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正蓝_第三集(上)

  • 时间:
  • 浏览:23
1 夜外城市花园别墅

  【一辆高级轿车驶进别墅式住宅小区内。这里的环境十分优雅,一幢幢小洋房掩映在树木丛中。

  【高级轿车在一幢小洋房的栅栏门前停下了,这里是佟天昊和樊筱雅的家。

  【车门打开后,颇有醉态的樊筱雅钻出了轿车。只见她朝开车的阎逸群摆摆手,便步履蹒跚地推开栅栏门,向院中的房门走去。

  

  2 夜内樊筱雅家

  【樊筱雅推开房门走进来,屋里一片昏暗。

  阎逸群OS:这样的家,跟冰窖有什么区别?

  【随着低沉的音乐声越来越重,樊筱雅忽然感到四周有一种难以言状的压迫感,使她憋得几乎喘不上气来。她近于疯狂地跑来跑去,又由楼下跑到楼上,将所有的电灯一个一个地打开。

  

  3 夜外樊筱雅家别墅

  【那幢小洋房所有黑洞洞的窗口,一个个地亮起了灯光。在浓浓的夜色中,显得那么灯火辉煌。

  【坐在轿车里的阎逸群不由得拿出了手机。

  

  4 夜内樊筱雅家卧室

  【樊筱雅打开卧室的电灯之后,一下子扑在席梦思床上,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画外响起电话铃声。

  【樊筱雅慢慢地坐起来,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泪痕,这才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电话筒。

  樊筱雅:请讲话。

  

  5 夜内级轿车

  【坐在轿车里的阎逸群正举着手机关切地打电话。

  阎逸群:筱雅,你没事吧?

  

  6 夜内樊筱雅家卧室

  【樊筱雅面无表情地打着电话。

  樊筱雅:没事儿。

  

  7 夜内高级轿车

  【坐在轿车里的阎逸群一副殷勤的样子打着电话。

  阎逸群:要不要我陪陪你?

  

  8 夜内樊筱雅家卧室

  【樊筱雅冷漠地打着电话。

  樊筱雅:不,不要!

  【樊筱雅慢慢地放下了电话筒。

  

  9 夜外樊筱雅家别墅

  【阎逸群恋恋不舍地开车走了。

  

  10 夜内樊筱雅家卧室

  【樊筱雅颓然地坐在了床边的地上。

  

  11 (闪回)日内樊筱雅家客厅

  【佟天昊夹着公文包正要出门,樊筱雅奔到门口处,不声不响地挡住了丈夫的去路。佟天昊往左边走,樊筱雅往左边挡;佟天昊往右边走,樊筱雅往右边挡。如此反复,佟天昊就是无法绕过樊筱雅,不由得着起急来。

  佟天昊:我真的晚啦!

  【樊筱雅有些撒娇地抱着交叉的双臂,坏模坏样地瞅着佟天昊。

  樊筱雅:你不会把我抱开吗?

  【佟天昊无奈,只得上前搂住樊筱雅的腰,一把将她抱起来,慢慢地转过身子。

  【樊筱雅趁机紧紧地抱着佟天昊的脖子不肯撒手。

  【佟天昊搂紧樊筱雅的腰,两人情不自禁地狂吻起来。好一会儿,佟天昊才挣脱开樊筱雅。

  佟天昊:筱雅,別生我的气,我开会去啦!

  【佟天昊开门走了。

  【随着房门“砰”地一声关上,樊筱雅转身就往楼上跑。

  

  12 (闪回)日内樊筱雅家阳台

  【樊筱雅匆匆拉开玻璃门,冲到阳台向下张望。

  【阳台下,佟天昊开着轿车驶去了。

  【樊筱雅眼巴巴地注视着,直到那辆轿车从视野中消失了,她才一下子转过身来,抹了抹差点儿流出来的眼泪。

  

  13 (现实)夜内樊筱雅家卧室

  【坐在床边地上的樊筱雅,起身走出了卧室。

  

  14 夜内樊筱雅家客厅

  【空荡荡的客厅里,34吋彩色电视机正播放着DVD美国大片,樊筱雅却坐在摇椅上晃来晃去地昏昏欲睡。

  【电影剧情中响起了门铃声。

  【樊筱雅猛地睁开眼睛,听到门铃还在响,以为是佟天昊回来了,激动地一下子跳起来向门口跑去。

  

  15 夜内樊筱雅家卧室

  【依然没有完全清醒的樊筱雅追进卧室,却没有见到丈夫的身影。

  樊筱雅:天昊,你回来了吗?你在哪儿?

  【窗帘在风中轻轻地飘摆着,更增加了神秘、恐慌的气氛。

  【樊筱雅不安地扫视着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最后把目光落在悬挂在墙上的一幅镜框,那里面镶嵌着她和丈夫的结婚照。

  【镜头渐渐拉近:照片中的佟天昊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眼中似乎含着深深的眷恋和责备。

  【樊筱雅一下子跪了下来,双手合什地凝望着照片中的丈夫,眼里倏然涌出了泪水。

  樊筱雅:天昊,我不该去酒吧,不该让阎逸群送我。可我太寂寞!太孤独!太空虚啦!

  

  16 夜外大海

  【海缘号远洋货轮在夜幕下静静地航行着,海面上不时飘来阵阵迷雾。

  

  17 夜内海缘轮船长室

  【佟天昊躺在床上已经入睡了,从他脸上的神情看,似乎正在做一个可怕的梦。

  

  18 (梦幻)日外大海

  【海面上飘浮着阵阵迷雾,只见一只舢舨顺着海流而去,船上的樊筱雅在声嘶力竭地呼喊着。

  樊筱雅:天昊!天昊!救救我……

  

  19 (现实)夜内海缘轮船长室

  【睡梦中的佟天昊猛地惊醒,额头上满是冷汗。

  【这时候,画外不断传来高频电话的呼救声。

  画外音:Mardar!Mardar!Mardar!

  【此时,急促的电话铃声也骤起。

  【佟天昊忙一把抓起了电话筒。

  佟天昊:我是佟天昊!

  

  20 夜内海缘轮驾驶台

  【周海涛在打着船舶内部电话,庄哥在掌着舵轮。

  周海涛:报告船长,我轮收到紧急求救信号!

  

  21 夜内海缘轮船长室

  【佟天昊连忙翻身坐了起来。

  佟天昊:立即通知政委和轮机长,我马上就到!

  【佟天昊放下电话筒,立即下床边穿衣服边向门口走去。

  

  22 夜内海缘轮驾驶台

  【周海涛正在用雷达搜索海面。

  【佟天昊匆匆地走进了驾驶台。接着,徐渤海和夏海也迅速赶到了。

  周海涛:船长,雷达没有发现目标。

  【然而,高频电话传来的呼救声,却一直没有间断。

  【佟天昊一把抓起高频电话,用流利的英语回应着。

  【画面下方打出中文字幕。

  佟天昊:(英语)我是中国海缘轮的船长,已听到你们的呼叫。请告知船位及险情,需要我们提供怎样的帮助?

  【对方原本用英语发出的呼救声,立即变成了流利的汉语。

  画外音:我们是台湾远洋渔船“长福号”,前去大西洋捕鱼。下午7点45分,路经南海不幸触礁搁浅。船舱已进水,船上有27人。眼看台风就要来临,我们的处境非常危险,请你们无论如何要救救我们!

  佟天昊:不要惊慌,请告知你船的确切位置。

  画外音:我船在北纬×°×′×″,东经×°×′×″。

  【徐渤海、夏海龙和周海涛立即在海图上寻找遇难船的位置。

  周海涛:(大吃一惊)狼牙礁?

  佟天昊:我们离狼牙礁有多远?

  周海涛:20海里。

  佟天昊:立即向公司总调报告,请求指示。同时将险情通知南海救助局,请他们给予查证并提供援助。

  周海涛:是!

  【周海涛立即奔向电脑操作台。

  佟天昊:我决定改向救助,你们有什么意见?

  徐渤海:我同意你的意见。

  夏海龙:我也同意。

  【于是,三人围在海图前,指指点点。

  【周海涛拿着打印文件匆匆走过来。

  周海涛:船长,公司值班处长明确答复,救人要紧,同意我轮前往解救。并要求我们务必在台风到来之前,抢夺下27条生命,安全地驶离南海海域。同时,南海救助局已派出救助拖轮“德隆号”前来解救。但广州离狼牙礁海域有200海里,一时难以赶到。希望我轮先行一步,救助拖轮会及时与我们联系。

  佟天昊:立即改航,全速向狼牙礁方向行驶。

  周海涛:明白!

  【周海涛迅速下达着船长的命令。

  【佟天昊亲自拉响了警报。

  

  23 夜外大海

  【海缘轮霎时灯火通明,并响着剌耳的警报声改变了航向。

  【海缘轮的船尾,螺旋浆搅起一片湍急的水花。

  

  24 夜内崔秀云舱室

  【熟睡中的彭笑岩和崔秀云被警报声惊醒了。

  崔秀云:老彭,出啥事啦?

  【彭笑岩顾不得回答,立即边穿衣服边向舱门口冲去

  

  25 夜内孟兆岚舱室

  【孟兆岚懵懵懂懂地爬起来,侧耳听了听警报声。蓦地,她跳下床急忙穿戴整齐,然后绰起照相机冲出了舱门。

  

  26 夜内葛菲菲舱室

  【戴维均冷不丁被警报声惊醒,忽地坐了起来。

  【葛菲菲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伸出赤裸的胳膊,撤娇地搂住了戴维均。

  葛菲菲:谁这么讨厌!

  【戴维均一下子推开了葛菲菲的胳膊,连忙穿衣下床。

  戴维均:这是警报声!

  【葛菲菲吓得尖叫着爬起来,一下子扑进了戴维均的怀里。

  葛菲菲:老公!好好的要跟谁打仗啊?

  戴维均:(爱抚着葛菲菲)这不是战争警报。

  葛菲菲:那干吗要拉警报呀?怪吓人的!

  戴维均:肯定是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你睡吧,没你的事儿!

  【戴维均说着就要往舱门口走,却被葛菲菲死死地拖住了。

  葛菲菲:别扔下我一个人!

  戴维均:菲菲,我是大副,必须马上赶到驾驶台,这是纪律!

  【戴维均挣脱开葛菲菲,跑出了舱门。

  

  27 夜内海缘轮生活区通道

  【警报声在剌耳地响着。

  【船员们纷纷冲出自己的舱室。

  

  28 夜内海缘轮驾驶台

  【佟天昊在用广播器的麦克风喊话。

  佟天昊:全体船员注意,立即到大台集合!

  

  29 夜内海缘轮会议室

  【船员们涌进了会议室。

  【孟兆岚拿着照相机,也跑进了会议室。

  孟兆岚:水手长,出什么事啦?

  彭笑岩:船长一来,就都清楚啦!

  【这时候,只见佟天昊、徐渤海和夏海龙匆匆地走进了会议室,

  

  30 夜内海缘轮生活区通道

  【葛菲菲来到会议室门口,偷偷向里面好奇地张望着。这时候,只见一只手伸进画面,拍在葛菲菲的肩上,把她吓了一跳。她忙回头去看,原来是崔秀云站在她的身后。

  崔秀云:菲菲,你知道出什么事了吗?

  葛菲菲:(故作镇静地)别大惊小怪的,能出什么事儿?

  崔秀云:没出事儿,拉警报做啥?

  葛菲菲:(自以为是地)搞演习呗!

  崔秀云:搞演习?

  

  31 夜内海缘轮会议室

  【大家都在聚精会神地注视着佟天昊。

  佟天昊:……眼下,我们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黑胡桃”台风不仅威胁着遇难船舶,同时也在威胁着我们。在实施解救遇难船的过程中,肯定会出现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和危险,希望大家能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彭笑岩:船长,你就下命令吧!

  佟天昊;好!请政委负责组织全船人员准备救助工具,以便实施海上救助。

  徐渤海:没问题!

  佟天昊;由大副和水手长负责挑选身强力壮的船员,组成救助队,具体执行抢救遇难船的任务。

  戴维均:船长,水手长毕竟上了点年纪,还是让他留在大船上吧。

  彭笑岩:大副,抢险救人需要强壮的体力,更需要丰富的实战经验。而这两点,我全都具备!

  徐渤海:我看这样吧!遇难的船上共有27名台湾同胞,为了跟台风赛跑,最好使用两只救生艇。大副指挥一只,我跟水手长指挥另一只,你们看怎么样?

  彭笑岩:政委,杀鸡焉用牛刀?

  佟天昊:既然政委要求亲临抢险第一线,我看水手长就不要争执了。被救人员上船后,由政委负责安排饮食和休息的地方。

  徐渤海:好!

  佟天昊:轮机长,你带领机舱人员随时准备主机变速,以便又快又稳地靠近遇险船舶。

  夏海龙:明白。

  佟天昊:三副。

  三副:到!

  佟天昊:暂时由你换下庄哥,负责掌舵。

  三副:是!

  佟天昊:同志们,再有一个小时,我们就要到达船舶遇险的地点了,时间很紧迫,大家开始行动吧。

  

  32 夜外海缘轮船艏甲板

  【徐渤海指挥着船员们,从大舱里将数条大小拖缆和沉甸甸的卡环等抢险接拖索具,搬到了甲板上。

  【孟兆岚拿着照相机跑到甲板上,冲着船员们按动着揿扭,闪光灯不断地闪亮着。

  

  33 夜外海缘轮船艉甲板

  【戴维均和彭笑岩将挑选出的抢险队员,集合在了一起。此时,大家都在默默地穿着红色的救生衣。尽管一个个的面目表情全很严肃,却都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兴奋。

  【这时候,崔秀云奔了过来。

  崔秀云:大副,也算我一个吧!

  彭笑岩:你跟着捣什么乱?

  崔秀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可是27条人命啊!

  

  34 夜外海缘轮船艉甲板

  【庄哥蹲在那里,默默地整理着抢险工具。

  【孟兆岚拿着照相机匆匆走了过来。

  孟兆岚:庄哥,人家都在争先恐后地争当救助队员,你怎么躲在这里无声无息的?

  庄哥:你怎么就不实事求是地想一想,救助队能要我吗?

  孟兆岚:在关键时刻敢不敢挺身而出,这是个态度问题。至于要不要你,那是另一码子事儿。

  庄哥:明知人家不会要你,却硬要装腔作势地哗众取宠,那也太虚伪了吧?

  孟兆岚:哼,我怎么知道你说得是不是心里话?

  【孟兆岚生气地转身匆匆而去。

  【庄哥忽地站了起来,冲着孟兆岚的背影直使劲,却又不敢高声喊叫。

  庄哥:怎么就不是心里话?

  

  35 夜外海缘轮船舷甲板

  【崔秀云见葛菲菲正站在船舷甲板的栏杆前正向船艉张望,便走了过来。

  崔秀云:菲菲,你不是说这是演习吗?

  【葛菲菲也不答话,转身就要走,却被崔秀云一把拉住了。

  崔秀云:你去哪儿?

  葛菲菲:回屋睡觉去。

  崔秀云:人家都在忙着,你能睡得着?

  葛菲菲:我除了瞪着两只眼睛,还能做什么?

  【崔秀云突然用手指着船艉甲板叫了起来。

  崔秀云:你看!岚岚要做啥?

  【葛菲菲连忙顺着崔秀云手指的方向望去。

  

  36 夜外海缘轮船艉甲板

  【孟兆岚来到救助队员跟前,伸手抓起一件救生衣就往身上穿。

  【戴维均见状,忙走了过来。

  戴维均:记者小姐,你要干什么?

  孟兆岚:跟你们一块上救生艇!

  戴维均:那也是你去的地方?

  孟兆岚:我是记者,火线采访是我的职责!

  戴维均:你跟船是采访随船伴航家属的,不是采访抢险的。

  孟兆岚:谁说的?哪里有重要新闻,记者就在哪里出现。正如你是远洋货轮的大副,是搞海洋运输的。可是遇到海难,不是也要挺身去救助吗?

  戴维均:救助队员都是经过船长批准的。你要想成为其中的一员,拿船长的批条来!

  【这时候,崔秀云走了过来。

  崔秀云:岚岚,跟他们讲不出个理来。走,咱们找船长去!

  【孟兆岚生气地跟着崔秀云一起走了。

  【葛菲菲匆匆来到了戴维均的跟前。

  葛菲菲:老公,你跟岚岚吵吵什么呐?

  戴维均:这个女记者也真能跟着凑热闹!她以为乘着救生艇去救人,就跟荡秋千似的那么好玩儿。一不小心掉进海里,说不定连小命都丢了。你说,我能叫她去吗?

  葛菲菲:那你去就没危险?

  戴维均:危险人人都有。

  葛菲菲:那咱能不能也不去?

  戴维均:说梦话呐!

  葛菲菲:这怎么是梦话?

  戴维均:船长指派我带队解救难船,这就是雷打不动的命令,既不能讨价还价,更不能借口推诿,要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懂吗?

  葛菲菲:甭跟我说这些!万一你有个好歹,叫我怎么办?

  戴维均:你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好不好?

  葛菲菲:不吉利的话是你先说的!

  戴维均:我那不是说的女记者嘛!

  葛菲菲:她掉进海里能淹死,你掉进海里就死不了啦?

  【戴维均生怕别人听见,赶忙把葛菲菲拉到了一边。

  戴维均:你别喊好不好?让人听见,影响多坏!

  葛菲菲:我去找佟天昊!

  【葛菲菲说着就要走,被戴维均一把拽住了。

  戴维均:找他干什么?

  葛菲菲:他要是不把你撤下来,叫他也跟着一块去!

  【戴维均由不得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葛菲菲不满地用臀部撞了戴维均一下。

  葛菲菲:叹什么气?

  戴维均:你说好好的,倒是叫你们随船伴航干什么?

  葛菲菲:随船伴航怎么啦?

  戴维均:干扰了船上的正常秩序!

  葛菲菲:(生气地)好!我不管你!你去死……

  【葛菲菲猛地发觉自己失口了,慌忙用手去捂嘴。

  葛菲菲:老公,我不是故意的!

  戴维均:(心中不快地)没关系,我不在乎。外面风大,快回舱里去吧!

  【葛菲菲沮丧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