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烈史_第8章 开苗来袭

  • 时间:
  • 浏览:3

  映果告诉神农说:“早上他们吃了被老虎咬死的族人尸体烤肉后,要去山洞里安放尸骨,结果就这样了!”

  神农说:“这是腐尸中毒了。”

  映果说:“是邪恶野兽要回来报仇吗?”

  神农说:“不是,告诉大家,以后不能吃腐烂的尸肉,也绝不能吃族人的尸体。”

  映果说:“快快想办法,救救他们。”

  神农说:“没有什么大碍的,我给他们一丸贯灵蛊吞下去就好了!”

  映果说:“他们好了以后,还是会吃族人尸体的,我们部落都吃上很久时间了。”

  神农说:“以后不能再吃了!”

  映果撅了一下小嘴。

  神农就跑回房子拿来了贯灵蛊,叫野人们先把每个人灌清水入口中喝下去,然后叫两个野人抬着棍子,另外两个野人把他们一个一个翻过身子,俯挂在棍子上,神农在后面推攘着,每个人都口里吐出一大堆肮脏的东西。围观的野人们个个屏气不敢出声,只是默默看着神农的操作。神农给每人一丸贯灵蛊丸用水服下。果不其然,他们慢慢地醒了过来。映果看见她爷爷醒过来,欣喜异常。可是,由于南夏巫头中毒太深,服药的时候就已经撬不开牙关。南夏村落的野人们陷入一片沉痛的痛哭声之中。

  相柳父看着南夏巫头的尸体,对神农说:“他死了,该怎么处理?还是放着到晚上再烤了给他们吃?”

  神农想了想,说:“把他抬到山洞里埋起来吧!”

  相柳父说:“神师头人会不允许的,要是神灵怪罪下来,我们担当不起。”

  这个时候,地子过来说:“抬到山洞里去吧,看看族人们怎么说。”

  在场的野人们都齐声喊:“就抬到山洞里去吧!”

  其实,族人的尸肉对于很多野人来说,大多数没吃过。有吃的也是小时候吃过,长大了也就记不起来。野人部落把吃尸肉看作是一种高规格的待遇,甚至是神药。比如说,地龙子重病的时候,他应该有权利分享尸肉的,可巧,神农治好了地龙子。巫头们认为这是神灵的神圣传统,但经过这次教训后,他们想必也肯定会多多少少做出一定程度的改变。然而天熊可改变不了多少。因为躺在地上的天熊虽然清醒了过来,当族人们决定把南夏的尸体抬到山洞里去的时候,天熊就吃力地举起手使劲地摇着,意思叫他们不要这样干。其他巫头和神师头人没有什么表情。

  神师头人毕竟上了年纪,经过腐尸中毒后,身体状况变得更差了,蔫蔫的,整天没有精神,病倒在床上。映果一直在身边陪着她的爷爷。虽然经常喂服神农的贯灵蛊,但终究也不起效,大家也都意识到,这已经不是药力所能回天。

  天熊带领着几个巫头往神师头人那里探望,问神师头人:“神师呀,我们准备把你抬到山洞里祈求一下神灵,使你的身体快快恢复。”

  神师头人说:“不劳大家了,我人老了,不久人世,这是自然规律。昨天恍惚梦见我们的月亮之神要把我带到山洞的祖灵那里,启示我要把金丝圣杖和善良世代传承下去,否则邪灵将逼近我们的部落。”

  天熊巫头说:“神师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就不劳动了,愿我们的神灵保佑你!”

  神师头人摇了摇手,说:“祭月大仪过几天要到了,拜月夜来临之前,你就送这四个外族小伙子一程,不要为难他们。”

  天熊巫头说:“是!”

  神师头人说:“我总觉得咱们的部落将有不好的兆头降临,你们要负担起照顾部落的责任,保护大家的安全。”

  “是!”天熊巫头应答着,接着问:“南夏巫头的尸体是吃了呢?还是就安放在山洞里?我想着神师你要吃了南夏无头的尸肉,神灵一定会保佑你身体健康起来的。”

  神师头人说:“就安放在山洞里吧!我们不正是吃了族人的尸体都中邪了吗?再吃下去,你我哪还有命根子。”

  天熊说:“可是,这是我们先祖的传统呀!这个传统决不能丢的,否则我们的神灵会动怒,离开我们,使我们受灾,苦难就会降临。”

  神师头人说:“就安放在山洞里吧!我死了以后也要安放在山洞里,不能再吃尸肉了。昨天我梦见神灵说,把我们的尸体放进山洞,洞口要用石头堵起来,免遭野兽吞吃,就可驱邪,安全无事了。你们要记得,就这样做吧!”

  天熊和众巫头应喏。

  这二天大雨连绵,雷电轰鸣,野人们也都在割茅草砍树,加固房子,没有出去打猎,备用的肉食越吃越少。有的偶尔出去一下,也基本上空手而归,或猎物不多。神农领着野人们就到附近的地方挖些野菜备用。干猿这几天都住在北冬村落里,同山鬼妹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巫头们都觉得天气有点反常,变得越来越糟糕,整连着二天都大雨不止,认为是三百年一遇的灾害,恐怕是神灵动怒了。他们冒着大雨到神师头人那里商量,希望神师头人到山洞里沟通一下神灵。无奈神师头人懒得动身,也就作罢。

   第三天大雨停止了,但小雨也还是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为了猎食,大部分年轻野人们也不得懈怠,一大早就准备弓箭,矛枪和石斧出发。神农,干猿,离龙和单狐也准备了这最后一次狩猎,打算这二三天内天气稍有好转,就按照约定离开野人部落。

  一只西秋村落的狩猎队伍在北方山林中,突然遭遇了不明狩猎队伍拦劫。不明队伍人多势众,野人部落被杀死了好几个年轻人,猎物也被抢,余下受伤的年轻人逃回了部落。然而那些人并没有就此作罢,而是穷追不舍一直追到野人村落里。村里恐怖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神农和离龙正好没有出去,因为没有箭矢。于是到竹林里砍了二枝竹子,二人正在制作箭矢的时候,听见下面的村落里的喊叫声,就立刻提起矛枪和石斧跑出去。神农远远看见足有二十多个人,拿着矛枪和弓箭对野人部落见人杀人,见东西就抢。

  映果在里面听见,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就从房子里跑出去看个究竟,被神农一把拽回,“别出来,快回去!外面都是恶魔!”映果不知所措,赶紧跑回屋子。

  山鬼妹同一些妇女到外面采集刚回来,远远听见村落里的喧闹声和悲叫声,似乎直觉告诉她大事不妙,于是叫大家慢慢地往前走,果然,众妇女看见了他们在斗杀。山鬼妹就对她们说:“你们先到树林里躲起来,我前去看个究竟。千万别出来!”

  于是山鬼妹同另外一个年轻女子蹑手蹑脚地从村落房子的后面绕过去,刚想出来,被离龙看见了。离龙叫了起来,“山鬼妹,你们不能出来,快去躲起来!”这时候映果听见离龙的叫声,就跑出去站在门口,向山鬼妹和另一个野人女子招手,“山鬼妹,到这里来!”山鬼妹看见,就往映果的房子跑去。映果家的房子是靠在山下最里边的位置。

  野人们的求援尖叫声也陆续传到那些正在外面打猎的队伍,他们也都匆匆地赶了过来。

  野人部落从来没有经过这样的事儿,他们不是本能地躲,就是下意识地逃。绝大部分青年人站在那里象待宰的羔羊,六神无主,觳觫不已。神农和离龙直接冲了下去,开始浴血奋战。二人愈战愈勇,足足斗杀了半个时辰,一时尘土飞扬,天昏地暗。神农和离龙杀死了十几个不明狩猎队伍的人,剩下一些几个见渐渐孤立无援,就逃走了。神农和离龙杀的性起,直追了出去,最后还把逃的最慢的,落单的外族人杀死了二个,活捉了一个回来。

  到外面的狩猎队伍回来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

  天熊和其他几个巫头也拿着矛枪和弓箭颤巍巍地从房子里走了出来。

  满身血迹的神农在村落的空地中挖了一个坑,拿了一根大木棍竖立在坑中,然后用大石头压住,把捕捉来的外族人捆绑在木柱上。尽管语言不大相通,凭着神农走南闯北,老练江湖的经验,最终神农也了解到,他们是开苗族人。

  开苗族人原来在东面小山泽里生活,由于受大雨影响,能找到吃的东西越来越难,于是被迫向西面迁徙。开苗族人彪悍凶残,一路迁徙过来,被他们消灭的部落不在少数。但也正因此使自己的部落繁衍众多。但大多数是属于游徙部落,走到哪里,杀到哪里,很少有长期定居的。开苗人的主要标志是额头上画上一个白色的小三角形状,鼻子上点上一条红色颜料。神农看着这个三角标志,忽然想起自己山顶洞族也曾经被开苗人追杀的事来。于是神农一时咬牙切齿起来。

  天熊巫头拿起一根矛枪,不由分说,就一枪刺进这个绑在柱子上的开苗人的胸膛。神农想拦住天熊,但已经来不及了。野人们一阵狂呼。

  接着单狐,轩辕同回来的野人们一起清理战场,搬运开苗人的尸体。地龙,南夏和北冬的野人好多人不吃人的尸体了,于是天熊就把尸体分给了自己的村落里的人,东春村落和西秋村落。

  离龙和神农也累了,靠在金丝楠树的下面休息着。映果和山鬼妹弄了二碗热肉汤送给他们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