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文萍:塔利班夺取政权,阿富汗局势何去何从?-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

  • 时间:
  • 浏览:7

  

自今年5月美国宣布撤军阿富汗以来,阿富汗塔利班即发动了从其传统控制地盘农村向阿富汗政府控制的大城市的强力攻势8月15日塔利班占领阿富汗首都喀布尔。

2021年8月15日必定是载入阿富汗史册的一天。世人目睹了阿富汗人在喀布尔机场如世界末日来临般亡命逃离的惨状。随着阿富汗政府总统加尼的率先“跑路”以及30多万阿富汗政府军的不战而降,美国扶持了20年的阿富汗政府已经事实上宣布土崩瓦解。为什么塔利班能够摧古拉朽般夺取政权而不是此前美国情报机构所说9个月以及其后调整的半年和3个月?阿富汗局势的未来发展走向又如何?塔利班能够改弦更张有效治理国家并获得国际承认吗?中国作为阿富汗的重要邻国,在阿富汗变局中又是如何应对并发挥作用的呢?

阿富汗政府为兵败如山倒

首先,为什么塔利班能够如此迅速地攻城略地?从阿富汗政府军与塔利班的力量对比看,天平原本是明显向阿富汗政府军倾斜的。阿政府军有超过30万的兵力,外加空军和1万名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而塔利班只有7万人左右的兵力,没有空军,更没有特种部队。而且,在北约军队占领阿富汗的20年里,美国已为训练和装备阿政府军投入了约886亿美元。因此,就连美国总统拜登都在一次公开讲话中,质疑为什么兵力四倍于塔利班的阿政府军如此不堪一击。

当然,在现代战争中,兵力多少、资金投入多少并不是决定战场胜负的关键因素。从塔利班大多数情况下兵不血刃就占领一些大城市的情况看,部队士气等“软实力”发挥巨大作用。很多情况下,阿政府军几乎未做抵抗弃城而逃,塔利班士兵是斗志昂扬。所以,从某种程度上看,塔利班之所以连连取胜,不是塔利班太强悍,而是阿政府军太无能。腐败、指挥系统失灵、没有了美军的支持就迅速散架,等等,造成了兵败如山倒的结果

其次,为什么美国和北约部队对阿富汗政府“见死不救”?眼看塔利班攻势进展迅速,即将大举进攻首都喀布尔之际,美国的确有些慌了手脚。于是,美军一边按计划要在8月底前全部撤完,一边又决定向阿富汗增加派遣3000人的部队(随后又一路调整为5000人和6000人),以协助美国大使馆人员等撤离阿富汗。但非常明确的是,美国的“增兵”是快速且临时性的,这几千人的部队主要来自美军的3个步兵营——两个来自美国海军陆战队、一个来自美国陆军,而且要在几天内就迅速部署到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国际机场,以增援目前部署在喀布尔的650名美军。而且“增兵”目标也很明确,不是去帮助阿富汗政府军战斗,而是保护美国大使馆人员等撤离,以实现此前拜登承诺的“(撤军过程)要保证美军零伤亡”。因此,拜登是用“增兵”来保卫“撤军”,而不是保卫阿富汗的加尼政府。

自拜登上台以来,美国已经开始加快速度落实奥巴马时期就提出的“战略东移”和“重返亚太”战略。不管中东局势再怎么乱,哪怕阿富汗塔利班夺下首都喀布尔上台执政,这些都不能改变拜登撤军阿富汗以及随后撤军伊拉克的“决心”。

阿富汗未来局势发展

目前看来,塔利班在组建新政府和开启国家治理新征程的同时,也面临国内和国际层面的双重挑战。国内方面,面临安定人心稳定全国局势实现全国和平的挑战。虽然塔利班几乎是兵不血刃就轻松在一周的时间内占领了全国的大城市,但主要由阿富汗塔吉克族和乌兹别克族组成的反塔利班力量并没有随之烟消云散,而是在阿富汗前副总统萨利赫以及已故著名反塔利班人士、阿富汗民族英雄马苏德之子小马苏德(Ahmad Massoud)的领导下,集结在喀布尔以北的潘杰希尔(Panjshir)山谷,共同举起了反对塔利班统治的大旗并在近日一举从塔利班手中夺回东北部巴格兰省等三个地区。

虽然这支目前仅有上万人的抵抗力量不足以对塔利班构成根本性的挑战,但毕竟对塔利班希望尽快实现在阿富汗全境接管政权形成了牵制。目前看来,塔利班的战略还属明智,并没有调动大军前往围剿,而是通过阿富汗民族和解高级委员会以及俄罗斯传话媾和,希望通过和平方式来解决纷争。就抵抗运动而言,未来存在四种可能性:一是被塔利班剿灭;二是不断发展壮大;三是长期处于游击队式的抵抗状态;四是放下武器、效忠塔利班。

国际方面,塔利班面临如何树立新形象和获取国际承认的挑战。作为奉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组织,塔利班以前执政及后来与阿富汗政府对抗时期的口碑一直都不太好如炸毁世界遗产巴比扬大佛,对女性教育、就业甚至外出的种种严苛限制,对一些极端恐怖组织的纵容甚至相互联系,等等。也正是由于以前的“信用”和“形象”不佳,当塔利班占领喀布尔的消息传出,喀布尔民众才会疯狂涌入机场,希望逃离阿富汗,不敢面对一个塔利班统治的未来。

不过,历经了20年抵抗美国占领的塔利班已今非昔比。塔利班如今更懂得运用政治智慧和外交手段(而不仅仅是军事手段)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占领喀布尔后,塔利班已经发布了很多政策宣示和承诺,如大赦前阿富汗政府的官员、投降士兵和警察(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重返工作岗位),承诺允许妇女继续拥有教育和工作的权力,等等。

在国家体制和治国理念上,塔利班宣布要建立的是“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另外,虽然一直承诺要建立一个能被阿各方接受的包容性政府,但最近又称没有组建临时政府或过渡政府的计划,而是直接组建一个包容性政府无需过渡。塔利班的政治领导人纷纷抵达喀布尔,国家元首及政权架构预计也很快浮出水面。事实上,塔利班采取温和的治国理念和组建包容性的政府不仅是稳定其政权的需要,更是获取国际承认的重要前提。国际社会对是否承认塔利班政权,目前普遍采取一种观察态度,要“听其言观其行”,毕竟塔利班需要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转变,其获取国际承认的道路必定是漫长的。

曾经,在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军交战和夺取政权的过程中,国际社会为推动阿富汗的内部和解与和平进程,曾提出过“不承认使用武力夺取政权的未来阿富汗政府”。也就是说,塔利班要想获得国际承认,必须只有坐下来与阿富汗政府谈判。但这道“紧箍咒”未能束缚塔利班接管政权的脚步。不过,客观上说,塔利班迅速夺取全国各大城市,很多情况下都是“不战而胜”,首都喀布尔也是通过与阿政府谈判和劝降和平“占领”的。因此,塔利班也可以自诩为“不是使用武力”夺取的政权,从而破解获得国际承认的“紧箍咒”。不过,看到阿富汗政府土崩瓦解的现实以及塔利班上位已经“木已成舟”,美国的态度也有所软化。美国此前提出了承认塔利班政权的两个前提,即:塔利班需建立一个开放和包容性的政府以及斩断与恐怖组织的一切联系。

中国在阿富汗变局中的应对

中国作为阿富汗的重要邻国,在阿富汗变局中处变不惊,为阿富汗尽快走向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早在7月下旬,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会见来华访问的塔利班高级代表团时就明确指出了两点,即承认塔利班是阿富汗举足轻重的军事和政治力量,有望在阿富汗和平和解重建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同时指出塔利班应包括新疆“东伊运”在内的一切恐怖组织彻底划清界限予以坚决有效的打击。塔利班承诺,不会允许任何人利用阿富汗的土地去攻击中国等国家,并欢迎中国参与到阿富汗的重建与发展当中来。

另外,为防止阿富汗冲突的外溢,中国数年前就加强了西部边境的反恐国际合作如在塔吉克斯坦设立联合反恐中心,在阿塔边境建设哨所,并与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国组建联合反恐部队,等等。8月中旬刚刚结束的中俄“西部·联合-2021”军事演习更是首次在中国的宁夏青铜峡演习场举行,据悉那里的地形地貌与中亚十分相似。

阿富汗是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一个重要节点,阿富汗的稳定和团结不仅有利于一带一路建设从中巴经济走廊延伸到阿富汗,进而通向西亚和中亚,更重要的是,可以使饱经战乱的阿富汗人民不再颠沛流离尽快走上国家的重建与发展之路。

 

(作者:贺文萍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