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化背景下日本独居老年人问题探究-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

  • 时间:
  • 浏览:1581

  摘要: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口老龄化的加剧,日本家庭结构发生很大的变化,出现了家庭规模小型化、家庭结构简单化现象,特别是日益增多的独居老人家庭户成为新的家庭模式。独居老年人是大多老年人口中的弱势群体,他们迫切需要社会的关怀和支持,如何应对独居老年人问题是日本社会面临的重要课题之一。为此,日本采取一系列相关措施应对独居老年人问题。目前,中国的家庭结构正趋于小型化、多样化,独居老年人增多,也将面临随之而来的诸多社会问题。日本应对独居老年人问题的经验值得中国参考和借鉴。

  基金:中国社会科学院创新工程项目“日本社会问题与社会治理”(GJ082017SCX2976)

  关键词:家庭结构; 独居老年人; 人口老龄化; “孤独死”

  作者简介:丁英顺,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

  DOI:10.19498/j.cnki.dbyxk.2020.02.013

  分类号:C924.313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产业化与近代化的发展以及产业人口的流动,日本家庭在结构、功能、观念意识等方面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家庭规模变小的趋势明显。三代同堂家庭数量持续下降,单身家庭数量不断上升,特别是独居老人家庭 1在增多。日本独居老年人在经济收入、养老护理、心理健康等方面都存在一系列问题,老年人孤独生活状态逐渐成为一个社会问题。面对这种情况,日本不断完善社会保障制度,解决老年人经济收入问题;调动各方社会资源,缓解独居老年人的养老护理及独居无助问题。这些措施不仅有利于提高独居老年人的晚年生活质量,而且更有利于促进社会健康和谐发展。

  一、日本独居老年人现状及主要原因

  日本是老龄化程度非常高的国家,已进入超老龄社会,传统的家庭结构发生了变化,家庭形态出现了多样化趋势。而在婚姻观念发生变化,平均寿命延长的背景下,日本独居老年人数量逐渐增多,从而引发的问题和矛盾更加复杂。

  (一)日本独居老年人现状

  1970年,日本的老龄化率已达到7%,日本进入老龄化社会,家庭规模随之呈现进一步缩小的趋势。1980年以后,日本核心家庭 2和独居家庭数量呈现明显上升趋势。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2013年1月公布的“日本家庭数未来预测”报告显示,1980年,日本核心家庭比例达到了42.1%,成为当时家庭结构的主流。而同年的独居家庭比例仅有19.8%,之后独居家庭比例逐步增加,并在2010年反超核心家庭。根据该报告的预测,到2035年,以往作为日本主流的核心家庭比例将减少到23.3%,独居家庭比例将增加到37.2%,将替代核心家庭成为日本家庭的主流模式。 3

  在家庭结构小型化的背景下,老年人和子女同居的三代同堂或四代同堂家庭日益减少,独居老年人家庭和老年夫妻家庭持续增多。2015年,户主在65岁及以上的家庭为1889万户,到2030年将提高到2021万户;2015年,户主在75岁及以上的家庭为882万户,到2035年将增加到1174万户。 4可见,户主为75岁及以上家庭户数增加的幅度将更加显著,且独居老年人比例逐渐增多。1980年,日本65岁及以上的独居老年男性为19万人,独居老年女性为69万人,分别占老年人口的4.3%和11.2%。2015年,独居老年男性数量达到了192万人,独居老年女性数量达到了400万人,分别占老年人口的13.3%和21.1%。到2040年,日本独居老年男性数量将达到3559万人,独居老年女性数量将达到5404万人,分别占老年人口的20.8%和24.5%。 5居住方式的代际分离意味着独居老年人面临生活不便、照护不足、精神孤独诸多社会问题。

  (二)日本独居老年人增多的主要原因

  第一,平均寿命的延长。长寿化是导致日本独居老年人增多的重要原因。2016年,日本男性平均寿命为80.98岁,女性平均寿命为87.14岁。预计到2065年,日本男性平均寿命将达到84.95岁,女性平均寿命将达到90岁以上(91.35岁)。 6随着生活条件的改善和医疗水平的提高,日本能活到100岁的人也越来越多。截止2018年9月,100岁以上的老年人达到了69785人,比上年增加了2014人,其中女性占88.1%, 7这也是独居老年人中女性比例高于男性的主要原因。日本已进入了“人生100年时代”,而年龄越大独居的可能性就越高。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问题研究所2018年1月的统计,65岁及以上独居老人家庭从2015年的625万户将增加到2040年896万户,将增加1.43倍。其中,75岁及以上独居老年人家庭增加的幅度更大,从2015年的337万户将增加到2040年512万户,将增加1.52倍。 8

  第二,日本老年人重视自立,不愿意和已婚的子女同居。不依靠别人而独自照顾自己的生活是日本老年人普遍的观念。老伴死去或离异的老年人即便是有子女也不愿意和子女同住。在日本独居老年人中,丧偶者占54.2%、离婚者占22%、未婚者占20%、有配偶者占3.8%,丧偶的比例非常高。 9而且许多人放弃了在中年寻找伴侣的努力,转而选择了独自生活,独居老年人的队伍进一步扩大。现在日本养儿防老的观念比较淡薄,很多老年人认为麻烦子女是一种打扰。老年人独居容易导致缺乏互动和孤立,将成为重要的社会问题。

  第三,婚姻观念的变化是造成日本单身家庭比例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由于价值观的多元化,日本人选择不结婚、过单身生活的人在增多。日本人的终身未婚比例 10上升的幅度非常大。根据2018年《少子化社会对策白书》统计,日本50岁男女的终生未婚比例在1980年时分别为2.6%和4.5%,2015年时分别增加到23.4%和14.1%。 11终身不婚的人将成为独居老年人的“后备军”,孤独到老的人逐渐增多。日本终身不结婚的人口比例明显增多,主要是一些日本年轻人认为不结婚也可以很好地生活,选择结婚的动力大大减小。在这种情况下,今后未婚老人会不断增加是日本社会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二、日本独居老年人面临的问题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和平均寿命的延长,在日本家庭结构中独居老年人家庭比例不断升高。作为弱势群体中的弱势群体,不少独居老年人面临贫困、孤独、缺乏与社会的联系等问题,影响着独居老年人的正常生活。

  (一)独居老年人的“孤独死”问题严峻

  孤独地死去,正成为日本老龄化社会日趋严重的一个现象。“孤独死”是指独居的人在没有任何照顾的情况下,在自己居住的地方因突发疾病等原因而死亡的事件。而“孤独死”问题常见于独居老年人。根据东京福利保健局统计资料,日本东京23个区内独居老年人“孤独死”人数在2003年时为1451人,2016年增加到3179人,增加的幅度非常大。而且60岁及以上老人感到“孤独死”问题离自己非常近的比例为4.2%,其中,独居老年人的比例达到了14.6%,而夫妻家庭所占比例为3.3%,其他家庭所占比例为2.4%。 12独居老年人更容易产生社会孤立感。独居老年人“孤独死”问题严峻的主要原因在于,随着少子老龄化的加剧,家庭结构趋于简单化,家人之间联系减少,导致了独居老年人“孤独死”成为社会问题。而且日本“无缘社会” 10现象也导致了“孤独死”问题。在城市化、少子老龄化背景下,“无缘社会”近年来已成为日本社会一大隐患。现代化程度较高的日本社会人际关系趋向淡薄,促使单身者容易陷入社会性孤立的状态。

  (二)独居老年人的贫困率高

  独居老年人不仅贫困发生率高,而且贫困程度也比较严重。从日本家庭收入差距中可以看出独居老年人的低收入状况比较显著。根据厚生劳动省2018年进行的“国民生活基础调查”数据显示,65岁及以上老年人的家庭2017年的平均年收入为334.9万日元,低于日本全体家庭平均收入551.6万日元。 13而不同家庭结构的年收入也各不相同。2013年,收入最高的是三代同堂家庭,其年收入平均约为866.7万日元,高于日本全体家庭的平均收入,而独居老年人家庭收入最低,年收入只有约193.3万日元。 14三代同堂家庭由于老少同居,收入情况比较好,三代同堂老年人属于高收入老年人行列;而独居老年人以养老金为主要收入来源,则属于低收入老年人。在日本,以工薪阶层的丈夫与家庭主妇构成的65岁及以上老年人家庭的收入,主要依靠丈夫的厚生养老金和妻子的国民养老金。根据厚生劳动省“2014年度社会保险事业概况”统计,厚生养老金的月平均收入为14.8万日元,国民养老金的月平均收入为5.4万日元。如果妻子离世的话,独居丈夫的月收入为14.8万日元;如果丈夫离世的话,独居妻子的月收入只有11.1万日元(国民养老金加遗属养老金)。 15独居生活的老年人在房租、生活费支出方面的压力非常大,陷入贫困的风险也会更高。也可以看出,日本独居老年女性的贫困率更高。

  (三)独居老年人的身心状况令人担忧

  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的身体容易出现功能退化,而独居老年人的健康问题更为严峻。根据日本内阁府对老年人住宅及生活环境的意识调查,认为自己身体不太好的独居老年人家庭占全体老年家庭数量的24.2%,高于两人以上老年家庭比例(14.7%)。 16而且日本老年认知障碍症患者数量不断增加,特别是如果没有家人和邻里等周围人们的协助,认知障碍症会进展得更快。根据厚生劳动省的统计,截止2010年,日本老年认知障碍症患者为280万人,其中独居老年认知障碍症患者占31.4%。 17预测到2025年,日本老年认知障碍症患者数量将达到700万人,届时,独居老年人所占的比例将进一步增加。 18

  由于衰老和独居,独居老年人的精神生活也非常贫乏。日本独居老年人与邻居的交流相比其他老年人要少很多。根据2018年版《日本高龄社会白书》统计,日本独居老年人家庭与邻居们有着日常交流的比例为50.4%,低于夫妻二人家庭(57.1%)、两代人家庭(53.9%%)和三代同堂家庭(58.3%)所占的比例。 19可见,独居老年人不仅生活上贫困,精神上也容易处于孤立状态。独居老人的心理状况发生变化也难以察觉,因此不仅要保证独居老年人的基本生活健康,还要格外关心他们的心理健康。

  三、日本应对独居老年人问题措施

  对独居老年人的关怀和支持不仅有利于提高独居老年人的晚年生活质量,而且有利于促进社会健康和谐发展。日本力图通过各种服务手段以满足独居老年人的生活、情感、经济等需求。

  (一)完善社会资源,缓解养老护理难题

  绝大部分独居老年人既没有配偶,也没有子女,或者虽有子女也不与子女同住,因此根本不能指望家庭养老护理。而在少子老龄化继续加剧的背景下,日本家庭结构简单化、独居老年人增多的趋势仍将继续。日本广泛发挥社区的作用,发展多元化的养老护理服务,让住在附近的人们相互交流,有困难时相互帮助,缓解独居老年人面临的养老护理难题。在诸多养老护理模式中,“小规模多功能型”居家服务为解决独居老年人护理服务提供了方便。该服务主要设立在以大概30分钟车程距离为半径的社区内,建设配备小型养老护理服务的设施,推行小规模、多功能居家服务。主要包括短期入住服务、白天的日托服务和居家上门服务等。根据护理保险制度,老年人只承担10%的费用就能享受相关的护理服务。日本于2012年4月通过了《护理保险法修订案》,将24小时定期居家访问服务也纳入护理保险制度覆盖范围,减轻家庭的经济压力,向独居或重度老年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2012年9月通过的《高龄社会对策大纲》明确指出,为了防止老年人被孤立现象的发生,有必要对其提供社会支援,加强老年人与社会的联系。而根据日本内阁府2015年调查统计显示,独居老年人中76.3%的人认为今后的生活仍然是独居。 14针对这种情况,日本进一步加强社区互助体系。2017年,日本国会通过了“加强地区综合护理体系法案”,并从2018年开始实施。其宗旨是修改相关法律,构筑地区共生社会,加强市町村的权限,推动都道府县向市町村提供必要的信息和支援,促进社区小规模综合服务发展。

  日本还实施特殊的“安危确认制度”,随时掌握独居老年人的健康状况。主要是政府联合公共事业部门或者企业来共同实行该制度。比如,自来水公司、煤气公司、电力公司的查表人员,以及快递人员、送报人员等,他们在工作中如果发现异常,将立即向指定的政府部门报告,及时解决孤寡老年人遭遇意外的问题。此外,考虑到老年人独居和老年夫妻家庭的显著增加,政府还扩大发展了兼有代际交流的复合型设施。日本有些地方针对老年人聚居的老旧公寓,联合周围大学将其中部分公寓改造为廉租学生宿舍,前提是年轻学生利用每周一天的时间与老年人聊天,帮助老年人做一些日常事情。这既能解决大学生的房租困扰,同时又能引入年轻世代为老年人的生活注入活力,形成新老共生,以此缓解老年人独居孤独的问题。这种老少互助的社区养老模式将成为独居老年人未来的主要养老护理趋势。

  (二)加强养老金制度改革,提供稳定的生活保障

  老年人退休之后的晚年生活主要依靠养老金维持。但是随着少子老龄化的加剧,日本养老金财政收支不平衡问题越来越严峻,老年人能够领取的养老金金额持续减少。特别是单身老年人的养老金收入相对低,生活更为艰难。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日本一方面对低收入老年人采取发放补助金措施。2015年12月,日本政府在补充预算中设立临时福利给付金,向1130万低收入老年人一次性发放了每人3万日元的生活补助金。 20另一方面,对养老保险缴费期进行了改革。养老金在独居老年人生活中所起的作用非常重要,养老金收入是预防独居老年人生活贫困的主要保障。而日本养老金制度规定,年满20岁以上的人都有义务缴纳养老保险,缴费期最短为25年,年满65岁时根据投保的具体情况,每月可领取额度不等的养老金。但是有些人认为,即使交了25年养老保险,将来也未必能够拿到养老金,因此不少年轻人逃避缴纳养老保险金,这样会面临年老之后无法领取养老金的现象。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日本政府不得不加大对养老金制度的改革力度,缩短缴纳养老金保费的时间。自2017年8月起,日本把国民养老金缴费期的最低年限从原来的25年缩短到10年,让那些没有交满25年保险的64万人也能够拿到养老金。 21在不婚不育现象越来越趋于普遍化的日本当今社会,这些措施将能够缓解他们老后独居无养老金收入的后顾之忧,稳定老年人的生活。

  (三)鼓励老少同居,关注老年人的心理健康

  人到老年,离开工作岗位,脱离社会活动,其生活方式单调,势必产生很大的失落感。而从普遍意义上讲,子女与父母同住对老年人的经济生活和健康水平都有益处。但随着核心家庭化和少子化的加重,以及终身雇佣制度解体导致年轻人工作不稳定,使得家庭内部相互扶助功能逐渐减弱。针对这种情况,日本制定了相关措施鼓励子女与父母同居。日本政府从2016年开始,根据“年度预算和税制改革相关法案”给予三代同堂家庭改造房屋补助金,并减免他们的所得税。 22这个措施鼓励老少同住,缓解老年孤独及老年贫困问题。

  另外,改善年轻人的工作环境,提高他们帮助父母的能力也是相关措施之一。比如,改善非正式员工的待遇。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传统的终身雇佣制度发生变化,非正式员工不断增多。非正式员工和正式员工之间不仅存在工资收入的差距,还存在社会保障待遇方面的不平等。2018年6月,日本国会通过了“工作方式改革相关法案”,实现“同工同酬”,消除正式员工与非正式员工之间不合理的待遇差距。另外,日本养老金制度曾规定,非正式员工不能加入厚生养老金制度,这直接影响大批非正式员工退休后的养老生活。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日本扩大了加入厚生养老金的范围。2018年9月开始日本政府规定,在规模501人以上的企业工作,月收入6.8万日元、每周工作20小时以上的非正式员工也能加入厚生养老金。根据该措施,当年200万人新加入了厚生养老金制度。 23这些措施既可以保证非正式员工的收入,避免他们自身步入老年后可能出现的贫困问题,又可以使他们有一些经济能力照顾年老的父母。

  (四)鼓励老年人“退而不休”,预防独居老年人贫困及孤独问题

  独居老年人的经济情况和社会环境直接影响他们老后生活。而日本政府开发老年人力资源,鼓励老年人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的政策措施不仅提高独居老年人的社会参与度,预防孤立无助现象的出现,而且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经济收入。一方面,日本一部分老年人退休后仍有很高的工作热情,许多老年人工作的目的更多是充实老年生活、体验工作快乐和社会参与。另一方面,为了确保生活水平不下降而继续工作的老年人也在不断增多。由于日本经济长期低迷,养老金多年来几乎没有增长,很多退休老年人的实际生活质量直接受到影响。日本老年人希望在身体健康的时候积累更多的生活资金,以避免晚年的生活质量下降。

  针对这种情况,日本积极提高健康老年人的社会参与度。一方面提高退休年龄,延长他们工作的年限;另一方面积极为老年人继续工作创造条件,鼓励退休老年人继续参与社会活动。2013年4月,日本把领取养老金年龄提高到65岁,并将企业员工的退休年龄也延长到65岁。在政策鼓励之下,日本继续雇佣老年人的企业也不断增多。截止2015年10月,让员工继续工作到70岁以上的中小企业共有27994家,占所有中小企业(规模为31-300人的企业)的20.9%,大企业为1957家,占所有大企业(规模为301人以上企业)的12.6%。 24在日本企业中或延迟退休年龄或取消退休制度正在成为一种趋势。安倍政府又准备制定领取养老金年龄提高到70岁的制度,今后的改革趋向是进一步把退休年龄延长到70岁,日本正打造一个“终生劳动”制度。日本政府的这些措施为老年人,特别是为独居老年人提供了更多的生活保障,扩大他们融入社会活动的机会,预防独居贫困、孤独问题的发生。

  总之,日本针对不断增多的独居老年人现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积极应对。随着少子老龄化的加剧,中国家庭规模也呈现出缩小的态势,独居老年人逐渐增多,日本的经验值得中国参考和借鉴。首先,完善相关法律制度,扩大养老金覆盖面,预防所有老年人贫困问题的发生。目前中国的养老保险制度还没有实现全国统筹,养老金地区差距较大,有的地方保障水平较低,无法满足不断增多的老年人的需求。应尽早完善社会养老保险体系,使老年人晚年的生活得到更好的保障。制定和实施符合中国国情的护理保险制度,实现养老服务的社会化。这将有利于对独居无助老年人提供更为完善的养老护理服务。其次,建立鼓励、帮助独居老年人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的机制。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长寿老人、健康老人已成为老年群体中的靓点。他们热爱生活,乐于奉献。可以通过参与社会活动,促使更多的老年人特别是独居老年人参与社会活动,这不仅可以发挥他们的余热,还能缓解独居老年人精神上容易出现孤独感的问题。

  注释

  1独居老年人家庭,指的是65岁及以上独自一人居住的未婚、丧偶、离婚或分居的老年人家庭。

  2核心家庭,是指由一对夫妇与未婚子女组成的家庭。

  3[日]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問題研究所:『将来推計人口·世带数』。http://www.ipss.go.jp/.

  4(1)[日]国立社会保障与人口問題研究所:『日本未来家庭户数推算(2016)』。http://www ipss.go.jp/pp-ajsetai/j/HPRJ2013/gaiyo_20130115.pdf.

  5(2)[日]内閣府:2018年版『高齢社会白書(全体版)』、第9頁。http://wwwa.cao.go.jp.

  6(3)[日]内閣府:2018年版『高齡社会白書(全体版)』、第5頁。http://wwwa.cao.go.jp.

  7(4)[日]「100歳以上最多6.9万人」、『読壳新聞』2018年9月14日。

  8(5)[日]「単身世帶2040年4割」、『読壳新聞』2018年1月13日。

  9(1)[日]内閣府:『平成30年度高齢者の住宅と生活環境に関する調査結果』、藤森克彦:「単身高齢者の住居、住まい方、社会的孤立に関する考察」、第121頁。https://www8.cao.go.jp/kourei/ishiki/h30/zentai/index.html.

  10(2)终生未婚比例,指截止50岁从未结婚的人口比例。

  11(3)[日]内閣府:『少子化社会対策白書(2018年版)』。file:///C:/Users/s/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IE/SMMVHFRA/s1-3.pdf.

  12(1)[日]内閣府:『平成30年版高齢社会白書(全体版)』。https://www8.cao.go.jp/kourei/whitepaper/w-2018/html/zenbun/s1_2_4.html.

  13(2)“无缘社会”,指的是社会中的人日趋孤立、人际关系渐渐疏离的现象。

  14(3)[日]厚生労働省:『平成30年国民生活基礎調査の概況』。https://www.mhlw.go.jp/toukei/saikin/hw/k-tyosa/k-tyosa18/index.html.

  15(1)[日]厚生労働省:『2013年国民生活基礎調查』。www.mhlw.go.jp/toukei/list/dl/20-21-h25.pdf.

  16(2)[日]森亮太:『一人暮らしの高齢者が抱える「経済·健康·事故」などのリスク』。https://gentosha-go.com/articles/-/7486.

  17(3)[日]内閣府:『平成30年度高齢者の住宅と生活環境に関する調査結果』、第3章「調査結果の解説」、藤森克彦:「単身高齢者の住居、住まい方、社会的孤立に関する考察」、第121 頁。https://www8.cao.go.jp/kourei/ishiki/h30/zentai/index.html.

  18(4)[日]厚生労働省:『認知症高齢者の現状(平成22年)』。http://www.mhlw.go.jp/stf/houdou_kouhou/kaiken_shiryou/2013/dl/130607-01.pdf.

  19(5)[日]「健康寿命筋トしで延ばせ」、『日本经济新闻』2017年10月5日。

  20(1)[日]内閣府:『高齢社会白書令和元年版』(全体版),第60頁。

  21(1)[日]内閣府政策統括官(共生社会政策担当):「一人暮らし高齢者に関する意識調查結果、平成27年(概要版)」。file:///C:/Users/s/AppData/Local/Microsoft/Windows/INetCache/IE/GS4CUJTX/kekkal.pdf.

  22(1)[日]厚生労働省:「『年金生活者等支援臨時福祉給付金』の実施につぃて」。http://www.mhlw.go.jp/topics/2016/01/dl/tp0115-1-13-06p.pdf.

  23(2)[日]「年金受給資格の短缩」、『每日新聞』2017年7月19日。

  24(3)[日]「子育て、介護に重点」、『日本経済新聞』2016年3月30日。

  25(1)[日]「厚生年金パ-ト適用拡大」、『日本経済新聞』2018年8月27日。

  26(1)[日]厚生労働省:「高年齢者の雇用状況集計結果」、『平成27年報道発表資料』、第12頁。http://www.mhlw.go.jp/file/04-Houdouhappyou-11703000-Shokugyouanteikyokukoureishougaikoyoutaisakubu-Koureishakoyoutaisakuka/271021 2.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