社会发展的大潮流。然而,要改变一传承几千年的传统生活方式谈何容易?一不小心就会落入“说者容易做者难”的窠臼,一不注意就陷入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窘境。

  “青山缭绕疑无路,忽见千帆隐映来。”事物都是辩证的。去冬今春,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席卷而去。如何化危为机,成为人们近段时间以来讨论得最多的话题。此前,各地公布的疫情案例中,已发生多起家庭聚集或外出聚餐病例。因此,“分餐制”得以再度成为热词。

  抚今追昔,早在2003年“非典”之后,社会就曾兴起分餐热。中国饭店协会制定了专门的设施条件与服务规范,不少地方也都出台了如何推进的指导政策。然而,“好了伤疤忘了疼”,随着疫情的结束,“分餐制”被飞快地遗忘了。

  灾难总是可以教育更多人,总是可以引发更为广泛的群体性反思。昨天新华网就通过一篇报道发问:分餐制,落实真那么难吗?为什么?

  首先,传统的桌食、堂食有什么利弊呢?

  传统的桌食、堂食的是中国博大精深食文化的一个部分。在这里,家人、亲人、朋友大家齐聚一堂、欢声笑语、觥筹交错,一边共享美食、共享天伦,一边分享信息、交流感情,一片其乐融融的气氛,一派幸福祥和的景象。可以说,这是几千年来中国人心目中永恒不变的幸福生活场面。家、家族、村落、故乡等情结正是在这样的场景中得以根深蒂固;血脉亲情、守望相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等理念也正是在这样的场景中得以枝繁叶茂。从三口小家到四世同堂的大家庭,从一个家族到一个民族,从一个村落到一个国家,如此这般,一个紧密团结、相亲相爱、休戚与共、生生不息的稳固的民族和国家就织成了。这也是中国社会独有的景象、中华文明的独特的底蕴和魅力。今天,在960万平方公里广袤土地上,我们泱泱14亿中国人依然亲爱如一家、团结似一人,怀着同一个梦,朝着同一个方向,浩浩荡荡奋力前行,其势无可阻挡。

  然而,从人民卫生健康这个角度讲,传统的桌食、堂食弊端很明显。根据世卫组织统计,食源性疾患的发病率居各类疾病总发病率前列,而在疾病的各类传播途径中,唾液是主要途径之一。专家也指出,传统的合餐制为健康埋下隐患,可使多种病毒、细菌在就餐者之间传播,比如幽门螺杆菌、感冒病毒等都可能在相互夹菜时不经意间传染给他人。可见,其已成一种不太符合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值得被改进,需要被移风易俗了。于是,极富针对性的公筷公勺、分餐制便应运而生了。毫无疑问,这是文明的一次进步,是社会发展的大潮流。

  然而,要改变一传承几千年的传统生活方式谈何容易?一不小心就会落入“说者容易做者难”的窠臼,一不注意就陷入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窘境。

  其次,公筷公勺、分餐制到底面临着哪些困难或障碍呢?一是观念的,二是技术的。显然,观念是内因,技术是外因,革新观念才是根本,改进技术则可以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个体的观念相对容易改变,但群体性的、社会性的观念是极难改变的,需要付出更多更大、更长更久的努力。它不是简单个的体理念相加或公倍数、公约数什么的,即使绝大多数个体的观念都转变过来了,还是要克服一些群体和社会心理问题,比如从众心理、面子思想、难为情等。大家都有这样的经历或体验,明明是自己不愿意甚至反对的事,但放到群体活动中去时,却常常因害怕非议,比如害怕被斥为抢风头、装高冷、不合群、格里格外等,或抹不开情面、不好意思等而屈从于大众。比如此次疫情初期戴口罩的问题,一开始都有点扭扭捏捏,后来在严峻的现实和强大的宣传下,大家迫不得已才都纷纷戴起来了。再比如推广普通话的问题,本来大家都会说,但离开那个特定环境,就都不说了,因为说和听的人都会觉得别扭。公筷公勺、分餐制与桌食、堂食两相对比,其卫生的优点显而易见。大家应该很容易理解和接受,也愿意去宣传引导,但是一旦要让自己践行,你就会发现很难,原因也正在于此。因此,推行公筷公勺、分餐制需要有榜样带头示范,需要有舆论营造氛围,需要有制度形成推力。

  技术上也是有一些困难障碍的,公筷公勺和分餐制各有特定的适用条件。公筷公勺能在很大程度上尊重、照顾到传统习俗,适用条件相对宽松一些,因而比较适合宴席。而分餐制对传统习俗冲击很大,几乎是颠覆性的,适用条件更苛刻一些,目前更适合工作餐。公筷公勺建议每人一份,避免“手手相传”。当然这就意味着,筷和勺要多一倍。还要多出一道夹(盛)放的工序,还有就是一开始往往会记不住,公私之间的转换往往会混淆错乱。且同桌人都必须同时使用公筷公勺才有意义。分餐制面临的技术问题更多,一是厨师、服务员的服务方式有大改变,势必会增加人力物力成本。二是一些特色菜品不宜分装,一些需要雕花、摆盘等特殊技艺的菜品需要完整性。三是自主、自助地分餐、选餐,顾客的用餐体验会更劳累一些。而如果提前由服务员分好餐,品种、分量等又无法做到针对性、个性化。四是“眼睛大肚皮小”的现象肯定会存在,浪费问题依然无法杜绝。五是分餐后更易冷却。可否在餐盘的制造上改进一下,加装加热装置呢?

  “过了忧危事几重,从今再立永无空”。专家指出,“传染病暴发一次,分餐制就热一阵”。那么,这次我们能不能冲破这个迷阵呢?笔者认为,必须由党和政府把它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加以统筹推进。否则就会大概率陷入同样的怪圈。让我们发扬举国体制的优越性,深入践行人民中心发展思想,不因善小而不为,移风易俗、攻坚克难,一克观念冲突,二解技术掣肘,让利国利民的公筷公勺、分餐制的梦想照进现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