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三笑(随笔)

  • 时间:
  • 浏览:3
摘要:旧事

  早早的就让奶奶换上自己挑选一身红T恤的小玩闹,倒扣着放条在了沙发上。支愣起个小脑袋瓜儿若有所思的看着俺。怕是盼着俺赶紧地扒拉完肚子里的,好快快地出去外外吧。那“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架势,很是赏心悦目,极具引俺笑上一笑的威力。赶巧了,这个乐子还没打住呢,偏又来了个更具乐子的。不知小玩闹是等着急了,还是嫌弃太静悄悄了,“噗”的一下,放出个说大不大的小臭屁屁来活跃。眼见,偷着乐是没门了,那就敞开门笑好了。按说,本不该笑的,都放屁嘛,笑啥?吃五谷杂粮的,哪有不放屁的。无论,美的第一、装的第一、胖头胖脑的第一。还是,音道好的、运气好的、手气好的、胆肥胆大的、小命不济的第一皆脱光了进澡堂子而已。可憋不住啊,倒不是因俺听到小玩闹第一次放屁有多么的好玩、动听才去笑的。而是,勾俺把一个闷屁放在了第五大道上的搞笑回忆,才去笑的。许也多少的沾了一而三的光吧。

  

  非买物是不进商店的。实在没有招了,宁在门口等着也不进。问:一双阿迪才卖二十五元何不进去买几双?答:漫说还要二十五元,倒找二十五元也在门前等妳。梅西某门旁等着。门旁,无奈的品着黄黑白们,屡行的进出;门旁,倒霉的赏着花枝招展们,三一群俩一伙的大提小拎。恐初来咋到水土不服吧,三天来屁特多。像又快放了,囧也。响双芳园里好说,家丑没有外扬。另上班的、上学的通走了,鸟鼠獾兔听到了又有何妨,小大由之任意施展。今则不同,若赶上点背给听力好的闻到喽,那磕碜可就丢大了,真就成“贻笑大方”了,俺丢的磕碜不少了。说“三急”乏实践,添放屁一急才完美。于走不敢走留又不便留下,俺只能仿小媳妇或准媳妇放屁的招法,施鸟悄式的零揪了。越变着法的想去遮点儿羞,却越是应了那句“喝口水也塞牙”的老话,偏让站两米开外唠嗑的黑白无常中的黑无常给听到了,都听到的可能也有。时白的正常,黑的色变。模样变、音调变,损着、怒着俺。不懂鸟语很不错,只当是背后骂皇上且还有沉默是金的宽慰。窃想,多大的事儿啊,少见多怪。窃骂,算老几呀,真他妈的不是物。白的包容,你个黑的装什么大瓣蒜?事到临头,装孙子也强似越描越黑。维谷际,终左手一些鸡右手一些鸭的喜滋滋走来,走人。笑想:开眼界了,这眼睛里不容沙子的主儿还是真有啊。难怪,说骂谁就敢骂谁,说占了就能占了呢。仅此,比俺一天天的窝囊着,强百套了。“噗嗤”笑了。想若不还给,不看嘴下菜碟的、一律打家伙的黑无常,一个心悦诚服之笑,上帝定要不满意俺的。

  

  第五大道也就是那么回事儿,比咱家的北市场出奇不了多少......“别走了”。噢,要等信号了。等候的井然敞亮,即勾引俺对不久前曾见识过的又一把回忆。雨天丁字路口。近二十度的坡路,仅一辆重载曼卡上坡向停在线后,安安静静的等着左转弯信号亮起。惊讶呀,灯是早被咱拿去卖废铁的,一管四的、老掉牙的红绿灯;岗是找了好一阵子,俺也没找见一个电子眼的岗;路况是,除重卡再不见一个会喘气的。噢,忘了,俺当算是个吧。虽滥竽充数、虽喘得很不舒坦。“好死不如赖活”。起码,每月还能领几十张的大团结呢。非俺的贪生,此珍贵一眼哪里能看得到。何珍贵看不到?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等信号的看不到;当面是人背后更不是鬼的看不到。若换了当年的俺,此情此景下,不去投机取巧、绝尘而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从节油上、从重车坡起多费力上、从一只兔子皆无上,绝无可能。连师傅都绝无可能呢,更甭提咱这个当徒弟的了。戴个塑料袋痴痴地呆着、看着。直至,珍贵一幕的结尾。车子打俺身边驶过,不老不小的师傅摇下车窗送俺个招招手,笑一笑。投桃报李、照猫画虎都是会的,不差事也就是了。在满脑子横冲乱撞的燃烧下,索性将头顶的塑料袋扔在了地上,反身又捡了起来。样未远即反性,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何其难也。论两把刷子,俺绝不比方才的师傅少一把刷,多一把刷子亦不足为怪。然差哪儿?前后再没第二个人的雨天里,唯一的“这是为什么”伴着俺。“噗嗤”又诚服笑了。是啊,唯嘴上不放屁的地儿,方能够啊。变不计其数电子眼的耗费,为宝宝们每天白喝一瓶三鹿的花费能说不珍贵?

  

  楼上又是“啪嚓”的一声,吓一大跳。没招啊,摊上个不拘小节的、不讲究的楼亲,不忍着能怎样?官司不好打着呢。于是,找了多少次,求了多少次。上下的住着,请注意点儿、请照顾点儿,实在是无处可搬的哀告更说了多少次,只落得个当面人背后鬼的无奈。嘴上说得皆感天动地、皆信誓旦旦,摊上的却总是让俺“诚服”的笑了一回又一回、生不如死了一回又一回。光是啪嚓叮咣的还好说呢,新添了条会汪汪汪的。叫就叫吧,俺也没几天活头了。只求,能拴着根绳子溜。但倒霉相会,越烦这小东西,这小东西越是围裤腿子闻来闻去。困“打狗看主人”中,别提多闹心了。俺楼上住着的二小妹子、二大舅子诶,一回回的放屁脸不红么?为什么啊,为什么。嘿嘿,再再笑了。一方水土是也。“还腾什么”奶奶嚷嚷。好嘛,又冒出来个喜爱上下一起放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