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犯罪_第二十七章窒息的爱

  • 时间:
  • 浏览:4
听刘晓蓉说,学府嘉园的纯情男摊上事了,摊上的事还不小。

  鹏给他送过几回外卖,对他有点印象。

  原来纯情男的身份是已婚,在老家结婚三个月后一个人出来打工了。两个月前,老家媳妇找上门来,和他大吵大闹,弄得整个小区人尽皆知。开始,纯情男还顾及女方和自己的面子,后来也豁出去,脸也不要了,全抖了出来。

  从他们吵架的内容中,众人得知:纯情男与媳妇经人介绍结婚了,当然纯情男为女方准备了房子车子彩礼。谁知,新婚不久,纯情男通过手机聊天记录得知,媳妇隐瞒了自己婚前的一些历史,并采用了某种手段蒙混过关骗了纯情男一家。纯情男质问媳妇,媳妇承认了事实,说自己年轻时不懂事,早就知错了,害怕失去他才隐瞒他,完全是善意的谎言。谁没点过去,至于不依不饶的吗?可纯情男始终无法接受,取得了家人同意后,要求离婚并退还彩礼,家产不予分割。可媳妇不同意,哭天抹泪、赌咒发愿行不通后,开始连作带闹。没办法,纯情男一家只好起诉。女方收到传票后,拿着一瓶农药到法院,扬言:谁要敢判离,就死给谁看。

  纯情男一家被搅得焦头烂额、筋疲力尽,一再退让。最后提出,只要肯离婚,彩礼不要了,房产车产也做出了极大的让步。哪知,女方在得了家产后反悔了、变卦了,说如果离婚就和纯情男死在一起;还四处诋毁纯情男一家,骂他渣男、不负责任、小心眼、老封建。

  纯情男在老家呆不下去了,偷跑出来到了J城。女方则是三天两头到纯情男家里闹,最后不知从何处得知了纯情男的下落,杀上门来。

  纯情男离家后在工作中认识了现在的女友,生活在了一起,被正宫打跑了,薅掉了半脑袋头发、挠了个满脸花。

  女方逼着他和自己回老家过日子并保证今后如何如何。纯情男不肯,女方便去他的工作单位闹,害得纯情男丢了饭碗。再出去重新找工作,女方便跟着,一通瞎搅和。按她的说法就是:断了他的后路、臭了他的名声,只能乖乖和自己回老家。

  女方住在纯情男家里,不出一分钱,每天除了吃喝就是盯着纯情男,稍有一点不如意就大呼小叫、要死要活的有一次居然还把110找来了。两人吵架时从来不避着人,那点破事想不听都不行。

  学府嘉园的住户本就都是市井之徒、底层人士,文化层次低、热衷男女八卦,看热闹还怕事大?况且又没背着人,每天看戏似的“欣赏”着两人卖力的表演,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和调味料。她们寝室里的人也讨论过,看法不一,分成两派,她和洁洁达成了一致,还被群起而攻之过,但她们坚持自己的观点。

  纯情男一下子“火”了。他不再出门,天天和女方窝在家里,与世隔绝了。房东去看过两次,还活着呢,只是像痴呆一样,眼神木木的,耳朵里整天塞着耳机,不知道听什么。

  摊上这样的人和事,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了。刚开始,小区的人还看得津津有味,如今已经习以为常、麻木了。

  说来也巧,晚上的一单外卖居然是他的。龙鹏送过去时,纯情男将房门开了一道小缝,露出半边脸来,他的一只耳朵塞着耳机。

  龙鹏递过去,报了价钱,纯情男采用了电子付款。

  “有什么能帮你的吗?”他问他。

  纯情男如死灰一样的眼睛动了动:“帮我扔下垃圾吧。”

  他说完,打开了门,让他进屋。

  “我滴天!”龙鹏忍不住张大了嘴巴,这是人住的还是猪躺的,一股异味直冲鼻子。

  纯情男的家他来过两次,不算多整洁,但也绝不邋遢,他媳妇不知道收拾一下吗?能让一个正常人变成邋遢王,可见事情给他的打击,女方有多折磨人。

  龙鹏从墙角处找了个塑料袋,将桌上的垃圾一股脑地兜了进去,系紧。

  “谢谢。”他有气无力地说。

  “不用谢。哎,你听的是什么呀?”

  “没、没什么。”纯情男捧着手机的手下意识地向后一缩,眼中闪过的第二丝光亮竟是惊慌、害怕。

  “哦,反正我现在也没单子,帮你收拾一下吧,真看不下去。”龙鹏说着,他是真看不下去了,“你赶紧吃吧,快凉了。”

  “哦。”纯情男在餐桌上坐下,吃起外卖来。

  “你也吃得下去。”龙鹏心说,他只点了一份外卖,他媳妇呢,出去干什么去了?他的耳机吃饭时也不拿下来,他在听什么?

  “你每天晚上都送吗?”纯情男问他,之前他很少点外卖。

  “不止晚上,白天也送,只要不是躺在床上起不来,风雨不误。”龙鹏整理着说。

  他“哦”了一声。

  见他吃完了,龙鹏对他说:“虽然你刚吃完饭,可我还是得说,把卫生间收拾一下吧。”

  “好的,我去收拾。”他机械地说着,去了。

  “手机你还拿着,里面都是水,掉进去可就废了。”龙鹏装作不经意地提醒他说。

  “哦。”纯情男像是醒悟了,放下了手机去卫生间了。

  待他关上门,龙鹏赶紧上前,摁了开机键,手机的屏幕亮了起来,他刚才没有将刚才的软件退出。龙鹏看到了一个灰暗的方形图片,下面还有一行文字和时间进度条。他正要细看,卫生间有动静,龙鹏赶紧退回原位,接着收拾垃圾。

  纯情男出来了,把手机揣进兜里。

  “咋的,信不过我?我的可比你的贵多了。”龙鹏半真半假地生气了。

  “不、不是。”纯情男赶紧说,“手机不在身边觉得没意思,空落落的。你稍等一会儿,我马上收拾完了,帮我带下去,谢谢。”

  “开玩笑的。”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龙鹏笑了笑。

  “你送外卖有没有提成啊?”他问。

  “有啊,多送多得,少送少得,不送不得。”

  “好,那我以后多点你的外卖。”他说话乱乱的,龙鹏没计较。

  正要出门,门开了,一个女人提着两大包东西站在门外。

  “你?”见到他,女的马上警觉,阴狠的眼睛上下打量他。

  龙鹏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不会吧,连男的你都怀疑?

  看到他身穿的工作服后,女的立马转向纯情男:“你点外卖了?我不是说出去买东西吗,你忘了?”

  “换换口味。”纯情男怯怯地说。

  “你点了什么、多少钱?你哪来的钱,谁给你的?是不是背着我藏钱了,有钱你就想办法跑,不要我了是不是?你就点了一份,我的那一份呢?你把我忘了,你心里根本没有我……”她连珠炮似的盘问着,语无伦次,整个一疯子。

  龙鹏赶紧撤,再晚一步走不了了。

  “摊上这么一货,想死的心都有了。”龙鹏深深同情纯情男。

  身后,那女的还在不停地说着,调门越来越高。纯情男已经懒得说话了,任由她一个人唱独角戏。

  晚上收工回家,龙鹏联系了赵青,问她时下最火的听书软件是什么,她晚上一直靠听书打发漫漫长夜。从纯情男的手机上,他知道他正在使用一款听书软件,只要提到手机,他的反应总感觉怪怪的。

  “怎么,你也想听了?”

  “啊,是啊。”

  “你要普通版的还是极速版的?”

  “普通版、极速版?”

  “对,普通版是花钱的,极速版是挣钱的。当然,普通版只有VIP是花钱的,有免费的;极速版的有广告,但可以挣钱,不多,但不听白不听,积少成多嘛。”

  龙鹏推测纯情男应该用的是极速版的。

  “极速版的哪个软件比较火啊?”

  “XM和LR吧。”赵青说了两个,“这两个挺火的,都行。”

  “哪个更火一点?”

  “呃,XM吧,类型比较全,作品多。”

  “好的,谢谢。”

  龙鹏下载了XM软件后打开,跳出来密密麻麻的一排书名,各种类型的混杂在一起,向下翻动,名单很长,浩如烟海。

  龙鹏回忆着他看到的图片下的那行文字,因为时间太短,只记住了“短篇故事集”五个字,还有一个“月”字。怎么找啊?他想到了那张图片,内容没看到,只记得色调是灰暗的。那么首先可以排除校园、宫斗、职场、古现代言情等女性题材的文章,玄幻、修仙、神怪之类的也可以pass掉,武侠、盗墓的他应该会喜欢;但现在的他应该没心情,惊悚恐怖的与图片的画风不符合,也剔除,剩下的只能是悬疑推理类的了。

  他尝试着输入“悬疑推理短篇故事集,月”,跳出来一堆书名,他一个个看去。突然停住了,还真找到了,就是它!与他看到的图片一样,演播一弯浅月,还真找到了,他又看了一遍,确认了,就是它。

  打开一看,嚯,居然有三百多集,得听到什么时候。

  先听着再说吧。龙鹏塞上耳机,点击播放,听一弯浅月将一个个故事徐徐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