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归燕和梦(杂文)

  • 时间:
  • 浏览:1

 紫燕终于回来了,它去了哪里?远还是不远?隔了多少条河?屏障多少座山?我是一无所知。今见它初来,带着一身的疲倦,耸翅垂翎,没有精神气,有点颓相。它站在厦檐下一条线丝上,喙内喳喳几声,像是宣布它又回来了。它依然还是孤独一个,没有青睐它的伙伴;去年,它谈上了一个,好了没几日,就告吹了。从那它一直单身,白露过后它独自离去;这一个冬天,它在南国也没有成家,仍然是孑然一身。

  它在线丝上叫了几声,飞落地下,去啄食我淘撒的几粒米。我听说燕子是吃活食的,不吃米菜的,可是它今天却啄食米粒,可想是饿坏了吧?春天,昆虫还少,它捕到的活虫有限,又加上长途飞翔,体力消耗很大,所以,它是饥不择食了,地上就六七粒米,被它一阵就吃光了,它尚且不饱,在地上东张西望,四处寻找,样子像个小乞丐,好可怜的,我一向是心软,见不得这情景。

  我见它饥饿成这般样子,就去拿来一把米拋在了它站的地方。它见又有了米,贪食起来,不一会儿,它吃饱了,地上尚余有一些米粒。它又飞到线上站稳,啘啭地欢叫着,对我不理不睬,以为我给它米粒是应该的,这只小玄鸟,我对它施舍一点,是不需要它怎样的,鸟,它毕竟不是人,它不懂得道理,也更不会感激致谢。我不需要它的感激和致谢,我只希望它能和人一样,明白人类的文明。

  鸟就是鸟,是我过高的期望了它,我这种想法是怪异的,它怎么能够和人一样文明呢?我一向是抱有圣贤的思想,施舍乞怜是我的本性,成人之美是我的座右铭,我对仇视我的人尚且如此,何况这一只小雀雀啊?我哂然了之。

  夜里入睡了,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有一个乞丐,他去玉皇庙跪着哀诉,玉皇大神并没有同情他,反而是嫌责他太懒,并示意他做个生意。乞丐说他一无所有,饭都吃不上,一身褴褛,有啥可以去卖的?既然是大神的启示,那就卖吧!卖什么呢?一无所有的他只能是卖屙的屎。他把屙的屎用荷叶包起来,在街市上叫喊:“卖屎了!卖屎了!我有好屎!”听到的人皱眉,有好事者出言说:“你这穷鬼!天下万货,没听到喊着卖屎的!你这屎,臭气熏熏的,卖给谁啊?谁会买你的屎?不瞎不塞鼻的看到就恶心,你趁早别恶殃人了!”乞丐装作没听见,仍然是四处去卖,并介绍他屎的作用说:“各位好心人呐,老爷、奶奶们,请行行好吧,都来看看我的屎,是有大用处的,可以治病;请看看吧,你们看,你们看。”有人问他说:“你的屎能医治什么病?有作用吗?”他说:“我这屎,专医治喜病,只要是他高兴得不行了,喜得上不来气了,就用我的屎治疗,包管患者一看就好,神效无比,立竿见影!”他就这样在大街上八面打躬作揖,人们知道他的是屎,都躲着不敢问,我见他那窘态相,心里一阵酸,就过去对他说:“我买你的屎!”他见我要买他的屎,以为我有大用处,就傲慢神气起来,爱睬不睬地把一包屎往地上一放说:“你自己原意的,我没有求你!你自己看,我还懒得理你呢!”嘿!这种人,我是不会和他一般见识的,我就是抱着施舍的心看了看他的那包屎,打开荷叶,他的屎的确奇臭无比!这种污秽,谁见到呕吐都来不及!屎,是食后废渣和没有消化的红红的小虾合成的粪便,我惊奇了问他说:“你的屎,是吃的虾没消化,这虾只有全身,怎么没有虾毛呢?这就怪了?”他一瞪眼发怒说:“谁吃虾还吃虾毛,扯掉扔了!你识货吧?这是湖虾扯毛屎!”我见他发火了,并不和他计较,买了他一包湖虾扯屎。

  我拿着屎往前走,准备寻找垃圾桶扔掉,路途碰到了一位诗友,他打招呼问我说:“干什么去了?”我对他说:“去买屎了。”他听成买诗了,就走近我说:“我看看是什么好诗?”他就抢着打开荷叶,一股难闻的腥臭之气冲鼻而漫,他立时收敛笑容,蹲身呕吐。果然神效!他一面吐,一面说:“这哪是诗啊?分明就是屎嘛?”我突然醒来,好奇怪,这是一个什么梦?真的是乱七八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