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棵树_第十九章 柴米油盐

  • 时间:
  • 浏览:16
这天,冯萍萍让小然去她那里吃饭,冯萍萍周末在家时,总是会把她叫过去两个人聚聚。

  来到那里,冯萍萍已经在厨房里忙开了,厨房太小了,根本容不下两个人挤进去。小然无聊就翻看房间里的东西,这儿的每一件物品利用价值都达到了最大化。一个布娃娃,是她和冯萍萍从一个刚开业的精品店里用十块钱买来的,那个时候她们以为捡了大便宜,后来看到路摊上到处都是这种卖十元钱的小娃娃,感觉真是上当。小然已经不知道把那个廉价的布娃娃扔到哪里去了,可是冯萍萍却把它郑重地摆在自己的书桌上,看着是那样的精致,仿佛是一个很贵重的礼物。同样一件东西,放的位置不同,体现出来的价值也完全不同。这是一个许愿瓶,瓶里面有很多用小铁丝卷起来的小纸条,某些纸条上写着愿望。冯萍萍一直带在身边,小然几次想偷看里面的内容,可是实在太麻烦了,那么多小纸条,还不确定哪个上面有内容。冯萍萍真是太狡猾了,才会买这么一个东西。一个保暖内衣盒子,以冯萍萍的说法这个盒子凝聚了她太多的回忆,那是她大学里的第一次兼职赚来的钱狠心给自己买的一件昂贵的保暖内衣,盒子质量好得要命,纸板特别硬,冯萍萍舍不得扔,就往里面装一些平时不太用的小东西。这里每一样东西都是经过它的主人用心思考精心地摆设,没有一件东西被它的主人遗忘,它们一定很自豪能有这样一位主人。

  每日认真生活,精心计算柴米油盐,这样的生活是幸福的,这样的人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无论在何种条件下都会把生活过的很好。太多人都羡慕这种茶米油盐的生活,小然也羡慕这种生活,可是她又明确知道自己过不上这种生活,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从这种柴米油盐的生活中体会到乐趣的,在小然看来这样的生活一点价值都没有。

  冯萍萍从那个简单的小厨房出来,一会儿时间竟然就倒腾出几盘像模像样的菜,看起来还让人相当有食欲。小然拿起筷子品了一下道:“冯萍萍,我真的服了你了,不管什么东西一到你的手里它的价值就会翻几倍。”

  冯萍萍听小然如此一夸,突然间相当有成就感,兴致勃勃地道:“我倒是很喜欢做饭,只是平时没有时间,若有时间我会每天都这样认真做饭的,才不去外面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呢,那么贵,吃了也不健康。”

  小然郁闷道:“我怎么就对做饭产生不了那么大的热情呢。”

  “你啊,就是懒,不是有句老话说要想拴住男人的心就必须拴住男人的胃,你不学做饭就不怕拴不住任天翔的心啊?”

  小然听此哈哈大笑道:“我还没他做的饭好吃呢,这点在我们两个之间应该颠倒一下,他得做好吃的拴住我的胃然后拴住我的心。”

  “你啊,就是命好,什么好事都能轮到你身上。不过不是我说你,就算如此你也应该好好学习怎么去关心男人。算了,我也不整天唠叨你了,搞得我像你老妈似得。”

  小然一脸调皮地笑道:“你要是我老妈就好了,我一看到你就觉得亲切,就像一家人似得,而我老妈每次一见我就是训我,烦都烦死了。我和她浑身上下真的一点共同点都没有,我真的怀疑我是不是她女儿。对了,听说你帮了任天翔的大忙,我代他好好谢谢你啊,你以后要继续帮他的忙,这样我也有面子,他老说我没用,现在我的好朋友总帮他的忙,他总不能还说我没用吧?”

  “是吗?任天翔平时都这么说你吗?”冯萍萍吃惊地道。

  “是啊,不过我已经习惯了,我做事很少能入别人的眼的。”小然嘻嘻笑道。

  “那你为什么不改改呢?难道你不希望他高兴吗?”

  “人与人是不一样,我也很想改,可就是改不了,我这个人就是太注重自己的精神追求了,就是对物质层面的东西一点都不敏感。”

  “人不是天生对物质的东西敏感,都是被逼的敏感的。”冯萍萍无奈地笑笑。

  “我觉得不是,我体内就没有那种基因,就是我生活潦倒、被逼上绝路也照样不切实际,本性难改。”

  “你还是生活太优越了。”冯萍萍不以为然道。

  “你觉得天翔爱你吗?”冯萍萍突然问道。

  “当然爱我了。”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小然思索了一下,道:“以前我也觉得他不爱我,因为我身上实在没有什么值得他爱的,但是现在我越来越肯定他很爱我,我就是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的小事中感觉到的,比如,他能把我的每一句话放在心上,哪怕再小的事,哪怕是我的随口一说,有时候甚至我自己都忘记了,但是他从来都不会忘记。比如,你在外面遇到了什么好的东西,他会第一时刻和我分享,不管是吃的,玩的,还是其他。还有,我向他胡乱发脾气的时候他从来都让着我,明明不是他的错他还会哄我开心。他除了上班就是呆在家,我觉得他是喜欢和我在一起的。其实我也没想到他会对我这么好,我觉得遇上天翔真的是上天对我的厚爱,天翔他善良大度,人品忠厚,长的帅又会赚钱,真的是没得说的。”

  “看你这么一脸幸福的样子我真的很羡慕你。”冯萍萍一脸失落道。

  “你不必羡慕我,每个人都会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的。”小然笑道。

  “我的命要是有你的命一半好就好了。”

  小然停止了自己的滔滔不绝,因为她已经明显看到了冯萍萍脸上的失落。是的,冯萍萍也不是圣人,她也会难过,自己不应该所有的事都向她倒。

  曲小然吃过晚饭没回去,晚上,冯萍萍已经酣然入睡,可是小然却失眠了,看着冯萍萍,这个自己最好的朋友,小然的心里开始矛盾,这种矛盾的心理不是第一次产生,而是存在很久了。

  白天,小然对冯萍萍说感谢她帮任天翔的忙,其实那只是自己虚伪的客套话,她的心里完全不是这样想的。

  由于曲小然和冯萍萍的关系,她经常带着冯萍萍去任天翔的店里,可是慢慢地,她竟然感觉到了一种压力。冯萍萍这个人勤劳爱动,特别有眼色,眼中太有活儿,一到店里就止不住地忙这忙那,偏偏任天翔又特别欣赏这种勤劳朴实的女生,所以任天翔对冯萍萍越来越有好感了。

  是的,她嫉妒!她心中的危机感日益增加,她并不是害怕任天翔会喜欢上冯萍萍,只是,她对自我的否定又增加了一层。

  说起和冯萍萍的相识,有种一见钟情的感觉,感觉是无缘由地投缘,可是此时小然却觉得这种无缘由其实是有一定缘由的。

  前几日,小然无意中在书上看到一句话:“别人稍一注意你,你就敞开心扉,你觉得这是坦率,其实这是孤独。”这句话瞬间击中了小然的内心,是的,从第一次见面,一直是冯萍萍主动关心自己,可能对于冯萍萍来说照顾别人是她的习惯,而对于小然,依赖着别人的关心可能是因为她的孤单和寂寞。她寂寞了太久,她太渴望能有一个人走进她的内心,参与她的生活,倾听她的声音,让她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在生活,而冯萍萍就恰好出现了。

  小然之所以能长期和冯萍萍保持这么亲近的关系,更多的是虚荣心作祟。冯萍萍的容貌和家境根本没法和自己比,而且她平日里说话做事总是特别顾及小然的感受,把小然捧得像一个公主一样,所以在她面前小然能充分显示出自己的优越感。自己不喜欢王丹、王文杰她们,是不是也是因为她们比自己优秀?自己看不上她们其实是在为自己的心胸狭隘掩饰而已,所以,自己去找了一个各方面条件不如自己的冯萍萍,整天和她在一起,把她奉为自己的知己,其实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已。只是,现在,自己的优越感得到了威胁,冯萍萍长相和家境是远不胜自己,但是其他方面她比自己强太多了,所以自己就不开心。

  归根到底还是寂寞和虚荣。

  所谓的无缘由亲近,所谓一见钟情的友谊只不过是自己心理牵引的结果。

  分析到这一层,小然对自己挺失望的。

  就是这样一个各方面条件都远不如自己的人,她也生活的这么用力,而自己呢?只会仰望着别人的成功然后痛恨着自己的无能。

  冯萍萍身上有太多优良的品质,比如认真细致的生活方式,每天乐呵呵地计算着柴米油盐,似乎永远都不会失去耐心。比如她的坚强,不管遇到再大的挫折都能够心平气和地去面对。在她的身上可以随时看到一个底层小人物为生活努力拼搏的精神,她就像一只不起眼的蚂蚁,看似微不足道,可是力量却强大无比,无坚不摧,凭借着自己那一股永不放弃的执着,朝朝夕夕,一点一滴,一步一步地挪向自己的目标。

  小然看着冯萍萍,感觉和她的距离是那么遥远,她产生了一种想逃脱的冲动,就是逃脱王丹、王文杰一样逃脱冯萍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