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春天来临_第八章 我还记得你脚踝的那颗痣

  • 时间:
  • 浏览:3
吴国宪接电话的时候正在吃饭,听杜明那样悠悠地问着,一时没反应过来。

  “谁?你说谁?”

  “就是当年你支教地方的那个女孩,安小米。”

  听到这个名字,吴国宪正要夹菜的筷子停了停:“怎么突然想起她来了?多少年前的事儿了,你怎么还放不下呀!”

  吴国宪听电话那边一直沉默,又有些不忍。这个孩子当年从乡下回来后就一直挂念着安小米,还好没过多久就去了英国,在他告诉杜明小米很好以后,小家伙就再也没问起过,难道这么多年还没忘呢?

  “我就是想知道她后来怎么样了?”杜明突然狐疑地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我能有什么事儿瞒着你呀?”吴国宪有些心虚地说道,“哎呀,不跟你说了,你舅妈喊我呢。”说着没等杜明说话就匆匆挂掉了电话。

  杜明心里更加断定舅舅对他有所隐瞒。当年,跟小米熟悉后他才知道,小米的婶婶对她一点儿都不好。小米经常吃不饱,还得干所有的活儿,十一岁的她身材瘦小,只有七八岁的样子。杜明说她长得跟个小米豆似的。就算她再乖巧听话,还是会经常挨打。有一次,小米因为衣服没洗干净,婶婶不许她吃饭,还打了她一顿。午休趁着婶婶睡着,她偷跑出来找杜明。杜明看到小米身上的伤和她狼吐虎咽吃东西的样子,是又心疼又气愤。

  “你还有别的亲人吗?”

  “我还有个叔叔对我很好,可惜他在部队,一年也回不了几天。”

  “你应该去村长那告她!”

  “没用,告完了我还得回那个家,回去只会被打得更凶。”

  “我带你走吧。”

  “去哪?”

  “先去我家,我带你去看大海,然后让我爸妈带你去找你叔叔。”

  “真的可以吗?可我也不知道叔叔的部队在哪呀!”小米满是期待的眼神瞬间又暗淡下来。

  “没关系,总会有办法的,去哪也比你在这儿强。”杜明当时是真得想带小米离开,反正他在这呆了也快一个月了,也该回去了。他俏俏给舅舅留了个纸条,想着吴国宪今天去了县城,应该傍晚才能回来,等他看到纸条他们应该已经坐上回家的火车了。他当时觉得自己就是个大人了,他要帮助小米脱离苦海。简单收拾了一下,带上钱和吃的,他记得来的时候在路上的时间并不长,应该很快就能到县城。

  午后的太阳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球,肆无忌惮地炙烤着大地。乡村的路上,没有一个人,只有知了在无休止地叫着,路两旁的庄稼都蔫蔫地低着头。两个孩子走了很久,眼前的路却依然一眼望不到头。

  “明哥哥,还要走多久啊?我走不动了。”小米满头大汗。

  杜明也好不到哪去,明明记得下了火车没多久就到这个村子了,怎么这路这么长啊?他又渴又急,带的一瓶水早被两人喝光了,“小米豆,快到了,再坚持一下。”

  “你干嘛又叫我小米豆?以后我就真的长成豆子一样又圆又小了。”小米不喜欢这个外号,“我真的走不动了。”

  杜明看到前面有棵大树,走到小米面前蹲下说道:“我背你,咱们到那棵树下歇会儿。”

  “不用了,你背着只会更累。”

  “那我拉着你,你就能轻松些。”

  两个小孩,手拉着手,忽然感觉又有了力量一样,朝大树走去。

  路的两旁是两米多深的渠沟,以前通着水库,春天的时候会放水让村民灌溉农田,夏天雨水多,雨季的时候可以储存雨水,缓解旱情。近几年水库封了不让放水了,这些渠沟一直被废弃着,杂草丛生。乡村的小路并不宽敞,两人手拉手靠路的右边走着。突然,不知从哪窜出一条褐色的大蛇,有大人三根手指并排着那么粗,一米多长。蛇爬得很快,等他们看到的时候已经快爬到杜明的脚边了,杜明大叫着跳了起来,双脚蹦着,手胡乱地甩着。他太害怕了,虽然以前在动物园也见过蛇,甚至巨蟒都见过,可是动物园里的蛇都是在玻璃缸里,都是懒懒地盘踞着不怎么动的,现在看到这么一个快速爬行的东西,他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杜明手胡乱地挥着,就听“啊”的一声,只见小米被推了一下跌入渠沟里。此时蛇已经朝另一边的渠沟爬去。杜明想伸手去拉小米的,没有拉住,眼看着她滚了下去。

  “小米豆,小米豆……”他看见小米一动不动地趟在渠沟,心里又惊又怕,赶紧跑了下去。小米脸上身上都是擦伤,杜明推推她,“小米豆,醒醒啊,你不会有事的,快起来呀!”没有任何反应。杜明看了看周围,除了杂草灌木,沟底还有碎砖块什么的。他想抱起小米,他们必须出去到路上,抱了两下,根本抱不动。想拖着小米往上拽,又怕弄疼她,急得眼泪就要出来了。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听到远处有自行车的声音,他赶紧爬上去,准备求救。然后他看见舅舅正骑着自行车从县城回来了,他再也控制不住,大哭起来。吴国宪看到自己的外甥浑身是土,手臂上还有擦伤,吓了一跳:“怎么了?你怎么跑这来了?摔了?”

  杜明边哭边指着渠沟说:“快救救小米。”吴国宪一听,一种不详的预感冒上心头,赶紧下去看小米的情况,叫了两声还是没有反应。他心里暗叫“不好”,抱着小米上了路边,找了个阴凉的地方。

  “怎么回事?你们俩怎么会在这?她怎么受的伤?”吴国宪一边给小米检查伤势,一边问杜明。听到是杜明要带着小米离家出走,又误伤了小米,吴国宪的心里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看小米身上只是些擦伤,没有骨折什么的,怎么就昏迷了呢?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小米的头,后脑勺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有少量出血,肿了起来。他不由得眉头紧锁。

  “明明,快把自行车掉头,我现在带你们去医院。”杜明坐在后座上抱着小米,他看着怀里的女孩,眼睛紧闭,表情安静,就像睡着了一样。他在心里暗暗祷告:小米豆,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吴国宪在前面使劲蹬着自行车,他在心里快速地想着这件事的后果,如果让村里人知道是他的外甥带着小米离家出走又受了伤,那他是脱不了干系的,恐怕还要汇报单位,那他的晋升就没戏了。如果只是受伤还好,万一……他想都不敢想。

  “明明,这件事跟谁都不要说,要是有人问起来,你就说你一直在家不知道。听见没有?”

  “嗯。”杜明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他心不在焉地回答着舅舅。

  他不知道在医院发生了什么,舅舅让他在外面看着自行车,他哪都不敢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半小时,也可能几分钟,他看见舅舅一个人出来了,领着他在公用电话亭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打给村长的,说他在回去的路上看见倒在渠沟里的小米,情况危急,直接送医院来了,报了医院名称和地址,通知小米家属来医院。另一个是打给杜明妈妈的,让她来接杜明。

  “舅舅,小米怎么样了?她不会有事吧?”杜明听到舅舅让妈妈来接,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他赶紧擦掉眼泪,不想让舅舅看到。

  吴国宪只当是杜明太小被吓到了,现在他才稍微冷静了一下,杜明还太小,不能让他背负这么沉重的包袱。

  “没事儿了,医生正在给她检查。只是轻微的擦伤。”

  “那她怎么一直不醒?”杜明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真后悔自己没能保护好她。

  吴国宪愣了愣说:“医生说可能是中暑了。大热天的,你们走了那么远,对了,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我没事儿。”杜明知道自己这次闯了祸,他不怕父母的责骂,他最怕的是小米豆有事儿!

  “走吧,舅舅带你吃点儿东西,一会儿你妈来接你。记住,这件事儿别跟任何人说,尤其是村里的人。没事儿了,小米就是中暑了,到凉快的地方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我能去看看她吗?”

  “不能,你去了会影响医生治疗的。听话,我们去吃点儿东西。”吴国宪说着就把杜明抱上自行车离开了医院。

  杜明以为吃完饭舅舅就会带他去医院看小米的,如果知道那是他和小米最后一次见面,他一定会跑到病房去好好看看她,才不会让他在以后的日子里因为没有记住她的样子而懊悔。

  她也忘记他了吗?她为什么也没有记住他呢?他们都没有了小时候的样子。安溪现在虽然还是很瘦,个子却生得高挑,也只有眼睛还有小时候的影子。如果不是自己心生悔恨,时常牵挂,十几年的时光,恐怕也早把人忘记了。不会,就算没有那次意外,杜明坚信自己也不会忘记,他还记得她脚踝的那颗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