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沁香落寒窗_第三十五章:找到上传之人

  • 时间:
  • 浏览:3
姜庭宇摇摇头:“现在在旭日网吧里,你们去看看就知道了,他似乎也被吓坏了。”

  到了旭日网吧之后,姜庭宇领着两人来到二楼的一个办公室里。竟然真的是学生。姜庭宇似乎跟他朋友交流过了,知道该问些什么。姜庭宇凌厉地说道:“周远,你还不承认吗?既然你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就只好把你送到公安局了。”

  一听到公安局,周远大声喊到:“为什么要去公安局,我犯什么罪啦?你们是谁?”

  姜庭宇笑着:“你别管我们是谁,你现在不承认是吧,你没忘前段时间在贴吧里发布的几张照片,导致里面的女孩跳楼自杀的事情吧?警察都到咱们学校悬赏了。”

  周远有点害怕,断断续续地说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早忘了。”

  姜庭宇恐吓道:“和你没关系?那就把你送到公安局,自有警察审你。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谁犯的错,最后都逃不掉。你知道你犯的什么罪吗?侵犯他人名誉权和侮辱罪,对社会与个人都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根据刑法,则会判你三年有期徒刑,别说上学了,你整个人生都完了。”

  周远甩开姜庭宇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摇摇头:“我没有,我没有,不是我。”

  姜庭宇摊开手,无所谓地说道:“你不承认无所谓,我们只需要把你送到公安局领我们的悬赏就行了,其他的我们不想听。”

  这时姜庭宇的那个网警朋友上来了,姜庭宇就要拉着周远往外走:“走吧,既然不是你,那你肯定愿意到公安局,让警察来解救你吧!”

  周远耍起了赖皮,抓住办公室的门不放:“我不去,我为什么要去?”

  这时刚到来的网警朋友王政说道:“如果现在先去投案自首,并且去指证照片中伤害夏云婷的人,我想有可能不用去坐牢。法律我也了解一些,因为我之前也是一名警察。”

  或许是警察的话比较有可信度,或许是周远已经到了快崩溃的边缘,毕竟他也才是十五岁的孩子,他终于说道:“好,我,我去自首。我,我没想过要伤害她的。对了,对了,我不去指证他,照片,我有照片,那些照片,就是没打马赛克的照片。我能不能不去指证他啊!”大家听着他语无伦次的说了一大推,似乎真是被林夏与王政给唬住了。

  林夏问道:“为什么不敢去指证他呀,你是人证,警察会保护你的,他不敢伤害你。”

  周远说道:“照片在我qq邮箱里,他是,他是我老师。”

  一听说是老师,几人相互看了看,赶紧催促着周远到电脑上登上邮箱。

  当看到照片之后,大家惊讶的目瞪口呆。谷玉难以置信地看了一遍又一遍:“历史老师?怎么会是历史老师?”

  周远这时反应过来:“历史老师,他也是你们的历史老师?你们是哪个班的学生?”问完之后,看到大家还在惊讶之中,他又抢着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你们和夏云婷都是一个班的对不对,你们都是九<5>班的学生对不对?”

  林夏还是想不通,他的历史老师霍定乾在上课的时候总是微笑有耐心,即使作业错的很离谱,也没见他大发雷霆过。这样的一个好老师,怎么会,怎么会非礼夏云婷呢。林夏抓住周远的衣领问道:“是不是你把图片修过了,拿这个糊弄我们?这些图片是你亲自拍的?”

  周远肯定地说道:“他可也是我的历史老师,如果他没做过这件事,我诋毁他有什么好处呢。这就是我亲身拍的,当时我在门口听到有女生的声音,我好奇就轻轻地推开门,也被惊讶到了。我就照了几张照片,而且我还录了视频。”

  一听有视频,三人更加激愤了。姜庭宇问道:“你拍了视频,在哪里?”

  林夏问道:“你拍视频什么目的,留着想干什么?”

  周远脸上竟然有些后悔,有点想哭地说道:“我当时就是有点儿好奇才拍的照片和视频,我上传也是因为想吸引网友的眼球,在网上,反正谁也不知道我是谁。更不知道会对夏云婷有那么大的伤害。后来我得知她跳楼是因为那些照片时,我就害怕啦,快一个月了,我都没有再登那个账号。不光是因为网上的各种评论与帖子,还有我害怕看到夏云婷的照片。一看到她的照片,我就感觉她在看着我笑,我就愧疚万分……”

  没等周远继续说下去,谷玉就拽着他的衣领说道:“你还知道害怕,你还愧疚万分啦?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对夏云婷影响有多大?她现在还躺在病床上呢,谁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好?”周远低着头,不再说什么。

  林夏追问道:“这个视频里就只录了后面一段,你当时在门口,有没有听到因为什么夏云婷被叫到办公室,因为什么历史老师要非礼她?”

  周远想了想回答道:“我是历史课代表,那天中午的时候,我是去办公室送两本没有收齐的作业,听到里面有人说话,本来想等他们说完话我再进去的。就听到好像是因为夏云婷历史模拟考试有两次不及格了,快要被请家长了,夏云婷估计也怕家里人知道吧,然后历史老师说如果不想被叫家长也可以,就是陪他吃顿饭。夏云婷当时没有回答,只是在沉默着,这时霍老师才去抓她的手的。我当时也是因为太惊讶,没想到平时和蔼耐心的好老师,竟然会是这个样子,所以我才拍下照片的。”

  姜庭宇哼道,明显不太相信周远说的话:“那你在门口拍照,他们竟然没发现你?”

  周远挠挠头说道:“霍老师当时是因为背对着门,肯定没有看到我;而夏云婷虽然正对着我,可当时她已经精神恍惚,根本没想到门口会有人,所以也就没发现我。”

  谷玉追问道:“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没录啦?”

  周远回答:“后来我听到楼梯里有人说话上楼,我害怕别人发现我,我就跑走了。”

  姜庭宇鄙视地说道:“亏你还是个课代表呢,你当时看到夏云婷那么无神、可怜,可你后来还是把照片传到网上了。虽然说是为了揭露老师罪恶的丑脸,那你为什么不把夏云婷的头像打上马赛克,而是把霍定乾的头像遮挡住呢?”

  谷玉愤恨地说:“不用跟他废话了,他就是喜欢故意私自上传别人的照片,为了一己之私,害得别人快丢掉生命了,不把他送到公安局怎么对得起夏云婷。”

  周远大声喊道:“我把我知道的,我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是我的错,你们不是让我去自首嘛,我去。我去指证霍老师还不行嘛,请你们也要为我作证,我不想,我不想去坐牢……”

  谷玉嗤着鼻子:“别跟我提什么霍老师,老师?他也配称为老师?恶心!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就为了一件小事,竟然亵渎年少懵懂的学生。都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真是瞎了我的眼,枉我还那么崇拜他历史教的好。”

  姜庭宇对周远说道:“好好坐在这吧,我们一会儿就联系公安局,看公安局怎么说。”

  下楼后,三人坐到一楼的一个办公室里,久久不能平复刚才的心情。办公室的外面有些嘈杂,上网的人看着电影、听歌、打着游戏,许多人的声音夹杂在一起,使林夏的头更加剧痛难忍。他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是他的历史老师欺负的夏云婷,老师不应该都是关爱学生的嘛?就如同他的班主任孙老师和代数老师刘老师一样。第一次他对“老师”这个概念有了新的看法,他以前认为:老师就是一个褒义词,老师就是“好”的代名词。而现在他才知道教师这个行业,跟其他行业一样都有好人与坏人之分,此事把他幼小的心灵狠狠地扎了一刀。

  还是林夏打破了沉默,不过姜庭宇却没想到林夏会这样说:“如果周远去自首,我决定会给他作证,他就是因为好奇才拍的几张照片,并没有想要伤害谁。”

  谷玉说道:“你疯了,他把夏云婷害成这样,你还要给他作证?你这是隐瞒、是欺骗。你想想他的所作所为难道不可恨吗?你还要姑息养奸,还是说被他的几句话所打动了?”

  姜庭宇也不解地问:“为什么?我想知道因为什么。”

  林夏或许早就猜到两人反应会如此强烈。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上个星期三,苏言、韩沉、辛子琪、英子还有我在帮孙老师批改试卷的时候,孙老师问起夏云婷,苏言与辛子琪还是摇摇头。孙老师就跟我们说道‘其实夏云婷这件事,憋在我心里很久了,我本想教室里说的,可又怕大家伤心难过,所以也就一直没有再说起过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