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北上门女婿外传_第七十三章 在医疗站里

  • 时间:
  • 浏览:4
朵朵被送进医疗站,七手八脚地抬放在病床上,朵朵完全是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众人吵吵嚷嚷:

  吃了一瓶安眠药,咋办呀?

  要是中毒不得了,赶快洗胃吧。

  医疗站哪能洗胃,还是送县医院去。......

  医疗站的郭大夫低头察看时,朵朵迅速地对她挤挤眼,笑了笑,郭大夫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郭大夫转身对屋里的人说:看样子吃的安眠药不多,问题不大,我来处理。病人需要安静,你们先出去。

  众人出去了,朵朵笑笑:谢谢郭阿姨,其实我一粒安眠药也没有吃,我弄了个安眠药瓶装样子。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我还要考大学,上大学,我妈逼我定亲,实在没法子了,才出此下策。郭阿姨,你能原谅我吗?

  朵朵说着眼泪涌流出来,郭大夫安慰的:姑娘,别哭,你这样做我能理解,我原谅你。不过,以后可不能这样做了。

  朵朵嘻嘻地乐了:我知道,空城计只能使用一次,呵呵......

  这时,朵朵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扑了进来,趴在朵朵身上就哭了起来:朵朵,都怪妈,死心眼,看见人家家庭富裕,就想给你早一点定亲,叫你享福,我也就放心了。谁知道,你想不开,喝了安眠药,呜呜,朵朵,乖女儿,你原谅妈吧,呜呜......

  朵朵躺在病床上,听妈妈哭哭啼啼地检讨错误,不免也伤心起来。可她毕竟是一个天真活泼的女孩,她庆幸自己这次“表演”十分成功,没露破绽。所以在母亲哭哭啼啼的时候,她差一点笑出声来。可她还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她咬紧牙关,终于没让自己笑出来。她下定决心,为了自己的前途,为了自己的幸福,要演戏就要演到底,哪能半途而废,以后谁还会相信她呢?

  郭大夫还担心朵朵忍受不住母亲伤心的哭泣,会讲出真情,没想到朵朵竟然昏昏沉沉地坚持下来。于是,郭大夫扶起朵朵妈,告诉她:多亏朵朵只吃了一点安眠药,没有大碍,我已经给她治疗过了,她再休息一会就会清醒的,你尽管放心。王嫂,我要劝你两句。朵朵的理想是考大学,上大学,分配一个好工作。你不能用老眼光看待新青年,以为给孩子找一个富裕的婆家就是幸福。我看你是见钱眼开,被人家高额的彩礼钱迷了心窍。

  朵朵妈被数说得面红耳赤,无话可说,只能呆呆地望着沉睡的朵朵......站在门外的几个说客慢慢地进来看看,见朵朵还昏睡着,朵朵妈在一旁守候着,知道吃慰问餐没有希望了,她们互相挤挤眼,捅捅胳膊,悄悄地溜出医疗站各回各家去了。

  朵朵装病,费尽心机,也确实累了,现在一放松心态,忘记了这是医疗站的病床,竟然呼呼睡去。

  在云鹏家里,也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思想斗争。听说朵朵吃了安眠药,被送进医疗站,母亲要求云鹏赶快去看一看,不管怎么说,总是要好的同学吧。云鹏却迟迟不肯动身,母亲催得紧了,云鹏只好说:朵朵妈逼着给朵朵定亲,才引起矛盾。这件事本身就是要绕开我的,我现在去看朵朵还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何况,这次朵朵未必是真的吃了安眠药。

  母亲真的生气了:我说云鹏啊,你简直就不像是我的儿子,没有一点同情心,简直就是铁石心肠。一事当前,总是顾虑重重,这样严重的事情,你还在考虑事情是不是真的,你还顾虑去看朵朵她妈会不会产生误会......

  母亲还在气呼呼地说着,云鹏站起来一蹦子跑出门去,俊杰喊着“哥等一等”时,云鹏已经不见了人影......云鹏一气儿跑到医疗站,喘息未定,站立不稳,一头撞开了房门,大声喊道:朵朵,朵朵怎么了?

  谁知道,还在沉睡的朵朵被惊醒了,她猛地坐起来:云鹏哥,你终于来看我了,你咋才来呀?哇,呜呜......

  朵朵忍不住哭起来,云鹏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原地站着说:朵朵,我来迟了,我是来迟了,我......

  朵朵收住眼泪:来了就好。

  郭大夫拉着朵朵妈的手:看样子,他们是相好的同学。

  朵朵妈呆呆地:是啊,他们是相好的同学,朵朵还想依靠他一同考上大学呢。看样子,我是没法拆散他们了。

  郭大夫说:孩子有一个上大学的理想多好,就让他们共同奋斗去。我要是年轻20岁,我也想上大学哩。

  朵朵已经暴露了,不管是睡醒了也好,还是被惊醒了也罢,只能是谢过郭大夫,离开医疗站。俊杰已经在门外等着,朵朵笑着点点头坐上车子,俊杰拉着,云鹏跟着,送到王家。云鹏要走,朵朵哪里能让他走,朵朵大声喊着:妈,你请的客人走了,你给客人做的饭菜,不吃就放坏了,端出来让云鹏、俊杰吃吧。

  女儿醒来了,没事了,母亲高兴得很,把饭菜热了热,端出来,摆在桌上。母亲还把朵朵当病人一样看待,想去搀扶她,谁知道朵朵却抢先一步坐在座位上,同时招呼云鹏、俊杰坐好。母亲笑嘻嘻地坐在给她留下的上座,举起筷子指指饭菜,招呼云鹏、俊杰不要客气,随意地吃。朵朵装病,费尽心机,现在恢复了正常状态,肚子确实饿了,吃得很香。云鹏、俊杰在人家屋里,所以吃饭有点拘谨,等到朵朵母女吃饱以后,还剩许多饭菜,朵朵妈笑道:小伙子,放开肚皮吃,这些菜剩下真的不好处理。

  有了朵朵妈这句话,云鹏、俊杰也确实饿了,一会儿便把桌上的菜肴消灭干净。朵朵指着云鹏弟兄笑眯眯的:你们运气顺当,早上睡到后晌。

  俊杰问:此话怎讲?

  朵朵说:这是农村的俗语,后边没有说清楚的意思,要根据实际情况补充完整。就像你们弟兄二人,睡懒觉错过了饭时,肚子饿了,东游西逛,来到我家。刚好我妈给贵客做的丰盛的午餐,因为客人没打招呼回家去了,正发愁没法处理,你们两个吃家来了,这是不是运气顺当,瞌睡遇见了枕头?

  俊杰说:佩服佩服,朵朵姐真是俗语连篇。

  吃饱喝足,云鹏、俊杰收拾餐具到厨房去刷洗,朵朵妈要阻拦时,弟兄们已经进了厨房。朵朵说:就让他们去刷洗吧,咱俩说说话。

  母亲说:还有说的啥呢?把我的魂差一点吓丢了,吓得妈要少活几年呢。

  朵朵搂住母亲,脸蛋挨住脸蛋:看你说的,妈,女儿给你赔罪,可你逼我定亲,我实在没有办法哇。

  母亲说:我现在才明白了,你之所以反对我给你定亲,因为定亲的对象不是云鹏,如果是云鹏的话,你早就同意了。

  朵朵一脸严肃的:妈,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云鹏早就击掌为誓,专心学习,不谈恋爱,考上大学,上好大学,争取能有一个好的工作,到那时候才能谈婚论嫁。

  母亲说:你们考大学的理想我支持。你的心思我懂,你俩口头上说是不谈恋爱,那是不能和别人谈恋爱,你们相互间却保持着谈恋爱的权利。

  朵朵说:妈,你的脑子里渠渠真多,考虑问题挺长远的。

  母亲说:你的心思没有包藏严密,一不小心就暴露出来。你没有看看,云鹏到医疗站看你的时候,你那个撒娇的样子,又是埋怨,又是啼哭,要是没有别人在场的话,你们早就搂抱在一起了。

  朵朵撒娇的:妈,看你说的,谁在云鹏面前撒娇了?谁想和他搂抱在一起了?我和云鹏是正大光明的好同学,我们同窗多年,我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是应该来看我的,埋怨他几句也很正常,这有什么奇怪的呢?

  母亲让步了:好,乖女儿,妈总算服了你了。今后定亲的事不再提了,我就等着你给我考上大学了。

  朵朵高兴地:谢谢妈。咱们一言为定,云鹏不能丢,我要和他一块复习功课,我还得依靠他考上大学。考上大学绝不是一句空话,真的要刻苦学习,下大工夫才行。连四表姐都知道,读书的千家万家,成功的一家两家。考大学是成千上万的人抢过独木桥,困难得很。妈,你一定要支持我们,这个假期,我要和云鹏在一块复习功课,你还要管云鹏吃饭,妈,你能不能做到呢?

  母亲踊跃的:我保证做到。

  云鹏、俊杰早就洗刷完毕,看见朵朵母女在谈心,就躲在跟前静静地听着,等她们谈话结束,他们才走进客厅。朵朵妈让云鹏坐下,这才诚恳地说:云鹏,朵朵就交给你了。你要帮助她复习功课,一定要考上大学,你敢保证不敢保证?

  云鹏举起右臂,宣誓似的:我保证,一定要帮助朵朵考上大学。

  朵朵妈说:今天朵朵要好好休息,明天你们去转转,散散心。

  朵朵笑笑:妈,你就不怕别人说闲话。

  母亲说:我就是要让别人看一看,我并不是一个霸道的人,我的女儿自由得很,呵呵......

  朵朵说:妈,原来你让我替你做宣传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