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打铁的母亲(诗歌.外一首)

  • 时间:
  • 浏览:3

  @打铁的母亲

  

  年轻的母亲

  美丽的母亲,隔着阳光看过去

  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位母亲

  

  她高挽着库腿

  短袖工装,麻花辫子

  高高的盘在脑后

  粘湿的一缕刘海

  从额前一直抹到耳边

  

  母亲,她举着铁锤

  在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打着铁

  铁锤之下,冰冷生硬的铁

  溅出火花,世界开始

  变得有了暖意

  

  那是多么坚硬的铁呀

  那是怎样的铁石心肠

  却在母亲的汗水里

  有了温度

  

  隔着阳光有个孩子喊着:

  妈妈——妈妈——

  阳光颤动着,发出美丽的回应

  顾不得汗水抹一把,顾不得火花飞溅

  母亲赶紧跑来抱起那孩子,用身体庇护着

  那些滚烫的花火

  

  亲着那孩子的笑脸

  母亲火热的气息在孩子身上荡漾

  一遍遍问着孩子热吗渴了吗

  母亲的心思全部集中在孩子的身上

  

  孩子知道,母亲打铁时一定

  也在想着她的孩子,一下下使出的力气

  是一个母亲全部的气力

  为着孩儿呀,为着家

  母亲不惜力气

  

  融化了吧

  就算是一块铁

  倾倒了吧

  就算是一座山

  倒流了吧

  就算是一江水

  

  为着母亲,为着母亲呀

  献上一曲赞歌,唱不尽呀

  对母亲的思念,对母亲的爱

  

  

  @雪地里的母亲

  

  田野上到处是雪

  白茫茫一片,积雪冰冻

  举目一望,好似没有了人烟

  只有空旷的山野,只有吼叫的北风

  

  母亲沿着那些

  没有倒下去的玉米秸子行走

  一双手在深雪里摸索

  拾捡着秋天遗落的粮食

  

  麻雀也在田野里飞旋

  叽喳的叫声,好似在和母亲聊天

  你干嘛呀?咋还和我们争吃的呀

  麻雀问着,母亲就附耳细语:

  没办法呀,我家里也有几只小麻雀

  在等吃呢

  

  呼呼的北风,好似要卷走母亲

  肆虐着,怒吼着,似一只庞大的野兽

  雪铺天盖地再次袭来

  母亲瘦弱的身体,好似要被吞没

  

  西风看到了一双冻得红红的脸儿

  大地看到了一双红肿的手

  积雪感受到了冻得

  麻木了的一双脚

  

  白色的世界里

  只有一点点围巾耀眼,红艳

  那是母亲的红色围巾,在雪地里飞扬着

  被吹开了的结,散开了

  吹去了很远很远,而母亲却一点也没觉得

  

  母亲,冻得红红的脸儿

  在雪天雪地里似盛开的花朵

  尽管寒风刺骨,冰天雪地

  她心里一想到她的孩子,在等吃等喝的孩子

  陷进雪窝子里的母亲

  扑到在雪地里的母亲呀

  顽强地再次再次起来,起来

  拔出腿来,一次次

  继续前行,继续寻觅着

  秋天遗落的粮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