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香』三兄弟(散文)

  • 时间:
  • 浏览:8

有时候我们常常会听到一些笑话,说笑话的人眉飞色舞,有神有色,好像自己所经历了一般。而听的人,之前目瞪口呆,深怕因一时分心而错过拍手叫绝的精彩部分,当讲到好笑处,你看在场的每个人都是手舞足蹈,捧腹大笑。有些笑话其实一点都不好笑,无非就是嘲笑一个人傻,却被知道的人拿出来当作笑柄。从而一传十,十传百。

  话说在很久以前有一家人,家里有三个儿子,三个儿子脑袋都有点瓜,所以村内就有句名言用在了他们身上,称他们三兄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意思就是一个比一个傻。兄弟三人对于别人的笑话,起初还会破口大骂,对此还击,久而久之,他们也就习以为常,对于别人的嘲弄,完全不当一会事。他们是傻,可他们的本性不坏,他们是傻,可他们静下心来,有时候比嘲弄他们的人,还要聪明。

  兄弟三人分别叫大明,明明,小明。对于起这样的名字,可能当时家里大人为了好记,也有可能是没有文化,就顺口溜叫下来了。不过要是以文人来说,可能会别有一番理解,比如大明是聪明,明明是精明,小明是明明白白。因为三个兄弟都有点瓜,文人的理解就此打住。

  大明其实要比明明和小明脑袋好使,只是说话有点大舌头,咬字不清,人们和他说会话,觉得特别闹心,因为有些话,根本就没听明白,所以和他说话的人,总是带一种敷衍了事的心态。明明和小明,说话吞吞吐吐,傻里傻气,半说半笑,跟他俩说话的人,都会一脸懵逼,因此愿意和他们说话的人就更少了。

  其实兄弟三人不是天生就傻,而是和家庭条件有关。在八十年代那时候,农村经济落后,吃饭都成问题,家中不是缺盐少粮,就是连锅盖都揭不开。孩子是一个一个呱呱落地,一个一个因为饿,嚎啕大哭。可是没人管,家里大人要为了一年的生机,每天早出晚归,忙活在土林林里。兄弟三人被锁在窑洞里,起初也就是锁起来,兄弟三个虽然饥饿,可孩子爱玩是天性,让他们忘记了一时的饥饿,在狭小的窑洞里,打打闹闹,玩得可开心了。不是把碗打碎了,就是把柜子给翻到了。家里大人回来看到这场景,本来就累的气人,看到兄弟三个还这么不省心,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大骂,兄弟三人被打的灰头土脸,灰溜溜的躲在炕圪崂。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敢看一眼,更不敢大声哭出来。说真的当时大人打起孩子来,就一个字“狠”。兄弟三人要是敢哭,就没饭吃,虽然饭有些简陋,仅仅只是稀米煮洋芋,可对这样一个困难的家庭来说,这已经很不错了,比没有食物裹腹好多了。

  因为费事,家里大人就将兄弟三人给拴起来,这样活动的空间更小了,孩子粑尿都在一个小范围,家里大人对于这样的现象,也无可奈何,只要他们安分一点,不打碎碗就谢天谢地,那些可是要花钱买的。完全没有考虑到孩子在这样的条件下,能不能健康成长。

  兄弟三个一天天长大了,起初他们的母亲还会给他们洗洗换换,可因为一次意外,本来就不太精明的母亲,从垴坢是跌了下来。人就傻了,失去母亲的照料,加之父亲一天累的根本顾及不了他们。兄弟三个到了上学的年龄,生活条件有了一些好转,可小时候对他们造成的影响,让他们三个对于上学,就是“狗看星星一马明光”。他们不爱上学,上学学不进去,也无所谓,可他们是经不起别人对他们的嘲弄。

  就这样兄弟三人都没读几天书,十一二岁就务农了。到了十五六就出门打工了,在门外依旧有人笑话他们,可为了那几个钱,他们不得不低声下气。他们脑袋不好使,手脚不灵活,可他们干起活来,却实实在在。

  一天有人取笑他们兄弟三人,“三个兄弟养活一个婆姨”,这话让大明听到了,大明没有发怒,笑到“我们兄弟三个傻,养活一个婆姨,可不像有些人,三个不傻,也只有一个婆姨”。取笑他三兄弟的人,顿时面红耳赤,哑口无言。

  大明有时候会偷偷的流眼泪,是这该死的生活苦害了他们兄弟三人,并非是他们兄弟生来就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