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里的亲吻遗失在来世

  • 时间:
  • 浏览:5

那天我穿了一件有破洞的黑T恤,脏兮兮的牛仔裤,坐在石榴树下等安小夏。

  那棵开满火红色花朵的石榴树下的草坪,是我和安小夏约会的“专利”地点。再没有别人来这里,我们也不去别的地方。其实那里风景优美环境隐秘优雅,不知道有多少情侣觊觎这个宝地。但是很不幸这个地方被我林七看上了,所以其他人都得退避三舍。

  安小夏来的时候穿着粉色的上衣浅绿色的裤子。一张脸漂亮的连我头顶的石榴花都为之失色。看见我就眯起她的眼睛笑,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闪的我心都碎了。不过我还是装出一副漠然的表情问道,你怎么才来?我都等了十五分钟了。她很识相的爬在我肩膀上谄笑道,对不起嘛小七,我就是想打扮的漂漂亮亮来见你啊。她知道我最喜欢她叫我小七,也知道我最喜欢她小鸟依人的爬在我肩膀上,所以就攻心为上,先把我的火气压下去。

  安小夏这样的女孩子,放在哪里都是一个迷惑人的妖精。

  我一直是一个不知自持的人。一直都是。我会因为心情不好把口袋里下半个月的生活费拿来请人喝酒喝的烂醉;我会因为偶然想起来我的《诛仙》该升级了半夜跳宿舍窗户去网吧;我会因为和别人闹矛盾纠集一干学校里同样无所事事的人把那家伙堵在门口狂扁一顿。最让我的别人接受不了的就是,我会因为在和兄弟们喝酒的时候让安小夏去买红双喜而她买成白沙把她臭骂一顿!

  金刚说,林七,安小夏跟着你这个王八蛋,真是糟蹋了!

  但是安小夏好像总是一副很满足的样子。金刚就骂:妈的这个世界真是颠倒了。

  

  安小夏说,六月了啊。

  我说,六月了啊。

  安小夏说,十三号了啊。

  我说,十三号了啊。

  语气都是懒洋洋的。但我从安小夏欲言又止的眼光里看出点什么。安小夏说,林七,你能亲我一下么?我吃了一惊。矜持的安小夏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要求!每次要亲她一下还要我软磨硬泡。这一次……

  我还想再仔细琢磨琢磨安小夏这个提出这个要求是为什么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尖叫起来。我刚按下接听键就听见金刚急切的声音:林七你丫的在什么地方?兄弟们在东边的小树林吃了大亏了!……

  操!敢动我林七的兄弟,不想活了!我丢下安小夏匆匆走了。安小夏叫我:林七……带着哭音。我头也没回说道,有什么话回来再说我要出去!

  经过一番恶战,我们终于从那一群为王八羔子中间突围。不过大部分人身上都带了彩。我和金刚几个骂骂咧咧的回学校,看见安小夏一脸关切的站在校门口,我有点生气,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安小夏有点委屈,我担心你嘛。有什么好担心的,快点回去!

  哦。她乖乖的回学校。进大门的时候回过头来,一脸忧伤。

  我和金刚他们在学校门口的小餐馆里吃饭,也不顾身上还往外滴血的伤口。酒喝到半酣,金刚说,小七,你也该对安小夏好点,那么好的一个女孩,看你整天呼来喝去,兄弟们都替她不值。我皱了眉头,说道,金刚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婆婆妈妈的了!女人嘛,就是衣服,哪有兄弟重要?

  那天我们都喝醉了。几个人醉醺醺的回到宿舍,倒头便睡。为了防止人打扰,临睡前勒令宿舍所有人的手机关机。

  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傍晚。我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金刚他们已经起来了。金刚告诉我说,据最可靠消息,昨天那场看似在树林的遭遇战,是他妈的学生会主席找的人埋伏好的。妈的我一听就火!跟老子玩阴的!我立即大手一挥,兄弟们,走!

  走出宿舍的时候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宿舍前笑树林的楸树下。是安小夏。我走过去,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她笑笑,我在等你啊。哎呀,站的腿都疼了。说着揉了揉自己的双腿。我不耐烦的说道,以后不要站在这里傻等。她有点笑委屈,人家打你电话打不通,所以只好来这里等……我打断她的话,说道,我现在有事去办,等等我给你打电话。说完我和金刚他们就走了。

  那天晚上我们把学生会主席揍了一顿出气。

  之后仍然是去小酒馆喝酒,然后醉醺醺的回宿舍睡觉。谁叫快放暑假了呢!一学期就这会能乱点。把握时机啊!

  半夜的时候接到安小夏的电话。她怯生生的问,有没有影响你睡觉?我说,当然有。你有什么事情,快说!她说,你说,今天给我打电话的。我说,我忘记了。她鼻子里再次带着哭音,说道:林七,今天是十四号了。我心里奇怪为什么她一直在跟我提日期。但我实在太困,就说,你乖乖睡一觉,明天就是十五号。说完不等她再说话,把电话挂掉,翻个身继续睡。

  第二天早上我们被尖锐的手机铃声吵醒。是辅导员打来的电话。辅导员用一种杀人的语气说道:马书记让你们去一趟他办公室。

  去办公室的事情是:我们被教育了一个上午,要接受留校察看处分,要写一份三千字的检查。

  妈的,学生会那个狗娘养的竟然把我告到系党委书记那里去了。

  所以整个下午我们都在宿舍里酝酿那可恶的三千字的检查。而安小夏,似乎很安静的没有来打扰。三千字的检查对我来说实在是煎熬。于是我打电话给安小夏,谁知道她手机关机。我就给她发短信,说,安小夏,你向党国尽忠的时候到了。我勒令你明天晚上放学之前,写一份检查给我。要求三千字,深刻、真挚的承认我打人的错误。写好联系我。说罢我到头就睡。我知道安小夏是从来不敢驳回我的要求的,于是我就放心的睡觉。一直站在我身后的金刚说道,妈的林七你那什么破比喻啊。

  睡觉之前我在想,这辈子娶媳妇,就要娶一个像安小夏这样的女人。

  睡到傍晚的时候,我被金刚叫醒,说安小夏来找你。我迷迷糊糊就出去了。看见安小夏站在宿舍门口。我笑道,怎么,这么快就完成任务了?安小夏低着头,说,还没写。我说道,没写还不赶紧去写,在这里磨蹭什么?你晚上有空么?安小夏又开始带着哭腔问我。我挠了挠头,说道,应该没有。我们要去喝酒。安小夏就收敛起他心伤的表情哦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我怎么觉得她这些天神经兮兮的,就跑上去抓住她的手。之所以会跑上去是因为她离开的步子有些快。我说,小夏。她回过头来,表情惊喜。本来我是想说点甜言蜜语的,但突然间想恶作剧一下。我笑说,你今天好丑哦。说罢哈哈大笑着转身回宿舍。

  以前,安小夏总会在我背后大叫,林七你真讨厌。但是今天没有。

  晚上照样和金刚他们去喝酒了。今天是十五号。喝完酒以后我看看钱包,里面剩下13块钱。下半个月又要靠安小夏过了。我想着。看见飞翔网吧那闪烁着彩灯的招牌。我和金刚决定去打通宵。一个人六块钱俩人十二。于是玩了一夜的CS之后回宿舍睡觉的时候我口袋里就剩下了一枚硬币。

  以往打完通宵都是困的要死。但今天似乎很反常的精神十足。回到宿舍以后我还拿着一本书看了几页。那书上写着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写的情诗。安小夏在那诗后面写,如果今生来不及再与你相爱,那就将亲吻放在来世。

  我看见这句话,左眼皮跳个不停。我忽然很想将安小夏放在身边,一刻也不要离开。但彻夜不眠的困意马上袭击了我。我睡觉之前给安小夏发短信说,安小夏,晚上给我带二百块钱。并检查一并拿来。安小夏,我爱你。我知道安小夏会给我带钱,因为她家就是这座城市的。父母收入很高。

  下午我早早的醒来了。想着这样日月颠倒昼夜凌乱的生活是不是应该因为安小夏而停止。我第一次对她抱愧。好像一直以来我是以白眼狼的形象出现的。我再次翻开那本书。我看见安小夏的字迹:一首歌还没唱完,我们就要离开。不是告别,是短暂的遗忘。她写的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让我深深的不安起来。

  我迅速的起床,想去找安小夏。我打她的手机,又是关机。不知道为什么,我听见中国移动那个甜腻的女声说,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时候我特别想揪出那女的一拳打在她鼻子上。我要找到安小夏。

  我在女生宿舍楼的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女生们似乎很忙碌。我截住一个女生,说道,唉,美女,去226室帮我叫下安小夏。那女孩子应该认识我,她看我的眼光带着点惧怕。点点头之后迅速逃离。而我再也没有看见她出来,也没有看见安小夏。

  之后我看见很多女生又哭又笑的。干吗呢今天这是。

  我等了一个下午,安小夏没有出现。

  傍晚金刚打电话问我,你小子怎么今天提前溜了啊?我说去你妈的你有事没有事快放。他说大三一个男的请吃饭让修理一人,你去不去。我看看天边如血的晚霞想想找不到安小夏很无聊就答应去大门口的餐馆吃饭。

  去的时候金刚他们一帮人已经在了。金刚对着一猥琐的戴了一副硕大黑框眼镜、脸上长满疙瘩的男生指着我说,这就是林七。那男生站起来对着我笑笑恭敬的叫了声七哥掏出一根烟。我连耳朵上都懒得夹直接把那烟装进了衬衣口袋。装的时候注意到衬衣上的油腻才意识到安小夏很久没有给我洗衣服了。

  坐在那里和一大帮人喝酒,席间问起那猥琐男生教训谁。金刚也醉眼朦胧的问,是啊,还没听你说呢。猥琐男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追了一个女生,追了三年。她不肯接受我。我写了很多的情书她都没回。前天回了一个纸条,上面说,她有一个很爱她她很爱的男朋友,所以不可以和我在一起。猥琐男说着这些竟然呜呜哭泣起来。他的痴情令我感动至深,我就安慰他说,女孩子的心呢,只要放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就不会轻易的改变的。只能怪你们相见太晚。那男的就又咬牙切齿的说,不是的。她男朋友是大一的。我不明白,那大一的小屁孩有什么好。我不忿,我要揍他!我想了一想,说道,那你知道那男的叫什么么?他说不知道。他没打听过,只知道是中文系的。然后我就问那那女孩是哪个系的?他说是外语系的。我哦了一声问他,那女孩叫什么名字。猥琐男很伤感的闭上眼睛痛心疾首的说了一个我无比熟悉的名字:安小夏。

  我们一帮人哄堂大笑,我说,你丫的见识也太少了。这个学校里知道安小夏的男朋友是林七的人还真不多。想不到你竟然是其中之一。

  结果是我们一帮人把那个猥琐男狂扁,然后我骑在那人身上和我的兄弟们喝酒。门口许许多多的人都在喝酒。似乎在赶集一样。我问金刚,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跟逛窑子似的人多啊。金刚醉醺醺的说我哪里知道啊。我还过着山中不知日月的日子呢。旁边一个兄弟说,大三的学生要毕业了,明天就要全部离校,今天晚上当然要聚聚了。

  我哦了一声然后立马跳了起来。大三?离校?我头上冒了一层汗,问道,今天几号?十六号啊。我如遭雷击。原来这几天安小夏一直在我面前提日期是这个原因。我给忘的一干二净。我把地上那个猥琐男抓起来,掏出他的钱包付了帐,说道,兄弟们喝着我有事先走了。

  我回忆起和安小夏的认识。大一刚开始的时候,安小夏作为学院英语学习俱乐部的骨干到我们班宣传。漂亮的安小夏像个孔雀一样站在讲台上用流利的英语说着话。我很喜欢这个会说外国话的中国孔雀。我插嘴说,美女,我爱你用日语怎么说?安小夏一愣。她很熟练的说出了那一句日语我爱你。然后我有点耍赖的说,你们都听见了,这个美女说爱我呢。哈哈,我就勉强答应你做你男朋友吧。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这个不要脸行径,竟然真的把安小夏俘获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相信,世界上真的有上帝存在。不然,这滑稽的姻缘,是谁促成的呢?

  我狂奔到她们宿舍门口的时候手机是时候的响了。号码是安小夏。我接了电话听见那边吆五喝六的噪杂声。我问她,安小夏,你在哪里?安小夏说,我在大门口。刚下公交车。回家给你拿钱去了。我哦了一声,说,你在门口等我我去接你。我兄弟们还在门口喝酒呢。她嗯了一声。

  她明天就要走了。难怪前天会有那样突兀的要求。今天一定要吻她。想到这里我打了个酒嗝,一股难闻的味道冲入鼻腔。想想这样和漂亮的安小夏接吻似乎很煞风景。于是我再次拨通安小夏的电话说,安小夏你去学校对面的超市里给我买一瓶和奇正的凉茶我要醒醒酒。她说好的。我今天特别的想你。我边往大门口走边说着。这也是我的真心话。我今天的确比任何时候都想念安小夏。她笑着嗯了一声。我说一会我想吻你好么?她再次笑着嗯了一声。然后我跟她说那个猥琐男的事情,她听了哈哈的笑了起来。她笑的我心都醉了。我说安小夏你今天肯定比任何时候都漂亮。她问我为什么,我说因为我今天想你比任何时候都厉害。她笑,不说话。我叫她的名字,安小夏。她嗯了一声。我再叫,安小夏。她又嗯了一声。

  这时我听见她结账的声音。我也已经走到大门口。我站在学校恢宏的大门下面,看见安小夏的身影从超市里走出来。路灯霓虹下的安小夏果然比任何时候都漂亮。安小夏边听电话边往回走着。我笑道,你转身三百六十度,就可以看见我了。没脑子的安小夏竟然真的照做了。她转了一圈之后发现自己的脸还是朝向原来的方向。她还是望向马路对面学校的大门。她问我,你在哪里啊?我躲在学校的柱子后面,看着她站在原地转着圈寻找我的身影偷偷的乐。说道,安小夏,我刚刚才看清楚你的脸,原来你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丑。

  我看见安小夏满脸幸福的和我说着话。我看见她马上就要走过马路走到我身边来了。我看见她的眼睛里盛满的满足。她真的爱我。我真的爱她。

  酒劲上涌,我脑袋有点晕晕背对着她所在的方向靠着柱子坐下,说,你来到大门这里,绕着柱子走一百八十度,就能看见我。她说,你不要再骗我。我说,我发誓这次不骗你。她温柔的嗯了一声。我心里突然充满温情,我叫她。安,小,夏。

  她没有再嗯。因为我听见一声尖锐的刹车声。然后我听见短线的滴滴声。

  我愣了一愣。坐在柱子后面没有出去。我在等安小夏来找到我。这次,我没有骗她。

  她没有出现。我接到金刚的电话,他骂我,林七你这小子死哪里去了,安小夏在门口出车祸了。

  我狼狈的爬出大门口。看见一群人围着一片地方。人群之外,一瓶和奇正的凉茶骨碌碌的在地上打转。

  安小夏死了。

  她身旁的包里,放着写给我的检查。以及二百块钱。还有她受聘到南方城市工作的合同。

  后来,我经常坐在大门口的那根柱子下面。等安小夏。放佛她下一刻可以笑颜如花的出现在我面前,唤我林七。如果今生来不及再与你相爱,那就将亲吻放在来世。原来这些话,以及那些异样的感觉,都是隐喻。

  安小夏,我还欠着你一个吻,你什么时候来讨回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