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沁香落寒窗_第三十六章:带他去自首

  • 时间:
  • 浏览:4
林夏想了想说道“记得当时孙老师很痛苦,不过他还是继续说了‘发生这件事,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没有尽到一个班主任的责任。以前我只是教你们如何如何学习,从来没跟你们讲过如何好好地保护自己。要知道,人这一生,除了学习、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是我把你们教的太单纯了,是我只知道教你们理想与美好的事物,只字未提这世间的恶。有时候并不是你自己做个好人,坏的人与事物就不会去找你们的麻烦,相反它们最喜欢找你们的麻烦。因为你们单纯,有的时候还不能够堪破坏人的阴谋诡计、还不懂得如何分辨是非黑白,他们只要稍微地伪装伪装,你们就会被表面迷惑,不明就里了。还是我平时没有好好开导过你们,没有让你们认识到这世间的恶;才使得你们心理承受能力差,不懂得求助与如何解决问题,最终导致夏云婷钻了牛角尖。私自传播他人照片固然是犯法的,因为侵犯了你们个人的名誉与自尊心,而这只是导火线,归根结底还是我的失职。我也向学校递交了书面检查与辞呈,可是学校里并没有让我辞退。领导们的回复是如果我现在辞退了,才是真正的不负责任与失职。’这就是那天孙老师跟我说过的话,我想如果他知道了是周远上传了照片,更不会去置周远于死地的,也会给他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的。孙老师或许也会支持我的做法的。”

  姜庭宇深吸了一口气:“我没有听孙老师说过这些话,原来孙老师表面上沉默平静,心里一直是愧疚自责的。”

  谷玉还是不甘心:“那夏云婷就算是自己倒霉了嘛?她一直躺在床上没有醒过来,谁知道她什么时候会醒?”

  林夏赶紧解释道:“我并不是要包庇周远啊。不论是他,还是历史老师霍定乾他们既然做错了事,就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只是他跟我们一样,如孙老师说的我们还是学生,有的时候并不能明辨是非,我只是给他求了一个情而已。像霍定乾不仅是成年人,还是一位我们眼中神圣受人崇拜的教师,竟然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我们都要去指证他,一定要让法律严惩他,给夏云婷一个交代与公道,也给我们所有的学生一个警醒。”

  姜庭宇点点头:“好,我赞同你这么做。”

  林夏又对谷玉说道:“你忘了今天在三楼发生的事了,我们也是偷拍者,虽然是为了白灵老师好。可如果我们把照片与视频发布到网上,虽然我们解气了,间接地也是伤害到白老师的权利了啊。所以我们要多收集证据交给警察,再还白灵老师和孙老师一个清白与公道。”

  谷玉长吁一口气:“好,我跟你一起。”

  姜庭宇听的一头雾水,问道:“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谷玉望着林夏,似乎在询问,林夏点了点头让谷玉来说这件事。然后谷玉就把今天的事跟姜庭宇说了一遍。

  姜庭宇气愤地用拳头砸了下桌子:“气死我了,竟然又碰到了这样的事。竟然还这样纠缠白灵老师。那个叫吴桐的,我初一的时候就听说过他,确实想追白老师,可白老师一直都没同意。我听其他班认识的朋友说过,吴桐也是语文老师,李老师出事休假之后,他还想竞选我们的班主任,可惜没有成功,后来就不清楚他怎么调到物资处了。他仗着他爹是副校长,专横地做了好几件事,早就有老师心生不满了。既然孙老师现在与白老师正在谈恋爱,他就不该再纠缠了,不行,我们得做些什么,还孙老师一个公道。”

  听完姜庭宇的述说,林夏也更加厌恶那个叫吴桐的啦。不过还是说道:“我们不会放过他的,不过现在是不是得先跟周远去自首啊。”

  谷玉点点头:“行啊,不知道夏云婷会不会赞同我们这么做、她的家人肯定不希望我们这么做的。”林夏沉默着。

  姜庭宇想着夏云婷的父母,以前见过一次;若是知道了周远的情况,必不会饶过这个少年。姜庭宇也有点难以抉择,叹息了一声:“我相信夏云婷她也会理解我们的。好了,我们把周远带去公安局自首,我们去作证看是否能减轻处罚。也让公安局抓紧调查、依法惩治历史老师吧。”

  对于林夏几人调查的结果与提供的线索,公安局有点惊讶,不过更多的是感谢与赞扬。随即就对林夏的历史老师霍定乾展开了调查与传讯。

  从公安局回来,霍定乾拨通了吴桐的电话:“喂,吴主任,我是霍定乾。不好了,今天警察把我叫到公安局里问话啦!”

  听出了电话那头的紧张,另一头的吴桐说道:“什么情况?不是说当时的事情过去了,没事了吗?警察找你说什么了?我在办公室里,你过来当面说吧。”

  霍定乾来到吴桐的办公室,关上门,紧张不安地坐到了椅子上。这时吴桐递过来一杯水,开口说道:“不急,喝完水慢慢说。”

  霍定乾把一杯水一饮而尽,又咽了一口唾沫:“今天警察突然就把我叫到公安局里去,你说我这事都过去快一个月了。而且当时也没有调查到我身上啊,怎么今天又开始问我这件事了?”

  吴桐虽然比霍定乾年纪小,却一副心思缜密、城府很深的样子,眯了下眼睛说道:“难道说是查出照片上那个人是你啦?不对,应该不是,若是真查出来是你了,直接就把你抓起来了,怎么还会等到现在。”

  霍定乾追问道:“难道是对比图片,怀疑上我了?”

  吴桐看着霍定乾紧张的样子,笑着说道:“不都说历史老师最沉得住气的嘛,看来也不尽然呀。这事也怨你,你说你没事招惹什么学生呀。现在的学生哪个不是娇生惯养的,哪个是好惹的,平时教学都不能打一下、骂一下的,何况你还摸人家。不过话说回来,也怨你这个学生,太想不开了,不就被摸几下手嘛,这就寻死觅活的了,对生命也太儿戏了。”

  看着吴桐全然不把这件事当回事,霍定乾脸色青红交替着,好不容易才说道:“吴主任,想当初你去竞选九<5>班的班主任,我也是帮了忙的,尽管最后没有成功。再者,体育器材的事……”

  吴桐笑着打断霍定乾的话,也不再开玩笑了,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哎,行了。先不说你是我爸的学生,就冲着你之前帮过我,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调查就调查呗,即使查到是你又如何。你就一口咬定:当时就是给那个学生拿作业本子,不小心碰着手了,哎呀随便编个理由就行了。就是再退一步讲,就是认定你非礼、猥亵学生了,那又能如何?你就说当时你的学生是同意了的,并没有强制性地侵犯。最后警察还能怎么判你,能判你个什么罪呀。真到了那时候,再由学校出面,为了孩子的名声,家长还不同意私了吗?放心吧,真出事了,我爸不会不管你的。”

  霍定乾平静了许多,或许是喝了一杯水的缘故,安静地说道:“不是说副校长不管我,而是我太害怕了;怕调查多了再连累了你和副校长,所以就先给你打了电话,问问你该怎么办。”

  吴桐听着霍定乾的话,思考了一会儿,虽然与霍定乾的关联不多,但也不能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自己也得收敛一些了。踱了几步,随即转身笑着,又拍拍了霍定乾的肩膀安慰着:“放心吧,如果再传你去问话,就放心大胆地回答就是了,越紧张反而越会露出破绽来。若真有事的话,学校跟副校长也会站到你这边的。”霍定乾平静地点点头。

  在警察调查霍定乾的第二天,学校里,与孙武穆同一天到木锡中学任职的历史老师——周守法独自去了公安局。

  ……

  公安局又再一次传了霍定乾问话,当天下午木锡中学就下了一则公告:由于霍定乾老师在工作上的失误,擅自讲解篡改历史书本上的内容,误导教坏学生,经学校各组织领导决定:暂时给予霍定乾老师停职、观察的决定。特此通知。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刚下了通知,这件事就在学校里传开了。虽然学校并没有对外说出详情,但老师与学生们早已传开了,什么版本的都有。

  九<5>班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换了一位历史老师,而除了林夏几人知道真实的情况外,其他的学生根本没什么感觉,只是换个人讲课而已。新来的历史老师就是周守法,学生们对他都没有印象,除了孙武穆,因为刚到这个学校时两人一起面的试,孙武穆当时的唯一感觉就是木锡中学竟然还招聘年龄这么大的老师。

  今天苏言从医院回来,带来一个好消息:夏云婷醒了。全班的人都很高兴,当然了,班主任孙老师是最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