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梦者_第六十七章:真情告挚友 事业再起步

  • 时间:
  • 浏览:27

  其实方莹学车就是练技术,驾驶证早就到了高远手里。这是高远为方莹包装的第一步,他会让方莹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董事长夫人。这样才符合自己的身份,也对得起方莹对自己的一片痴心。

  再过三天就到十一了,高远接到了仓山镇书记打来的电话。书记高兴地对他说:“为仓山寺改造和打造旅游线路的事,经过党委会研究决定,和你签订一份意向书。如果有空闲时间来镇政府见面,我们热烈欢迎!”

  高远接到镇书记的电话,高兴地说:“想不到研究的这么快,——好吧,我马上过去。”高远开着车给姜远宏拨了手机,说明了仓山镇同意签意向书决定的事,让姜远宏在公司等着。

  姜远宏说:“我正赶往公司呢,马上就到。”

  高远和姜远宏先后到了公司,问姜远宏:“公司今天还有重要事情吗?”

  姜远宏说:“有是有,你这也是重要事情,其他事情明天解决。”

  高远说:“那好,今天陪我去仓山镇,签一个意向协议。”

  姜远宏说:“你稍等,我安排一下就来。”

  姜远宏上到办公室,对办公室主任和女秘书说:“今天你们在家,通知录取上的人员下午来公司报道,带上身份证、毕业证,家里的事就交给你们了。”姜远宏交代完匆匆下楼,乘高远的车去了仓山镇。

  一路高远给姜远宏说了道路改造,修缮仓山寺、老潭和神仙洞的计划,并把温泉洗浴和疗养所作为重点考虑。姜远宏对高远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非常地信服,事实也证明了高远的聪明才智,所以姜远宏像下级服从上级一样,很少提出反对意见。这也可能是姜远宏的官道不通,人的个性也变了。俩人一路边行边谈,不多时到苍山镇政府。书记和镇长从会议室迎了出来,像接见贵宾一样,把他们让到会议桌上位。这对姜远宏来说,也算是最高礼遇,当镇长也不过如此。

  高远和姜远宏坐定后,书记拿出一份会议机要,让高远过目。高远看了,基本符合自己的想法,并对镇政府的财税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书记和镇长都表示同意了。大家提出了各种意见,包括苍山附近村民的权益问题、土地问题,都做了详细的说明。最后达成了共识,并签定了仓山寺修建和道路改造意向协定,双方在意向协定上签了字。

  镇书记要留高远和姜远宏吃饭,高远笑着说:“以后都是一家人了,有很多时间要打扰你们,今天还有事,就免了吧。”说完走出会议室,书记和政府一班人,把高远和姜远宏送上车,目送他们远去。高远看了看表才十一点,对姜远宏说道:“上午去我家吃饭,今天事多少喝点酒。”

  姜远宏说:“好吧,这几天要控制喝酒,事情太多了。”

  高远说:“也是,再过三天就要启程去省城了,家里的事要安排妥当,别再出什么差错。”姜远宏点了点头,车已到了高远家门口。二人下车,高远叩响了门,老阿姨开了门笑着说:“还想给你打电话呢,谁知就到家了。我准备了一些菜,又炒了很多牛肉,准备给你做牛肉糊汤面,很暖胃的。”

  高远说:“好吧,就咱几个人,你安排吧。”老阿姨给高远和姜远宏泡了茶去了厨房,高远和姜远宏谈着去省城的一些细节事项。过了一会,老阿姨炒好了菜端了上来,高远拿出一瓶五粮液来,开了瓶给姜远宏倒了一杯,自己也到了一杯。高远似乎有话要说,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就拿起酒杯先喝了一杯,给自己又倒上。

  姜远宏看到高远有点一反常态,就好奇地问:“你不是说少喝点酒吗,怎么自己又把持不住了?”

  高远扪了半天才对姜远宏说:“有个事情不好开口,现在只能给你说了,希望你能理解。”

  高远把姜远宏说懵了,看着高远点了点头说:“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会尽力去做。”

  高远说:“这是我的家事,我——我和玉兰离婚了,都是吴梅从中作梗。”其实高远知道自己说这样的话有点违心,也对吴梅的不公,但保护自己是人之常情。

  姜远宏听了,有了几分猜测,就追问道:“离了就离了吧,还有什么过不去的?”

  高远说:“你知道那个空姐是欧阳主任的远房表妹,她一直对我很好,我也对她有感情,但至今我们没有任何出格之事。我们这次去省城学习,想在酒店里向她求婚,这只是一个过场。准备十月一日结婚,想让你做我们的证婚人,你看……”

  姜远宏到此才明白高远的用意,就爽快地答应了,并说道:“你和弟妹已经离婚,再婚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何况你俩又情投意合,我做证婚人合情合理吗。”

  姜远宏笑了起来:“——没想到,真的没想到!”

  高远说:“我们已经经历七年的接触,才修成正果,也是不易的。”

  姜远宏信任地说:“我相信,不是外部原因促成你,你俩还要继续熬下去,这也是天意嘛。”

  高远说出了早就想说出的话,心里的包袱卸掉了,就和姜远宏少喝了两杯开始吃饭,姜远宏也悟到了高远连喝两盅是为了壮胆气,吐出自己的心里话的目的。

  吃了饭,姜远宏对高远说:“你休息一会,我让司机小赵来接我。今天下午想和新招人员见面,你起床后也去公司,和他们见上一面。”

  高远说:“好吧,你在那里具体安排,我过一会就去。”姜远宏给司机小赵打了电话,司机小赵不多时就到了,拉着姜远宏去了公司。高远在家里休息到三点钟,也开车去了公司。

  高远到了公司,新招人员也陆续到了,男的有三四个,其余都是女的,个个都是身材、气质俱佳。高远高兴地给他们打招呼,有些胆量大的还凑到高远跟前问高远:“这次招我们具体做什么事?”

  姜远宏接住说:“别问董事长,一切由我安排,现在开会。”

  话音刚落,方莹带着女同学走进办公室,笑着说:“我来晚了,该罚吧?”姜远宏客气地说:“来的不晚,正好吗!”办公室十几个人看着总经理对她们那样的客气,心里都在猜测,这个美女是谁呀?来晚了还这样客气。方莹和女同学坐到高远旁边的位置上,大家的眼光都向她们投去,觉得不是一般的人物。

  姜远宏咳嗽了一声说:“好了,现在开会——这次招你们,是为广亿商厦开业培训人才,培训后你们就是商厦的骨干力量,以后你们还要带徒弟,在各个岗位上尽职尽责。也许你们会走向更高的岗位,但现在你们是实习生,要认真学习经营之道。这次去省城学习,就是为商厦开业打好基础……”

  姜远宏讲了好一阵子,把干镇长的水平拿了出来。他讲完后对大家说:“我就说到这里,现在由董事长给大家说几句。”

  高远笑了笑说:“该说的,总经理都说了,我只补充几句。第一,我们是一个目标,就是学习。学习人家的经营方式,学习人家的敬业精神。把人家的经验带回来,发展自己的事业,你们说对不对?”一群新招人员都说:“对!……”

  “那就好,“第二,大家只要认为对,我们就要努力去学,不能懈怠,更要努力的工作,否则天上不会掉下馅饼,商场也不会割了自己的生肉送给你。”下边响起热烈的掌声。

  高远继续说:“我的话就这么多,我的口号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高远讲完话对大家笑着说:“今天晚上公司设宴和大伙聚一聚,希望大家从现在开始,一心一意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家。”

  满场人都议论纷纷,表示不辜负董事长的期望,一定尽职尽责工作。晚间,高远和姜远宏在清江大酒店,设宴招待了新招人员,方莹坐在高远身旁,只有姜远宏和方莹同学知道他们的关系,她是未来的广亿商厦总经理和董事长夫人,连公司女秘书和办公室主任都蒙在鼓里。

  众人在喝酒时,看到方莹不时地和高远谈笑自如,料定不是一般关系,但还是猜测,投去了狐疑和羡慕的目光。好歹姜远宏也和方莹套近乎,这更让全场人对眼前的事扑朔迷离,私下里交头接耳,眉来眼去。总体来说,气氛还算热烈,酒也消耗了不少,一场晚宴在欢乐中结束。

  时间很快就到了十一国庆节,全国人都在过着佳期。或旅游,或聚餐,或走亲访友。而高远和姜远宏带领着学习人员,沐浴着晨露,踏上了去省城的学习之路。高远和姜远宏各开一辆车,方莹就坐在高远的身旁。其他人是公司租了一辆大巴,由女秘书带队跟在高远和姜远宏的车后。一路风驰电掣呼哨而过,像是一个观光团,又像是一个旅游团队,但他们却肩负着使命,承载着广亿商厦的未来。

  高远心里明白,商厦开业只是迈出的第一步,而商厦的经营成败,才是商厦的生存所在,不敢有半点的马虎和懈怠,否则就会是经商至今的“滑铁卢”。不仅输的一塌糊涂,而且还会名声扫地,辜负了苦心经营多年的事业。

  方莹一路非常开心,不时地和高远谈着未来,说着结婚后的一些想法,让高远忘掉了身后还有一个团队,还有任务在肩上压着,非常轻松和愉悦地在高速上行驶;就像一只雄鹰遇到喜欢的猎物一样,不顾一切地向着目标冲去

  一行车辆下了高速,高远和姜远宏放慢了车速,在通往省城的道路上稳步前行。他们按照规矩,红灯停,绿灯行,遵守交通规则,给学员们以遵守规章制度做表率。经过一个多时辰的市内跋涉,终于到达目的地了,一座漂亮的大商场就在眼前。高远和姜远宏在商场门前的停车场停了车,姜远宏联系了他的同学,他的同学从商场出来对高远和姜远宏说:“今天已经晚了,你们也累了,歇一晚上明天正式进入商场,我已安排好了培训老师,明天按部就班进行。”

  高远对姜远宏同学的说法表示赞同,并和姜远宏约那个同学一起吃饭。那女同学四十多岁的样子,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利索地说:“今天就免了,明天我给你们接风洗尘。”高远抱歉地说:“来都给你找麻烦了,明天还是我们请你吧——你忙吧,我们去安排住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