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红墩寺(小说 )

  • 时间:
  • 浏览:28

红墩寺遗址位于安徽省六安市叶集区姚李镇,根据采集到的新石器时代陶片观察,其陶器以红陶为主,有泥质、夹蚌和夹炭陶,在红墩寺的土块和红烧土中,共发现了11个样品,12个稻壳的印痕,其中可以判断其粒型的有8个,全部为粳稻。另有4个标本因残缺较甚无法判断其粒型 。 1987年,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红墩寺遗址进行了发掘,布方在遗址的东北角,揭露面积300平方米。

  陶不喜欢傍晚是因为傍晚是陶最难熬的时光,每天这个时候,他的父亲会一边剥着兽皮一边唠叨着,你也不小了,就不能干点正事,你的两个哥哥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自食其力了。陶不说话,两眼出神地看着西天边的晚霞,父亲看着心不在焉的陶便会懊丧的在喟然长叹中结束了他的唠叨。

  陶注意到大哥弩正用不屑的眼神看着他,弩向来不喜欢文弱的陶整天不切实际的胡思乱想,他认为男人就应该向他那样带上弓箭走向大山,在射杀豺狼虎豹中彰显自己男人的魅力。陶清楚他在弩心中的位置,他没有生气是因为他相信弩有理由这样看他,弩是打猎的好手,他每次出去都不会空手回来,小到山鸡野兔,大到野猪、金钱豹,有一回他还猎到了一头熊,受了伤的弩在部落里的形象变得很高大。弩为家人提供了穿的兽皮和赖以生存的食物,他的贡献是家里人有目共睹的,他在家中的位置也是不容撼动的,直到有一天陶的二哥谷宣布他种出了稻子,这种状况才有所改变。

  谷在学会种稻子之前这里的人们都是以肉食为主,以野果为辅,他们从不知道还有植物可以人工栽培,茹毛饮血虽然已经成了过去,但长时间的单一肉食让他们心生厌倦,红敦寺的先民们却习惯于遵从上辈人留下的习惯和经验,所以当谷提出试种稻子理所当然的得到了反对,谷不是一个容易妥协的人,他在打猎之余开始了他的试验,个中艰辛是人所共知的,在饱尝了失败的滋味后谷终于品尝到了成功的喜悦,他的成功改变了红敦寺先民们单一的食物,他们的生活由此变得丰富起来,纷纷向谷学习种稻子的技术,谷也因此成了红墩寺这个聚居地的英雄。

  明天让陶和我一起去打猎吧。弩向他的父亲建议,他的用意很明确,想让他的弟弟尽快的成长起来,成为一个有用的男人,他说,有事做他就不会一天到晚胡思乱想了。

  陶想反对但他找不到反对的理由,他寄希望于他的父亲不要采纳弩的建议,他失望地看到他的父亲的脸上是嘉许的神色,年迈的父亲一定是心里已经接受了弩的提议,陶为此感到悲哀,陶求救的看着谷。

  三弟的身子弱,还是让他和我一起去种稻子吧。谷的建议同样让陶失望,这哪里是在帮他,分明是弩的同盟,于是陶生出了对谷的不满,他生气的瞪了谷一眼,他现在需要的只是有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去做他想做的事,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理解他,支持他,让他实现美好的设想。

  陶看到谷向他做了一个鬼脸。

  他的父亲采纳了谷的建议,他对陶说,明天你向你二哥学习种稻,过几年再向你大哥学习狩猎。

  陶的父亲也是这个聚居地的首领,他的话是权威的不容质疑的,陶在为他的理想破碎而伤心时却不能不点头答应,他含泪的眼光扫过他的家人,他的父亲已经剥好了鹿,欣慰地收起他的石刀、石斧,吩咐陶去烤肉,弩懒洋洋地坐在地上看着陶扛起去了皮的鹿肉向火堆走去,他幸灾乐祸地对陶说,陶,用心点,不要将肉烤糊了,陶经过谷的身旁时看到了谷在笑,陶觉得谷笑得有些暧昧因而心里恨恨的,他发誓永远都不理谷了。

  第二天,陶扛着石锄怀着对谷的不满和谷一起去了田里,田里那些让谷引以为傲的水稻已经收割完了,只留下了毫无生气的稻茬,谷告诉陶他要将这些田翻耕一遍,为明年种植水稻做好准备,陶心不在焉地听着谷兴致勃勃地说他的计划,谷在眉飞色舞地述说的时候陶的心却留在了一片河滩上。

  那片河滩长满了芦苇和蒿草,河岸上则是一片有着红色粘土的开阔地,清澈的河流狭窄而绵长,在对峙的红色土壤形成的两岸间日夜不停地奔流着,陶每天都会坐在河岸上看着河水,他的思绪因此活跃而张扬,陶相信他思索的结果将是他多彩人生的开始,然而今天由于谷的一个建议,他将会告别河岸,将他的思绪禁锢在这片田地里,这是陶的悲哀。

  陶很快就发现他犯了一个错误,他自以为了解谷其实不是,谷给他父亲的建议让陶和他种田可谓是用心良苦,他的这种以退为进策略的凑效无疑是为陶争取到了时间,在这里没有弩的监督和父亲的督促,他就是最高的决策者,他对陶说,去做你想做的事吧,大胆去做,你一定会成功的。谷知道走前人没走过的路是何等艰难,所以他用自己的方法支持陶。

  陶在这瞬间他明白了谷的用心良苦,他在走向那个河岸之前向谷投去了一个感激的目光,谷已扛起了石锄走进田里,陶仿佛看到有个无形重担正压在谷瘦削挺拔的身躯上,倘若他们的父亲发现谷的擅作主张谷将会受到严厉的惩戒,陶感受到了无形的压力,他必须抓紧时间在他的父兄发现之前完成他的设想,陶相信他不会辜负谷的希望,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接近了他的目标,因而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

  流淌的河水跳动着陶的思绪,他想起了当初他要制陶的缘由以及为之付出的努力。

  陶在河水里看到人们在火堆里扒出烤熟的食物后交替地在手里倒换着,嘴里因食物过烫而发出咝咝的声音,他看到了那些口渴了的人只能到河边用双手掬水喝。于是陶想要是有一个盛食物、盛水的东西就好了,以后的许多日子里这个想法一直缠绕着陶,陶发誓他一定要找到这个东西。

  一次偶然的发现让陶兴奋不已,他相信这是上苍给他的提示,让他苦苦寻求不获的东西有了希望。

  那天和往常一样,饥饿难耐的陶捕获了鱼并将鱼放进了火堆里,不幸的是,陶在等待中竟会睡了过去,一切都像是冥冥之中神的安排,至少,陶是这样认为的,当蔓延的焦糊气将在火堆旁打盹的陶唤醒时,他看到的是烧焦的鱼,气恼之下的陶将剩余的鱼糊上了岸边红色的泥,将其丢进了火里,饥肠辘辘的陶只能另外去寻找食物。

  陶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也许在他的意识里这种泄愤的举动根本就不值一提,直到几天后,他看着已经熄灭的火堆才想起用泥裹着的鱼,他在灰烬里寻找时最初的想法是想看看鱼烧成什么样了,当他看到敲击时发出当当声响的泥外壳时惊讶的张大了嘴,忽然他意识到了什么,心里不由得一阵狂喜。

  陶这个意外的事件告诉过谷,他记得当时谷的眼睛里也是欣喜的目光,他得到了谷的鼓励,谷说,他相信陶一定能够成功,并将这种未来的容器称作红陶。

  想到这些陶的心里充满了温暖和激动。

  现在陶又坐在了河岸上继续想他的红陶,红陶像飘忽的幻影在他的眼前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似在千里之外又似伸手可触,陶在苦苦地思索中一筹莫展,他想不到用什么东西可以取代泥里面的鱼,虽然他尝试用了不同的物质都因为不理想而不得不最后放弃,他在河岸边如痴如醉地盯着奔流的河水看了十天想了十天也摸索了十天,依然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陶发现他此时的才智枯竭无法走出当前的困局因而无比的懊丧。

  陶的父亲并没有因为陶的沉默寡言闷闷不乐而担心,他以为这是初受到约束的年轻人正常的反应,陶既然洗心革面安于耕种他便没必要有再唠叨,这让陶的耳根清静了不少。只有弩用怀疑的目光看着他的弟弟,他不相信陶会安于本分但又苦于没有证据,就算想挑刺也无从下手,只能在心里为他这个不走正路的弟弟忧心。谷当然不会说出真相,他看到陶独自对着夜空数星星时便知道陶的内心有多么的痛苦,他走到陶面前采用对懊丧的陶说不要气馁,总会想到办法的。

  河里漂流的树根又一次给了陶启发,一切都是机缘巧合,当陶看到在河水中起伏顺流而下的树根时,他的眼睛一亮,仿佛看到了他要制作的红陶,这种常见的材料陶每天都能见到许多次,但每次都和这次的感觉不同,所以当陶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他坚信这是神给他的启迪,他取来树根将其做成上小下大的形状,然后在成型的树根外面再糊上河岸边红色的泥放进了燃烧的火中,他看着跳动的火苗激动、忐忑的期待着奇迹的发生。

  然而烧制出来的红陶并不十分理想,它只是一个有了形状却没有丝毫用处的废品,陶看到装了水的红陶在水的压力下裂成了碎片,他心中的懊丧可想而知,他沮丧地将红陶的碎片丢掷在河水里,红陶的碎片在河水里激起一圈圈涟漪后沉没在河底,陶的心也从高山落入了谷底。

  懊丧的结果并没有给陶带来颓废,当红陶的碎片在陶的眼前消失之后,陶又开始了新的思索,对前面成绩的肯定使陶相信他已找到了开启成功之们的钥匙,下一步他要做的应该是寻找到红陶易碎的原因,他的眼睛转向了岸边燃烧的火堆,那时而明亮时而黯淡的火苗拓展了陶的思路,他可以改变火的温度来完成红陶的烧制。

  几天后,陶带着他制作的第一个盛满了水的红陶罐和谷回到了家,在他的父亲和弩惊讶的目光中将他的红陶罐吊在火堆的木架上,这时陶发挥了充分的想象力,他在红陶罐里投进了弩打来的野味和谷收获的稻米,当这两种不同的食物放在一起炖煮时散发出了不同寻常的香味,肉粥的香味在部落的上空飘荡引来了部落里的人们,他们看到了陶的创举,品尝到了他们从没有吃过的美味,这一点丝毫也不逊于当年火给他们带来熟食的惊喜,他们的眼睛里射出了欣喜的光芒,陶成了他们心中又一个英雄。

  红墩寺的先民们在篝火边跳起了舞,纪念红陶的诞生,他们的亢奋、喜悦之情在他们的胸臆中澎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