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人生_报纸专栏

  • 时间:
  • 浏览:4
“但不知它后来都是什么文章啊。”

  她考虑得也很全面,仅凭一篇文章是不好给这个栏目起名的。

  “我把电子版要来了,一共是十七篇文章,都是和第一篇一个类型的。”

  他的想法和她是一样的,他也是全盘考虑才起这个名字的。

  “那是文不对题。”

  她笑着说,她觉得这个时候下结论不唐突了。

  “所以应该修改栏目的名称。”

  他顺着她的意思说。

  “但改栏目的名称得和报社商量啊。”

  她突然想起似的说。

  “恐怕报社也做不了主,因为这是政协开的栏目。”

  他的意思是这个事得和政协说。

  “如果不改呢?”

  看来她也嫌这事有点麻烦

  “不改我就是觉得不太好看,万一刘书记提出来怎么办?”

  他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那就改,你和政协说,看他们什么反映,如果政协同意了就不用和报社商量了,直接改了就行了,如果政协不同意,还用原栏目,如果刘书记提出来,我们也有话说,政协要坚持,我们没办法,毕竟政协是四大班子之一,是属于领导机关,我们想到了就行了。”

  章楚涵考虑的还是比较全面的,动政协的稿件要慎重,因为政协是四大班子之一。

  “那好吧。我回去打电话。”

  田川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给政协的宣教办主任打了电话,说明了自己的意思,宣教办主任马上了请示了王主席,王主席说按照宣传部的意思来。

  “政协回电话了,说按照宣传部的意思来。”

  他回到了章楚涵的办公室。

  “那就直接改过来吧。”

  她带着欣慰的口气说。

  “那我回去了。”

  他每次回去都是要说这句话的。

  “送完报样再回来坐一会儿。”

  她的语气增添了很多温柔的成分。

  田川把版样改完了,交给了送版员,他又回到了章楚涵的办公室。

  “你说政协的专栏为什么也会错呢?”

  她若有所思地说。

  “我觉得是现在懂文字的人太少,包括县委。”

  他很认真地说。

  “仅仅是不懂文字吗?”

  她又问了一句。

  “也不是。是认识能力差,看不到问题的实质,文章的栏目名称要和文章的内容想吻合,栏目名称是栏目文章的总标题,如果文不对题,就不能很好的表述文章的主题,关键是叫人家笑话,有损自己的形象,政协磕碜,报社磕碜,宣传部也磕碜。”

  他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如果这个栏目的名字不改,他就不会说这样的话了,他觉得那样对章楚涵不好,好象他比章楚涵还高明似的,其实看问题一个人有一个人的角度,而章楚涵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方便把自己的真实想法都说出来。

  “这可真是光屁股拉磨磕碜一圈了。”

  她笑着说。

  “现在我敢说在文字方面谁也赶不上宣传部了。”

  她又说。非常自豪的样子。

  “应该是这样。”

  他倒没表现出来怎么自豪,他知道章楚涵是在夸他,但他又不能否定她的夸奖,因为她说的是宣传部,他否定了就把章楚涵给否定了。

  “这也是机关形象。”

  她还是自豪的表情。

  “是。”

  他点着头。

  “将来不管我做什么,我的材料都必须经过你的把关。”

  她侧过脸来,非常信任的目光。

  “将来你当大官了,有更好的人侍候你。”

  他用非常亲近的口气说,他觉得她决不会停留在宣传部长这个位置上。

  “没有人能超过你了。”

  她非常感叹地说,好象他们就要离别了。

  “那我就永远伺候你。”

  他不想叫她伤心,尽管他知道自己不会永远呆在她的身边。

  “那你不走了?”

  她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他。

  “走也是可以伺候的,现在不有远程教育吗,也应该有远程侍候。”

  他觉得自己的话有点说过头了,他怎么会不走呢?报纸把关结束了他就应该走,因为他和她老在一起大家会有议论的。

  “那我很幸福,有人侍候我。”

  她没有较真他是不是走。她也觉得有他关心就足够了,不奢望他永远不离开她。

  “你应该幸福。”

  他深情地看着她。

  “你说这报纸把关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她好象非常不愿意说出这句话,因为正是有了报纸把关他俩才又走到了一起。

  “真不好说,现在的每一期报纸都有很多错误,和以前比并没有改善,不把关根本就出不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愿意把关结束呢,还是永远把下去。

  “但报纸把关总不是长久之计啊。”

  看来对这个问题她是有深入考虑的。

  “也不知道李总编是怎么想的。”

  他顺着说。

  “有机会你和张总编渗透渗透,看看报社是什么情况。”

  她觉得这个问题必须尽快解决了。

  “好。”

  他理解她的意思,报纸把关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宣传部应该及早卸掉这个负担,现在报纸把关是采取堵的办法,而不是梳的办法,堵的结果就是眼下没问题,但潜在的危险越来越大,一旦哪一天堵不住了,就象决口一样,后果会非常严重。

  快到下班的时间了,田川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大家都陆续走出了办公室,田川仍然坐在那里,好象下班还有很长的时间,他知道,此时宣传部只有他和章楚涵两个人了,他要等她走后他再走,那句“你先走吧,我关电脑”是要告诉她,咱俩不能一起走,因为咱俩在一起的身影太多了。

  走廊里传来很不规则的脚步声,除了脚步声还有棍子点地的声音,田川觉得情况有点不正常,他开门去看,原来是“跛脚道人”来了。

  在田川住的小区,住着一个半疯半傻,半醒半醉,半平半跛,半死不活的中年男子,他浑身破衣罗嗦的象一个乞丐,手拿一个拐棍,有一半的时间是拄着走路,有一半的时间在空中划拉,他经常喝得半醉,在小区里大喊大叫,小区有一个东门,东门是一个小门,只能过人不能过车,有时他就站在东门口,连比画带吵吵,妇女和小孩就不敢从那过了。他有时也到县委大院比画和吵吵,保安就把他轰出去。

  田川经常看到他的身影,所以就在心里给他起了一个名字,叫“跛脚道人。”

  “你来有啥事吗?”

  田川半是正经半是玩笑地和他说。

  “我找领导。”

  道人高声喊。

  “领导都下班了,你找什么领导啊,快回家吧。”

  田川仍然是半是正经半是玩笑地说。

  “不。我一定要找领导。”

  他还是高声喊,一边喊一边往里走。

  “我说领导都下班了,你别往里走了。”

  他站在走廊中间挡住他的去路。

  “你管我干啥,你是干什么的。”

  道人有点不满意了。

  “我就是从这里上班的,里面已经没有人了,你回去吧。”

  田川也变得严肃起来。

  “不。我不回去,我一定要找领导。”

  他还是高声地喊。

  “你找领导有什么事啊?”

  田川觉得硬挡不是一个办法,因为他不是疯子,他是半疯,所以还得和他语言沟通。

  “你是领导吗?我为什么要和你说?”

  这证明他确实不是疯子,而是半疯。

  “我不是领导,咱是一个小区的,你不是三号楼吗,我是二号楼的,我经常看见你院子里呆着,你有什么事不可以和我说说吗?”

  他觉得他应该说出自己的身份了。

  “啊,你也是花园小区的,他给我的动迁补偿不合理,我还得朝他要钱。”

  他说出了他的理由。

  “要钱你找开发商啊,你找领导有什么用啊。”

  他开玩笑似地说。

  “我找开发商,开发商不给,我不就得找领导吗?”

  看来他的思路也对,所以象这样的人你还真不能硬挡,你把他惹急了,他也会告你,被他牵扯进去不合适。

  “你和开发商的事领导也解决不了,你还是和开发商说吧,再说了,楼你都住上好几年了,你才说补偿不合理有什么用啊,当初你干什么来的。”

  他还是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因为他不是领导,他也不能解决他的事,他是想把他劝回去,别叫他看见章楚涵,如果是他看见了章楚涵,会把章楚涵吓坏的。

  “当初我媳妇也没和我离婚啊,现在我媳妇和我离婚我的房子就不够了。”

  看来他还是半个疯子,离了婚了就来找县委,不离婚了就不找,这理由肯定是不充分的。

  “你媳妇和你离婚与开发商都没有关系,我看你连开发商也别找了,好好和你媳妇过吧。”

  他还是以玩笑的口气说。

  劝了一会,田川把跛脚道人劝走了,他就在门口站着,他怕他还回来。

  章楚涵慢慢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说:

  “是不是那个精神病来了?”

  她有点小心翼翼的样子。生怕精神病再从哪个方向出来。

  “是。”

  他点头说。

  “亏你还没有走,你要是走了我多害怕啊。”

  他有点放松了。

  

  “我怎么会走呢?”

  他安慰的语气。

  “他走了?”

  她还是有点惊魂未定。

  “是。我们也走吧。”

  他坦然地说。

  “等一会吧,我害怕。”

  她站在他的身边,不往前走了。

  “有我你害什么怕呀,但等一会也好,人家找领导,他看见你还兴说点什么,你搭称他有什么用啊。那到屋里坐一会吧,你关门了吗?”

  他的意思是叫她到他的办公室里坐一会。

  “没有。”

  她果真没有关门,其实她根本就没做走的准备,她是想出来看一看风头。

  “那我给你关门去。”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里走。

  “我在你前面走。”

  她一下子跑到了他的前面。

  “人已经走了,你害什么怕?”

  他笑着说。

  “我怕。”

  她假装认真地样子。

  “看来以后我真得保护你了。”

  他非常呵护的语气。

  “你不保护我谁保护我啊。那你以前是假的”

  她回过头来冲他喊。

  “我以前也没保护过你呀,什么真的假的的。”

  他俩走过了走廊的拐角。

  “那才不是呢,你一直在保护我。”

  她的声音马上变低了。

  他觉得走廊的这个拐角很好,过了拐角,那边走廊即使有人也看不到他俩的身影了。

  他不想往下说了,他听不了她那低低的声音,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去拥抱她,可是在他的心里,他是多么想保护她呀,但他是借调来的,他能保护她多长时间啊,为了她,他不回去了吗?他这样保护她,别人不会有察觉吗?

  楚涵啊,楚涵,你是真不知道叫我如何是好啊。我不想离开你,可又怎么能叫我不离开你。

  他这样想着,跟在她的后面走,哪怕是后面来一股风,他都想为她挡住,他不想叫任何人对她有任何伤害,他保护她象保护自己的眼睛一样。  

  报纸把关仍在继续,章楚涵自己也说不好什么时候是个尽头,但她倒是很得意那种把关的感觉的,她觉得给报纸把关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为迎接党代会的召开,报纸在一版开设了一个栏目,叫“喜迎党代会,建设新邑水。”这个栏目在党代会召开之前刊出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但在党代会召开期间刊出就不太好了,因为党代会已经召开了吗,就不存在迎的问题了。那天崔建把报样送来,田川就发现这个栏目仍然开着,但此时党代会已经开幕了,按理说这个专栏应该撤掉,其实要撤掉这个专栏也不复杂,就是把文章右下角的专栏语撤掉就行了,文章是该着咋发还咋发,但最近田川对报纸的改动很多,他想迁就一下报社,能不改的就尽量不改了,如果改的太多,也容易造成报社对宣传部的不满情绪,尤其这还是一个专栏,是报社的领导定的,改了也恐怕不好,所以他就没有撤掉那个专栏语。

  报样是早晨九点钟送来的,田川批改以后返回印刷厂,十点多钟崔建又把修改完的报样拿了回来,按照常规,这个报样要留在田川的办公桌上,到下午两点的时候田川通知崔建,说报纸可以开印了,这时崔建给印刷厂打电话,印刷厂开始印报纸,没有田川的命令,崔建是没权叫印刷厂印报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